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格夫妻写的小说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最新阅读

凌国,齐王府望月阁。

寒风凛冽,残烛摇曳,梨花木雕刻的圆桌上,摆放着一只白玉瓷碗,碗中盛着猩红的液体,倒影着残烛,以及一张倾城绝美的脸。

宋芷唇边扯过一抹苦笑,仰头看着墙上崭新的大红喜字,以及窗边负手而立的男子。

难道你心里就这么容不下我?

你不配。

冷漠决绝的回复,让宋芷呼吸一滞,钻心的疼痛好似要将她的心脏撕碎。

她不配,是啊,她不配,她宋芷,配不上他薛慕承。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宋芷收回视线,盯着面前的白玉瓷碗,唇,抿得发青。

从成亲到现在,不过才三日,三日而已,他却对她已经恨之入骨。

宋芷承认她是自私的,可她再怎么自私,也只是想得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的心。

而这个男人,想要的却是她的命。

宋芷颤抖着纤细的手指,自嘲地笑了起来。

她一边笑着,眼泪跟着汩汩流出,显得几分凄美。

而她这番模样,在薛慕承眼里,更为恶心。

想到她之前的所作所为,薛慕承眼底蓄满浓烈的寒意,这个女人,就算是死一百次,也赎不了她犯下的罪!

宋芷抬起头,她本想在喝下这碗汤之前再看一眼她深爱着的男人,可在触及到他眼底的寒意与恨时,她知道,她挽回不了他。

不甘心,她不甘心啊,无论是家世还是长相,她都不输那个女人一丝一毫,可她就是入不了这个男人的眼。

宋芷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美眸紧闭,仰头,将碗里的汤一饮而尽。

一抹残留的汤汁顺着她的唇角流下,竟有一番妖冶的美。

王爷,您的承诺

话还未说完,宋芷猛感腹中传来一股剧痛,这痛,却比不上她心里的痛。

放心,本王向来说到做到,宋家,本王自会向圣上求情。

薛慕承说完,甩着袖子朝门外走去,只是他站在门口,并未急着离开,似乎等着什么。

如此甚好,甚好。

宋芷视线晃动得厉害,再也无力支撑身体,斜斜地倒在了桌上。

只要宋家没事,她就放心了。

可她为什么这么恨,为什么

如果可以,她希望从未遇见过他。

宋芷最后的视线落在了墙上崭新的大红喜字上,醒目的红,红到她死,也不能,瞑目。

屋内没有了任何生气,薛慕承才踩着绣着金丝边的锦靴离去。

一阵寒风灌入屋内,红烛瞬间被扑灭,一切陷入了沉沉的黑暗中。

在烛光熄灭的一刹那,原本该死的人,忽然眨了眨眼。

薛慕承离开后,便让下人来望月阁清理。

所谓清理,不过是将不该在王府的人丢出去。

两个小厮提着闪着微光的灯笼,缓缓进了望月阁。

他们知道刚刚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刚进门的王妃,被王爷赐了汤。

这个汤意味着什么,他们心知肚明,此刻屋外寒风更甚,吓得两个小厮只想快点完成任务。

真晦气,怎么偏偏遇上这种事。

两个小厮边走边聊,以此转移注意力,脸色非常不好。

其实王妃也挺可怜的,才进门三天

可怜什么,你没听说她之前做过的事?一个小厮左右张望两下,附耳对另一个小厮说道:听说她让王爷心爱的女子,再也怀不上孩子了。

怎么会,那王爷为什么还要娶她?

王爷是被逼的,听说王妃对王爷使了肮脏的手段,然后又正巧被太后所见,太后就将此事告知了皇上。

后面的话不用说,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宋芷就是用这样肮脏的手段,嫁入了齐王府。

咣当一声,窗子被风吹开,吓得小厮赶紧加快了步子。

两人绕过回廊,停在了一扇门前。

就是这里,一个小厮提着灯笼,推开了房门。

另一个小厮瑟缩着肩膀,跟着走了进去。

要不点个灯吧,这乌漆嘛黑怪慎人的,后面的小厮提议,点燃了一旁的蜡烛。

昏黄的光亮赶走黑暗,房间瞬间明亮了起来。

赶紧的,变天了,冷死了,俩小厮对视一眼,看向趴在桌上的人。

薛慕承说过,只要把望月阁清理干净就行,至于怎么清理,他一概不管。

我突然有点内急,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点灯的小厮捂着肚子,看了眼桌边,又看了眼另一个小厮,不顾他的反对,迅速跑了出去。

一天到晚就知道拉,妈的老子待会儿还要去妙花楼冲晦气呢!

小厮不满地踢了凳子一脚,瞥见宋芷头上的簪子,心里打起了歪主意。

反正死都死了,这些东西也带不走,不如让他这个活人好好去快活快活。

如是想着,小厮大着胆子走上前,动作粗鲁地将宋芷头上的簪子全拔了下来。

这个不如也给我算了,小厮瞥见宋芷脖间的红绳,心想那一定是个好东西,于是抓着宋芷的肩膀,把她立了起来。

顺着红绳看去,果然有一块通体散发着幽绿光芒的翡翠,他正想去扯,手腕却猛地被抓住。

小厮抬头,脸上的得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惊恐。

啊!

小厮尖叫着,头一歪,昏了过去。

宋芷别过头,这叫声刺得她耳朵疼。

她眨着明亮的眸子,打量周围一圈,这是哪?她不是在实验室吗?

一阵眩晕袭来,宋芷忍不住捂着头,瞳孔骤然缩紧。

叫什么叫,我不就是去解个

小厮提着裤子,看见门内的景象后,面色惨白,不等宋芷开口,连滚带爬地逃走了,一边逃一边叫:来人呐,诈尸了,王妃诈尸了!

宋芷:

她不过是想问有没有水。

嗓子干得难受,嘴里充斥着血腥味,让她更迫切地想刷个牙。

瞥见桌上的水壶,宋芷眨眨眼,地倒了杯水,咕噜咕噜喝了个底朝天。

那小厮离开后不久,宋芷就听见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她还没来得及起身,门口就堵满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