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哥的秘密免费小说_尤佳期盛砚书全文阅读

这一句话,拦江市本土富豪们看向赵昀的眼神都充满了羡慕。

只要在国内,做生意的从来都想和当官的拉近点距离。

而一个地方,行政长官就是当地的父母官,能得到他的青睐,哪怕是一头猪都能轻松赚到钱。

大家知道,赵昀这是入了行政长官的法眼了。

“好,我们马上过去。”

赵昀也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立刻跟现场众人告了个罪,然后跟着牛局离开。

酒会的一侧,一个小圈子里,这是市政厅顶层大佬们的小圈子,一般商人压根没有靠近的机会,只有一些各行各业的顶尖头部大佬才有机会见缝插针地过来敬一杯酒。

而赵昀,在牛局的带领下堂而皇之地加入到了这个小圈子里。

“赵总你好,年轻有为啊。”

行政长官是一名年过六十的老人,他极其满意地看着赵昀,欣慰地说道。

“郑行政过奖,多亏市政厅的政策好,给了我们商人很多机会。”赵昀谦虚地说道。

“给的机会大家都是一样的,但你抓住了,就足以证明你比别人优秀。”

郑行政给予了赵昀很高的评价。

“政策方面,市政厅这边既然决定把开发权交给你,那么就会鼎力支持到底,但资金和工程方面,只能你自己想办法,这很重要,你的盛唐公司,没问题吧?”

赵昀点头肯定道:“一定不会有问题的,所有困难我都可以解决。”

“好!年轻人就需要有这样的魄力和自信心,你们才是社会未来的脊梁。”

郑行政十分高兴。

年过六十的他再干一届就要退休了,在临退休之前,他想做一个造福拦江市数十年的大工程,不仅仅是为了政绩考虑,更是为了给自己的仕途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所以他才会大力推行拦江市的这一次开发建设。

他十分看好赵昀,有心要在接下来的开发过程中给足帮助。

此刻赵昀的表现也十分争气,不由得他不高兴。

郑行政如此示好,其他的大佬都是人精,纷纷明白了自己顶头上司的意思,于是各自都对赵昀露出了善意。

赵昀这种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在这样关键的时候自然不会掉链子,几句讨巧的话,不说刷了多少好感,至少在每个大佬面前混个脸熟问题是不大的。

这也会大大地方便盛唐公司未来在拦江市的业务展开。

和赵昀寒暄一番之后,郑行政代表市政厅发表了一番演讲,而后,他就带领市政厅的大佬们退场了。

虽然是市政厅举办,但这个酒会本质上就是为赵昀搭建一个方便跟拦江市本地富豪们沟通关系的舞台,现在任务完成,他们的身份也的确不适合跟商人们交往过甚。

官方的人刚走,酒会的气氛一下子就热烈起来。

赵昀作为主角,被一群人围着敬酒,赵昀也是来者不拒,不存在给谁面子不给谁面子的说法。

而就在这时候,酒会现场的门被推开了。

“哟,正吃着喝着呢。”

宁博文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脸吊儿郎当的笑容。

他的身后,跟着钱大富。

满脸狰狞和怨毒的钱大富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赵昀,顿时双眼爆发出狠毒的光芒,对宁博文说:“宁总,那个小子,就是赵昀。”

这功夫,这两个不速之客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钱大富来了?”

“钱大富还跟在一个年轻人身后,这人是谁?他也就二十多岁吧,怎么能让钱大富心甘情愿地跟个马仔小弟一样跟在他身后?”

人们立刻窃窃私语起来。

而吴连山一看到钱大富,也是满脸仇恨。

“钱大富,你还有胆子来?”吴连山愤怒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来不来关你屁事?”

钱大富冷笑一声,对着看过来的赵昀说:“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我能出来?我告诉你,就你那点所谓的阴谋和本事对付我,还嫩的很。”

“我们宁总一句话,市局就乖乖放人了,是不是很遗憾?哈哈哈。”

赵昀冷淡地说:“我知道,市局那边跟我打过招呼了,说是证据不足。”

“不过你今晚这么着急忙慌地过来,想必是你背后的主子给你撑腰了吧?这位所谓的宁总,就是?”

宁博文嗤笑一声,随手从餐桌上取了一个橙子,放在手心里上下掂量把玩着,漫不经心地说:“你,赵昀?”

“是我。”

赵昀看着宁博文,说道。

“过来。”

宁博文笑眯眯地对赵昀招招手,然后指着自己身前的地毯,温和地说:“过来跪下,给我磕个头,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一条狗命。”

赵昀眯起眼睛,掩盖住眼神中的一抹火气,冷笑道:“你也配?”

“配不配什么的,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嘛?”

宁博文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我是真懒得跟你们这些穷地方的山野农夫打交道,见识太少,压根不知道外面的大人物有多强,还要费口水让你们知道。”

“你去工行贷款了?贷下来了吗?”

赵昀冷漠道:“果然是你做的手脚。”

哈哈一笑,宁博文说道:“就是我做的手脚,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不只是工行,其他任何一家银行,一个子儿都不会贷给你,没钱,你拿什么去做开发?”

“小子,不要以为自己运气好,就强无敌了,外面的世界水深的很,我只要一句话,能让你上天无门下地没路你信吗?”

随手放下了橙子,宁博文双手抱胸,扬起下巴对赵昀说:“但是我也懒得欺负你们这些没什么底蕴和见识的乡下人,过来跪下磕个头,然后把开发权乖乖地交出来,我可以放过你。”

“不过我耐心有限,只给你这么一次机会,要是错过,在江东省范围内,没有你赵昀的立足之地,我宁博文说的!”

看着赵昀冰冷的脸色,钱大富只觉得整个人从内爽到外,他哈哈大笑道:“赵昀,后悔了吧?知道你自己有多弱小了吧?草泥马的小赤佬,早说了,你跟我斗,你算个屁你跟我斗?还不快按照宁总说的,过来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