(全章节)娇妻甜又撩九爷请宠我-娇妻甜又撩九爷请宠我云笙穆谨行在线阅读

云笙,你知道不知道夕柔是你亲妹妹,你居然把她从楼梯上推下来!

啪一声,一个巴掌落在云笙脸上,耳边响起男人愤怒的咆哮,跟男人滥交不守妇道,还想害死亲妹妹,你怎么不去死!

云笙捂着脸抬头,对上了未婚夫穆承修憎恶扭曲的表情。

今天她订婚十五年的未婚夫上门提亲,只是提亲的对象,居然变成了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云夕柔!

接着,云夕柔就故意摔倒嫁祸给她,让她挨了这一个巴掌!

承修哥哥,你不要怪姐姐,都是我不好。云夕柔眉目低顺,表情愧疚:毕竟在姐姐看来,我就是不知廉耻的第三者......

穆承修急忙抱住了云夕柔的肩膀:胡说什么!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如果不是云笙忽然从乡下回来,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云笙看着面前这一幕,仿佛有一把刀子在心脏里搅动,她眼睛发酸,你们真恶心。

闭嘴!云父冷冷开口:云笙,你怎么这么自私!让夕柔代替你嫁到穆家,是我们所有人的决定!

后妈杨茹鄙夷道:是啊,穆家这种大家族,怎么会让你一个乡下长大的人嫁过去呢?

穆父也叹息一声:小笙,夕柔喜欢承修十几年,若当初你不回来,我们穆家是打算让承修娶夕柔的。你是云家大小姐,她是私生女,因为你的存在,她受尽了委屈,你让让......又有何妨!

云笙双手握拳,脸上浮起一个冷笑。

云家在她母亲去世后就把她赶到了乡下,之后云夕柔和她的小三妈,就名正言顺的住到了云家。

云夕柔住最好的房子,接受最好的教育,她却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到头来,受委屈的还成了云夕柔?

云笙眼底闪过一丝讥讽:是啊,因为我的存在,让妹妹受尽了委屈。可受尽委屈的妹妹,不仅霸占妈妈给我留下的房子,还霸占我妈妈给我定下的婚约,要不要我去给她写个新闻稿,让全世界都看看她有多委屈?

云父勃然大怒:放肆!就知道欺负夕柔,你怎么没和你妈一起死了!你给我滚,少来我面前碍眼!

身后还传来云夕柔委屈隐忍的声音,爸,你们别怪姐姐,姐姐脾气不好,我晚些时候去找她道歉......

夕柔,你就是太善良了......

云笙闭上眼睛,这个家,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她深吸一口气,将那些嘲讽的声音驱逐出耳外,头也不回离开这个污浊的地方。

刚走出门,云笙却忽然闻到一股香味,浑身一软,瞬间失去了知觉。

大小姐,我们只是按照夫人的命令行事!

你们几个,快把大小姐送到那位的房间里去!

......

半小时后,云笙转醒,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床上,房间里拉了厚重的窗帘,漆黑一片。

她想到昏迷前听到的那两句话,瞬间明白了现在的处境。

继母为了彻底毁掉她,把她送到了一个男人的床上!

浑身的燥热让云笙的大脑晕眩了两秒,就在这时,床边忽然传来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别动。

凛冽的气息瞬间将云笙包裹,一把刀抵在了她的腰腹上。

云笙身子一僵,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动声色的垂眸看向面前的男人。

他浑身是血,坐着轮椅,但那双眸子却是如同鹰隼一般冰冷犀利,深不见底。

云笙迅速别开视线,开始思索怎么逃脱。

忽然,门外传来几道脚步声,搜!就在这里,他逃不远!

有人在追杀这个男人!

脚步声越来越近,云笙的心脏跳到了嗓子眼,就在这时,男人微微眯起眼睛,简短发令:叫。

叫?叫什么?

云笙瞪圆眼睛,思索了两秒就反应过来了,她脸色刷的一红,我不会。

穆谨行狭长的眸子闪过一道光,他看着怀中的女人,手指划过她的锁骨。

忽如其来的触碰,让云笙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穆谨行满意勾唇,压低嗓音:不是说不会?

云笙咬牙:......无耻!

门外的人听见一道女声,不用想也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纷纷停下脚步:怎么是个女人?

该死,又给他逃了,走!

声音离远,云笙迅速推开了男人,正准备先发制人,却没想到被他抢了先。

穆谨行目光带了几分打量,优雅地伸出手,抬起她小巧的下颚。

知道闯进我房间的人,是什么下场?

云笙脸色涨红,差点气死,明明是他和后妈做着肮脏的交易,却反咬自己一口?

她看了眼男人还在流血的伤口,忍着那股晕眩感,啪一声直接打落他的手,虚张声势。

我警告你,少打我的主意!

穆谨行玩味地轻笑一声,唇角微勾。

云笙感觉身体越来越热,脚步不稳的走到门边,却发现房门被锁了,开门!

男人目光里带了审视,嗓音沙哑:你现在不能离开。

云笙咬了咬牙,美色在前,她觉得自己再不离开就要失控了!

大脑昏昏沉沉快要不能思考,她死死咬着牙保持清醒,忽然一把夺过桌上的刀:先生,我劝你让我走!

穆谨行目光含笑看了她一会。

而后,云笙忽然听见一声叹息,后颈一疼,意识渐渐消散。

她落入一个带着血腥味的怀抱,沙哑的男声在她头顶响起。

抱歉,失礼了。

-

天光乍破,云笙揉着脑袋醒了过来。

她抬头看了眼房间,一时间没想起来这是什么地方,云笙下意识想下床,手掌却忽然碰到了一个......

一个男人?!

记忆仿佛潮水一般的涌入大脑,她昨晚被后妈算计,送到了这个房间,然后......

云笙僵硬着脖子,一点一点转头,对上了男人的眼睛。

云笙看了眼他,又看了眼自己,脸色终于缓缓变了:......

她没穿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