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她每天纠结谁侍寝大结局小说裴朝露萧彦渊全章节阅读

“先生您没事吧?”“快救人!别瞎在那里拍照做纪念了,快打120”“天啊这不是那个秦家公子秦连寻吗?怎么会这个样子?”“连寻?连寻!快醒醒。”“这下好了又有一个头条可以发了。”“别围观,你们不要挡着医护人员的路,病人要紧!”

“快......快救青乐。”

秦连寻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了这句话,身边吵闹的声音也逐渐变得模糊了,秦连寻晕了过去,等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刚从急诊科出来,秦母的眼睛红红的,不断流淌着眼泪,看着秦连寻醒了过来,连忙抱住了他。

“我的儿子啊,我差点以为我永远就要失去你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开车也不注意啊,你知道吗?你已经晕了快一个月了。”秦连寻傻了,没想到自己已经睡过去快一个月了,他连忙问到“那青乐呢?她怎么样?出来了吗?”

被秦连寻这么一问,秦母和老爷子还有一些佣人都低着头不啃声,看到这个场面秦连寻有些害怕,他不经意间哭了,他不断摇晃着秦母的肩膀“青乐呢?青乐呢!快回答我!快!”老爷子用手搭在秦连寻的肩膀上,那只手格外的沉重。

他不敢去想也不敢去听,他有些害怕,害怕她离开自己,秦连寻想要下床技只是害怕他也想要一探究竟,可惜自己的身体刚恢复不久还不能乱动,刚准备下床就被自己身体伤口的疼痛痛的无法呼吸。

见状秦母扶着秦连寻躺下床上,可是那眼泪却不知怎么的一直流躺着“她是怎么了。”秦连寻缓了好久才从嘴巴里说出来这句话,老爷子摇了摇头“这个孩子还在急症,她为了保护你身体上被扎入许多的玻璃碎片花有严重的创伤,可能......”

接下来的话老爷子有些说不出来,秦连寻带着哭腔吼道“她可能会怎么样?”老爷子迟迟说不出来,示意秦母让她转告秦连臣,秦母坐在床边“医生说要是一直昏迷不醒可能会变成植物人,当然也可能会死亡,一切都是未知的,现在她还在急诊房里躺着。”

“怎么......怎么会这样。”秦连寻有些许崩溃。

老爷子沉默了许久,开了口“本来青乐是可以很快恢复的,但是没想到到我们在车祸现场检查车辆的时候发现副驾驶安全带裂开了,使青乐一下子撞到车前面的玻璃上,差点飞了出去。

这句话让大家觉得很奇怪,特别是秦连寻,“我记得我的车每次都有定时做检查,特别是那天我去找你们的时候,但怎么会......。”

说起来也是奇怪,秦母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的抓住秦连寻的手“你是不是有把车借给别人?熟人?”“有,我借给连臣,他那个时候急,我就借给他了,那个时候顾溪云也在,不知道会不会是他们搞的鬼。”

秦连寻随口一说,秦母和老爷子的脸刷的一下变黑了,秦母在病房里走来走去,嘴巴里还不到叨叨着“我就知道这个女的没有什么好心眼,一定是臣儿被这个狐狸精所诱惑才会这个样子,不然的话怎么会伤害自己的亲弟弟。”

越说越气,秦母想要出门去找秦连臣和顾溪云问个明白,却被老爷子拦住了“不清楚的事情还是先别冲动,万一真的不是人家弄的呢?那得多尴尬?”被老爷子那么说秦母也就只能做在沙发上干生气。

“不过也不能排除没有的可能,他们对青乐心怀恨意,肯定会干出这种事情。”秦连寻语气十分的冰冷,“那就现在把连臣快回来吧,包括那个疯女人一起。”老爷子无奈的说着。

事情调到一个月前,那天秦连臣在垃圾桶旁发现了顾溪云后,两人秘密交谈,正当秦连臣准备带顾溪云回豪宅的时候一辆熟悉的黑色的车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秦连臣仔细一看,这不就是秦连寻的车吗,两人的心里产生了个邪恶的想法。

据他们所知,秦连寻是个不爱找司机喜欢自己一个人驾车的人,既然这样也不能放过一个报复的机会,偶然的时候秦连臣借了一下秦连寻的车,钥匙也多配了一只,看来今天这把钥匙有用了。

秦连臣打开了车门进到车里面,顾溪云把副驾驶的安全带用小刀划了个口子,使发生意外的时候安全带会受到压力而裂开,让它失去保护的作用力,“你这么狠?有一手,我喜欢。”秦连臣冲顾溪云笑了一下。

随后他拿出了螺丝刀,把刹车那一块的螺丝卸下来,这样就会刹车不灵。

“你也不赖嘛,看来你也想让他们置于死地。”顾溪云和秦连臣两人拍了一下手,宅门口传来秦连寻和梁青乐嬉笑的声音,两人快速的下了车,在一旁的小巷子中躲了起来,他们悄悄看着两人,两人上了车开车走了,顾溪云笑了笑。

秦连寻躺在病床上,满脑子都是关于梁青乐的事情,可想而知他是多么的担心梁青乐,“这段期间,秦连臣来看过你。”秦母细声说道。

“什么?他?来看我?”秦连寻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秦母继续说“他不光看了你,他还带着顾溪云一起来看望梁青乐,当时顾溪云看我还瞪着我,我没和她计较,居然想不到她这种人居然带着臣儿一块来陷害你们。”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从门外传了进来,秦母开了门,顾溪云不怀好意的看着秦母,秦母丝毫没有理会,秦连臣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秦连寻“我的好弟弟,你怎么躺在病床上了?哦对,你出了车祸,怎么这么不小心?都说了找司机找代驾不要老自己开,看吧,出事情了。”

秦连寻看着秦连臣,要不是他不能乱动,不然他上去就给他一拳,他强忍着心中的愤怒,“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哦?怎么说话的?大家都在,你可别乱说话,我们心思也没有你多。”秦连臣有些得意的看着秦连寻,看到他的弟弟零落到这个地步,他的心不由得高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