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初初牧瑾昱阮家小姐是个傻子全文全章节三月小说阅读

海城的冬天过去了,可温度依旧冷的让人瑟瑟发抖。

阿昱,可不可以不要了

昏暗的房间里,阮初初哭着求饶。身体痛的像是被车轮碾压,全身发烫的厉害。

她发高烧了,可牧瑾昱依旧不打算放过她。

阿昱,求求你了,好疼。

阮初初不停的求饶,全身滚烫却冷的瑟瑟发抖。

牧瑾昱讨厌她,讨厌阮家,她其实都明白。

闭嘴!牧瑾昱觉得有些扫兴,用力拉着她皙白的小腿重重把人摔在床上。

他不允许她逃,一个傻子而已,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阿昱,好疼

阮初初哭到力竭,连呼吸都变得乏力。

忍着!牧瑾昱不知道阮初初除了在这方面还能满足他以外,还有什么作用!

海城人人都知道阮家大小姐是个傻子,可这个傻子却偏偏嫁给了海城女人都想嫁的男人。

当初牧家资金危机,阮初初的父亲阮震业逼牧家联姻,让牧瑾昱娶了个傻子,成了海城的笑柄。

如今阮震业车祸死了,阮氏也被牧瑾昱完全掌控,这局面怎么看都像是阮家自己引狼入室。

他牧瑾昱是什么人?海城商圈顶端的人物,如今跺跺脚海城都要抖三抖,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身边留个傻子。

阿昱

阿昱快跑,我保护你

阿昱,你说过会娶我,还算数吗?

小傻子烧糊涂了,呢喃的说着梦话。

谁都知道阮初初是个傻子,可却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傻的,什么时候傻的。

被折腾了一夜高烧不退,阮初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牧家的佣人没有一个把阮初初放在眼里,阮震业死了,阮初初在他们眼中就只个傻子,随时会被牧先生抛弃的傻子。

阿昱小心翼翼的下楼,阮初初饿的肚子咕咕叫。

她想阿昱。

傻子!佣人嘲讽了一句,鄙夷的翻了个白眼。阮家都完了,你这傻子还能在牧先生身边留多久?

阮初初害怕的低头,全身瑟瑟发抖。

这些人不喜欢她,这些人喜欢欺负她。

哒!一声,戒指从阮初初手指间滑落,撞在地板上发出响声。

牧瑾昱不管她,牧家的下人总是变着法的欺负她,瘦到连戒指都挂不住的手指微微发麻,下意识弯腰去捡。

还捡呢?丢了算了,你以为你还是牧先生的太太呢?傻子!佣人快一步把戒指捡了起来,仔细看了看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反正你留着也没用。

就算她把戒指拿走了牧先生也不会说什么。

因为这婚戒从来都只有阮初初一个人视若珍宝,哪怕戒指尺寸和她的指圈根本不符,她也天天宝贝一样的挂在手上,愚蠢的可笑。

还给我!阮初初慌了,那是她最珍惜的东西。

那是牧瑾昱亲手戴在她手指上的戒指。

嘿,这傻子!佣人有些烦躁,又怕她不依不饶,反手扔在了院落的水池里。给!给!

阮初初傻了片刻,光着脚丫跑了出去,想都没想就跳进了水池里。

初春的池水很冷,阮初初还发着烧,整个人像是虾米一样,蜷缩着寻找那枚本就不该属于自己的戒指。

你在水里做什么?冰冷的声音在头顶传出,透着浓郁的厌恶和不耐烦。

阿昱阮初初眼眶泛红的看着刚刚回来的牧瑾昱,献宝的举着捡回来的戒指。戒指丢了,我找到了。

牧瑾昱蹙了蹙眉,伸手把阮初初手中的戒指夺了过去,用力扔远。用不着了!

阮初初傻傻的站在水池里,眼睁睁看着那枚戒指成抛物线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全身发麻的寒冷。

牧瑾昱不想要她了。

她其实什么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