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夫离婚后我火了余七七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最近上了整整一个星期临市娱乐头条的不是明星花边新闻,而是临市龙头企业的陆家。

确切的说,是陆振廷!

年纪轻轻就已经接手家大业大的陆家,凭实力把陆家的产业短短四五年就又翻了一番。

28岁,有钱更有颜,那张俊颜丝毫不逊色当红明星,早就是临市万千少女的梦中情郎。不

过陆振廷上的最多的就是财经新闻,可这些日子,天天都是娱乐头条!

“陆家少爷机场私会美女,疑似恋情曝光!”

“陆总与美女同进同出,甜蜜午餐,情意绵绵。”

“揭秘神秘女子身份,陆大少一掷千金为红颜......”

......

三伏天已经过了的夏天夜晚已经有些凉气,皎洁的圆月透过落地窗洒下点点银辉。

整整一个星期了,身为陆振廷合法妻子的她没有见到陆振廷一眼。关于陆振廷的所有信息全

都来自这铺天盖地的报道里。

叶萧妤后悔自己半夜突然醒来想着喝水,更后悔翻开手机刷起了新闻。

靠着枕头坐起来的叶萧妤看着空荡荡的豪华大床,只感觉这房间里空得吓人。

她的手不自觉地死死攥着手机,仿佛想要抓住救命稻草般。

隐婚三年,根据叶萧妤对陆振廷的了解,如果是不实报道,不出三天就会被辟谣。

可是这都整整一个星期过去了,陆振廷那边什么动作都没有......

叶萧妤不敢往下细想,她光着脚走到落地窗前,望着外面的月色,她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就划开了通讯录。

里面只有一个联系人,陆振廷!

“我们离婚吧”。

这几个字叶萧妤打了又删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

三年里,她无时无刻都在扮演着一个好妻子的角色,她爱陆振廷又何止三年?

可是陆振廷对家里的仆人关心说话都比她多,都比对她亲切!

想到这里,叶萧妤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留下几个深深的印子。

她知道,这一次,陆振廷出,轨的可能性很大了。

她叶萧妤对陆振廷这么多年的情感,就当喂了狗吧!

--

十一点三十分,叶萧妤准时到达陆氏公司楼下,她今天刻意画了个精致的妆容,原因有两个。

一是遮她昨晚几乎没睡留下的黑眼圈。

二是她要漂漂亮亮地跟临市万千少女的梦中情郎陆振廷离婚!

三年前,她满心欢喜地嫁入豪门。

可这三年里,换来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心碎,三年后,就算离开,她也要高傲地离开,哪怕隐婚的事被曝光,她也要霸气地说:“是我,叶萧妤,甩了陆振廷!”

收拾好内心的落寞,强迫自己整理好情绪的叶萧妤踩着高跟鞋走进公司,其实总公司她来的次数少之又少,陆振廷早就在结婚前就对她约法三章,不许再外人面前曝光他们的关系。

想想也是,堂堂陆家大少爷娶了个十八线小明星,想想都让人可笑。

对此,叶萧妤毫不迟疑就答应了。

进了公司后,叶萧妤却被吃了个闭门羹。

陆振廷不在!

今天是周一,一向工作狂魔的陆振廷居然没有在公司!

叶萧妤出了公司后,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着,看着通讯录里的联系人,手指犹豫个不停。

这是约法三章里的第二章:

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要联系他。

叶萧妤心一狠,反正都要离婚了,违约就违约!

“我们去吃日料吧,可想念这附近的那家日料了,国外天天都惦记着。”

从车上下来的女子挽着男人的胳膊,亲密地好似热恋中的小情侣。

男人的手机发出系统自带的铃声,这熟悉又刺耳的声音让叶萧妤看着前面从劳斯莱斯里下来后迎面走来的一男一女。

叶萧妤清楚地看到陆振廷盯着手机,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很快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划。

铃声戛然而止。

“怎么了振廷?是公司有什么事情吗?”

余冰歪着头盯着陆振廷深邃的眸子,她一身白色A字裙,暖棕色的长卷发随意地理在耳后,看起来清纯又带着几分柔媚。

提问:在发现老公出,轨后,当街看到老公和小三亲密逛街该怎么办?

叶萧妤只感觉在这艳阳天,她从脚底蔓延到四肢百骸一种冰冷感,如入冰窖!

再不离婚,她头上就是青青草原了。

很快,陆振廷也注意到前面叶萧妤,似乎也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愣了几秒钟。

叶萧妤不怒反笑,隐婚?

她今天就要断了这个“隐婚关系”!

叶萧妤最先迎上去,一步一步,高跟鞋的声音踩在马路上,发出轻轻的“踏踏”声。

余冰也敏锐地察觉到面前的女人不带好意,下意识地把陆振廷的胳膊拉的更紧了。

直觉告诉她,面前这个女人有很强的攻击性。

很有可能是为了陆振廷!

不可能,谁也不能抢走她的陆振廷。

她三年前因为出国才无奈被迫和陆振廷分手,如今回来,她当然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包括陆振廷!

“振廷,这人是谁呀?”

陆振廷回过神来后,面色更加发冷,薄唇轻抿,仿佛在介绍路人甲一般随口说道:“只不过是公司旗下一个十八线女艺人罢了。”

叶萧妤呼吸一窒,三年了,她的身份就是这个?

她在陆振廷眼中就只是这样的可有可无之人?

心脏好像被人狠狠地捶了一拳,叶萧妤表面却笑得更灿烂了。

她长得并不丑,反而是那种人间富贵花般的花瓶型人物,五官精致,一双桃花眼天生带着媚意,多看几眼随时都能勾魂夺魄。

“陆总好。”

叶萧妤可不是什么善茬,自己的隐婚老公给她戴了绿帽子,那她可不能坐以待毙。

“有什么事吗?”

陆振廷一副不耐烦的模样,这倒让旁边的余冰心中有些惊讶。

因为陆振廷对谁都是冷漠不可亲近的样子,可是他对面前的女人露出其他的神色,就说明陆振廷肯定是认识这个女人。

并且这两个人说不定还发生过什么,不然陆振廷是不会有这种不耐烦的样子的。

“有。”

叶萧妤笑容灿烂,一字一顿:

“我,来找陆总,离个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