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祖宗她又甜又飒 (全本小说) 宁田田全文免费阅读

汉城,叶家别墅。

田田小姐,该换衣服了,先生夫人马上到家了!

张嫂站在房间门口,房间很暗,她不敢开灯,只看到小姑娘靠在床头,手里捧着平板,忽明忽暗的光线打在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就在她以为小姑娘没听见打算再说一遍时,宁田田坐起身,打开了灯。

张嫂踏进房间,闷热的空气突然灌入肺腑,冲得她呼吸一滞。

这个房间以前是杂物间,没有窗户,更没有空调。

张嫂擦了一把汗,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的同学都在外头等着呢。

宁田田放下平板,衣服。 嗓音有点哑,

张嫂赶紧双手捧上,就是这么一小会儿,她身上又出了一层汗,但小姑娘却一脸干净清透,灯光下的脸,更显明媚漂亮。

宁田田接过衣服,不到三秒,又丢了回去。

有气味。

准确说是有叶倾城的气味。

张嫂这下就尴尬了。

夫人平时挺大方的,不知道怎么到了田田小姐这么边就特别抠搜。

田田小姐回来两个月,做母亲的一件新衣服都舍不得给她买,这可是她亲生女儿啊!

我马上换一件!

宁田田面色无多,张嫂赶紧去重新拿了一件过来。

新衣服还套着包装袋。

宁田田一眼就看出来了:你买的?

张嫂脸颊有点尴尬的红,几百块的东西自然不能跟几千上万的比,入手一摸就知道。

你如果不喜欢

挺好。

宁田田拆开包装袋,是新衣服特有的气味。

这是第一次有人给她买新衣服。

衣服虽然便宜,但很合身。

张嫂亲自给她梳了头发,两边各留出一缕,编上麻花辫,拉到脑后,别上蝴蝶结。

她的头发已经及腰,天生有点波浪卷,这样的发型衬得她像从画报里走出来的小公主,形容还有点邻家小妹的乖巧。

可就是这样乖巧漂亮的小姑娘,先生和夫人为什么就不喜欢呢?

田田小姐,今天是试用期最后一天,过了今天,田田小姐就是正儿八经的叶家人了。先生和夫人一定会像待倾城小姐一样待你!

张嫂也是头一回听说流落在外的亲生女儿回家还试用期的。

宁田田看她,不说话。黑曜石般的眼睛,无波无澜。

张嫂知道,自己又多嘴了。

客厅。

叶倾城正跟几个好姐妹在拆蛋糕店刚送来的蛋糕。

今天来参加生日宴的是高三三班的女同学,但宁田田都不熟,她在一中乃至汉城都没什么熟人。叶倾城特地请了几个小闺蜜来给她捧场。

小姐妹们突然有点好奇:倾城,上回你生日,你爸妈定制了盖娅限量款,今天给她定制的什么衣服?

叶倾城笑,她是叶家亲血脉,爸妈给她的自是不比我的差。

宁田田今天的生日礼服可是她精心挑选的,不仅是她穿过多次的,身前还有一块污渍,刚好在最尴尬的位置,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肯定还以为那是什么高端设计吧?

今天是田田第一次过生日,蓉蓉,你用手机帮她拍个视频做纪念。

叶倾城嘴角噙着一抹笑,阴冷又邪恶。

笑容刚扬起,宁田田走入视野,叶倾城突地一僵:宁田田穿的什么?为什么不是她准备的礼服?

几个小姐妹明显愣了一下,不得不说,宁田田长得确实好,稍微收拾一下,校花都比不上!

大概因为脸太惊艳,连廉价货都显得很高档,陈蓉蓉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是哪家出的新品。

叶倾城暗暗磨牙:你逃出一关,我还有后招。

她信步上前,将宁田田拉进客厅,嘴里赞扬道:田田,你今天真漂亮!眼睛却往楼上扫。

叶家客厅是七米挑高,联通二楼。

此刻一个少年捧了盆东西正从围栏后悄悄探出头。

那是一盆红漆,不过她偷偷在里面混了强力胶,沾在头发上还好,顶多剃个光头,沾在皮肤上那就麻烦了,没个几个月,颜色都褪不掉!

叶倾城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把宁田田将将拉到少年脚下,只要少年一动手,今天的寿星就会成为最大的笑话。

她要让那些在背后嚼舌根说她鸠占鹊巢的人看看,到底谁才是叶家真正的千金大小姐!

然而就在下一秒,她与宁田田的位置突然对调。

楼上少年刚要喊她让开,膝盖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中,突然一痛,身体遽然向后倒去。

哐当!

盆子砸在少年身上,油漆泼了一地,从围栏滴落几滴,正好落在叶倾城因受惊而抬起的脸上。

啊啊啊!她要被毁容了!

楼上少年挣扎着想站起来,地上全是粘腻的油漆混着胶水,脚下一滑,乒里乓啷滚下楼梯。

整个客厅顿时乱做一团!

今天是叶盛铭和李艾欣去庙里祈福的日子,刚下车,就听见屋里的尖叫声。

大步流星冲进门,就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宝贝儿子,还有满脸血的亲亲女儿,参加宴会的其他人扶人的扶人,擦拭的擦拭,只有宁田田,完好无损站在客厅中央,无动于衷。

宁卿卿!

李艾欣心血狂涌。

叶盛铭发现了,那并不是血,而是红油漆。

到底怎么回事?

叶倾城一边收拾脸一边哭,妈,我只是想给田田好好过个生日,没想到,没想到,呜呜呜

叶成轩被摔了个七晕八素,但并没有受什么伤,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宁田田控诉:爸,妈,是宁田田推我下楼的,她要谋杀你们的儿子独占家产,你们还不赶她走!

陈蓉蓉也赶紧跳出来帮腔:叔叔阿姨,我可以作证,就是宁田田把成轩推下楼的!

还使劲冲另外几个人使眼色,另外几人就算不能睁着眼说瞎话,但也绝对不敢说出真相。

我早说了,宁田田不能要,看把我们好好一个家都弄成什么样!

张嫂从后院赶过来,看到满屋狼藉,头皮就忍不住发麻,这又在作妖啊。

田田小姐,你快说啊,你根本什么都没做!张嫂慌得很。

宁田田看了她一眼,终于启口:是的,是我推的。

张嫂:

李艾欣抓住鸡毛当令箭:看看!她都承认了!连亲弟弟都敢下毒手,老公,这样的人留不得!

宁田田看她,眼神凉凉:是我在楼上推了他,再脚不沾地从楼上飘下来站在这里。

看看满楼梯的红油漆,在看看她干净到一层不染的鞋子。

嘲讽,红果果的!

你们若不信,那里还有视频。

宁田田指陈蓉蓉。

陈蓉蓉赶紧删手机,哪里有?你别冤枉我!

宁田田只送给她一个冷笑。

李艾欣气得面红耳赤,却再吐不出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