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伪帝的我被魏忠贤偷听心声全本小说(大明:伪帝的我被魏忠贤偷听心声)全文阅读

天启七年(1627)正月十五日

乾清宫御花园

见到唐平的第一眼,小钟子立马尖叫起来。

“九千岁,你看这人......”

魏忠贤蹲下身仔细凝视唐平面孔。

这人无论五官、身高,就连身上的胎记,都跟天启一模一样。

他也差点吓得花容失色。

要不是天启躺在屋内还剩一口气。

还以为康复了呢!!!

不过,这人穿的古怪。

短衣短裤!

难道是从佛朗机国来的?

“九千岁,要不要弄醒他?”

“嗯。”

小钟子立马抽出两条白花花的手。

正要打到唐平脸上,对方突然醒了过来。

唐平两腿一蹬、胳膊一伸。

“有刺客!”小钟子吓得趔趄后退几步。

御花园就他和九千岁二人。

东厂和锦衣卫都不在。

“九千岁快走!”小钟子两手横在唐平面前。

魏忠贤连忙后退几步。

唐平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

宛如刘姥姥附体一般。

眼睛左瞟右扫。

卧槽!!!

这就是紫禁城么?

果然富丽堂皇,高端大气上档次!

但此时,唐平想哭,心里难受。

他的时空机在半路上遇到了意外。

机器!

爆炸了!

再也回不去了。

魏忠贤站在对面。

疑惑不解。

刚才有人在说话么?

还有,这厮,怎么还没动手?

难道,不是来刺杀他的?

竟在此刻,唐平的眼睛转了过来。

面前这人,就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九千岁魏忠贤么?

身材真魁梧!

脸上,居然还有胡子,不知道是不是贴上去的?

魏忠贤左右一扫。

“是谁!”

到底是谁?

魏忠贤的脚步突然停止。

掌管大明王朝这么多年,还没有人这么嚣张,敢当面议论他!

他的身材确实魁梧。

要不,怎么能征服客巴巴?

只是,他不能忍受别人说他的胡子是假的!

这可是纯天然的。

小钟子吓了一跳:“九......千岁,到底发生了何事?”

“你没听见有人诋毁咱家?”

“没啊......九千岁。”小钟子一脸愕然。

刚才,有人在诋毁他心目中英明神武的魏大大么?

怎么没听到。

魏忠贤双目扫视现场,发现除小钟子外,就只有那个长的和皇爷一模一样的年轻人。

难道刚才,就是这个年轻人在诋毁自己?

可......小钟子没有听到对方说话。

他也没看到对方开口。

魏忠贤有些凌乱。

是不是最近忙于政务,两耳幻听了?

还是出现魔怔了?

或者?

魏忠贤目光狠狠瞪着唐平。

唐平被魏忠贤的目光吓坏了。

卧槽,老阉狗,你为什么这么看我,我可没有得罪你,好像欠了你的钱一样!

魏忠贤再次听到这声音,眉头一挑,两只眼睛瞪着唐平。

卧槽,居然叫咱家老阉狗!

老阉狗也是你叫的么?

信不信咱家一刀切了你下半身!

此时,魏忠贤感觉脑子非常混乱。

对面之人压根就没开口,可是......为何能听到对方的心声?

这太他娘的诡异了!

什么鬼东西?

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突然殿门大开,一个小太监急匆匆跑了出来,两步并作一步,差点摔倒在地。

“小桌子,你怎么了?”

“不好了九千岁,皇爷驾崩了!”

“什么?!”魏忠贤一脸骇然,身形一踉跄,手中佛珠掉了下来,“你说的可是真的?”

小桌子一脸悲戚,点点头。

唐平正打算离开这边,忽然大脑一阵宕机。

一个东西撞入他的大脑之中。

嗡一声。

唐平晕了过去。

就在这时,乾清宫外的侍卫跑了进来。

“九千岁,不好了,信王来了?”

“什么?”

魏忠贤刚要处理天启后事,朱由检却来了。

魏忠贤大感不妙,要是让朱由检发现皇帝驾崩了,会打乱他的布局的!

他还要对付东林党呢!

可不能因此,功亏一篑啊!

一时间,魏忠贤心力交瘁。

眼看,来不及了,正好看到晕倒的唐平。

现如今,只好死马当活马医。

他大手一挥。

地上的唐平被抬进乾清宫内。

......

唐平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之人和他长得一样。

自称天启,说当初要不是被人推下水,也不会英年早逝!

天启希望唐平找出真凶。

报仇雪恨!

......唐平被怪异的梦反反复复折磨许久,终于醒了过来。

此时天色刚黑,屋内烛火微弱。

他平躺在一张床上。

转头一看,吓得赶紧起身。

和死人睡在一张床。

唐平挣扎起来。

那人长得和他一模一样。

一开始以为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猛然想起那个梦。

就在这时,魏忠贤听见动静进来了。

唐平见人进来,问:“天启驾崩了?”

“是啊。”

魏忠贤对来历不明的小子多了一丝疑虑,为何他会知道?

唐平愣在原地。

天启竟然早死了!

不是还有大半年么?

魏忠贤阴恻恻的笑容看了过来:“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咱家开门见山,咱家要你假扮皇爷!”

“假扮皇帝?”唐平一脸狐疑。

“是的,现在信王就在外面,你好好躺着。否则咱家现在就掐死你!”

见魏忠贤威胁,唐平吓得脸色和尸体一样。

唐平相信,魏忠贤当然有这个能力。

“快,穿上去!”小钟子拿过来一套骚黄色亵衣。

唐平立马穿了起来。

动作有些慢。

小钟子只好亲自上阵。

接着给唐平戴上一顶六合一统帽,遮挡短发。

魏忠贤将尸体用锦被一裹,藏在了床底下。

“你,躺下!”

摄于魏忠贤威势,唐平躺平了。

要是被人发现可怎么办?

还有,床板底下就是尸体。

唐平还是有些怕怕的。

小钟子拿来白色粉末,涂抹在唐平脸上,一气呵成。

魏忠贤气定神闲地站在边上整理衣冠,擦好汗后,异常冷静。

就在这时,殿外一声传令,一个少年郎进来了。

少年身着亲王蟒袍,正是信王朱由检。

手里提着一个食盒。

“臣弟见过皇兄,皇兄龙体可大好?”

唐平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努力让呼吸声平息下来,装作睡觉。

“皇兄,臣弟带了你喜欢吃的元宵,皇兄昨日还念叨要吃燕京城内的元宵呢。”

“......”唐平没回答。

朱由检正要凑近一看,唐平的呼吸猛然间急促起来。

唐平觉得,再下去要穿帮了。

魏忠贤咳了起来:“信王千岁,皇爷刚服了药睡下!这元宵待会儿让咱家转交皇爷。”

朱由检拒绝了魏忠贤的请求:“我还是等皇兄醒来再说吧。”

朱由检觉得皇兄已经病了很久,躺床上快两年。

太医也说,离大限之日还有半年。

如果皇兄驾崩,大明怎么办?

皇兄没有子嗣,父死子继不成立。

而皇明祖训还说,万不得已,兄终弟及。

大明储君还没定,他又是皇兄唯一的弟弟。

因此,他对储君之位志在必得。

所以,时常入宫探病,要在皇兄面前树立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弟弟人设。

魏忠贤站在边上,恨恨咬着牙。

朱由检继位的可能性非常大。

但此时,又岂会让朱由检如愿?

他之前打算找一个小孩,立为太子。

将来等天启驾崩,就可操控朝政。

只是万万没想到天启突然驾崩。

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万不得已,才让唐平顶替上。

正当魏忠贤全神贯注,思索如何让朱由检快点离开乾清宫。

突然,魏忠贤再次听见声音。

朱由检怎么还没走?再不走的话,老子就要穿帮了!

要不,我现在醒来,告诉朱由检我是假的,顺便投靠他!

这样日后登基了,我就是从龙之臣了。

嘿嘿!

可,万一朱由检知道了,老阉狗生气了,那我不是死的更快么?

不行,绝对不行,我不能告诉朱由检真相!

但是,现在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