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妻最新章节陈瑶风烬漓歌怨小说阅读

我出生那天,天降大雨,深山里的动物全都跑来围观,站在门外的我爸被吓坏了,找来邻村的奶奶过来看看。

奶奶见到刚出生的我,脸色瞬间大变,居然直接跪下,说我从娘胎里带了姻缘,往后定嫁个了不得的人物,比凤凰还要金贵!

奶奶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仙姑,她说的话没人不信,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打小儿就被人调侃,生在穷不拉几的村里,却是个当皇后的命格。

全家上下,只有我妈根本不信这个,眼瞧着我都快二十二了,还是没有贵人上门,也不知道上哪儿认识了个媒人,居然把我八十八万八给卖了,只为给我弟在省城买套结婚的房子。

结婚那天,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全都来了,直夸我奶奶看命真准,二十多年前就知道我会嫁个有钱的人家。

谁知,被大家夸赞的奶奶,却极力反对这门亲事,说我命里的那个人还没出现,不能嫁给别人,否则全家都要遭殃!还说我妈拿了这钱,是有命拿没命花,早晚有一天,会死在这钱上面的!

我妈嫌我奶奶多事,结婚前三天,就瞒着我把她锁在了乡下的老房子里,让她自生自灭。

我根本就不想嫁给一个从来没见过的男人,整场婚礼都冷着个脸,几杯酒下肚,连饭都没吃,便一个人回到了他们事先安排好的婚房。

婚房被安排在大别墅的地下室里,特别的阴森,我刚刚将门打开,就有一阵阴风吹了过来,冻得我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一个古怪的供桌,正对着床头,上面摆放着一尊诡异的蛇神像,就在我看过去的同时,居然感觉神像的眼睛也动了两下

我吓得大叫一声,打算夺门而出,才跑到门边,就感觉自己的后颈被人狠狠打了一下,直接晕到了地上。

迷糊间我感觉有什么滑溜溜的东西,爬到了我的身上,阴冷的感觉布满了全身,我紧张的浑身的肌肉都紧绷到了一起,之后就感觉被人抱起,放到了床上。

喝了点酒的我有些醉了,朦朦胧胧的睁开眼时,发现我的旁边躺着一个男人正在看我,吓得我整个人都缩到了墙角,问他:你是什么人?

今天是我们大婚的日子,你说我是什么人?他眯起了狭长的眼睛,一把将我拉进了他的怀里,指尖轻轻的划过我的脸颊,似乎在细细打量着我。

这个房间没有窗户,特别的阴暗,我根本看不清他长得什么样子,以为他是今天和我结婚的老公林诚,不由得有些害羞又尴尬。

我轻轻的推着他的肩膀,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小心翼翼的对他问了一句:我我不想和你进展的这么快,你能不能放开我?

他的嘴角一勾,捏起我的下巴,似笑非笑的问我:你是在玩欲擒故纵?

语落瞬间,他一个翻身,直接压到了我的身上,我的衣服很快就被撕开了,酒劲也正好上来了,醉得七荤八素的我,挣扎着求饶:求求你了,不要强迫我好不好

他的身子被我蹭的有些发烫,就连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狠狠的将我钳制在他身下,用那带着一丝情欲的声音威胁我道:别动。

下一秒,一个炙热的吻,直接封住了我的唇,将我吻的浑身酥软,他摁住我的双手,也忽然温柔了起来。

我会让你很喜欢的。

他乘人之危,将酒醉后的我,狠狠的折腾了一夜,醒来时我腰酸背疼,浑身无力的朝着床边一摸,床上居然没人!

我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却见林诚穿着西装半露,一身酒味的靠在门边呼呼大睡。

虽然有了一夜缠绵,可他于我,还是像个陌生人一样互不了解,一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红,对他喊了一声:林林诚,你不是睡在床上的吗?怎么跑到地上去了?

林诚似乎醉了一夜,酒劲刚过,皱着眉头睁开眼时,人都还是晕的,他抬起头看向我,瞳孔却猛地一缩,眼睛死死的锁住了我脖子上的那几道吻痕。

这是什么?你可别告诉我,是被蚊子咬的!我昨晚在门边醉了一夜,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什么时候睡到了床上?陈瑶,你该不会在我家里偷人了吧!他说着说着,倏的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凶狠的瞪着我。

什、什么?

偷人?

我被他污蔑的一下子也有些生气了,气的胸口此起彼伏的对他问道:林诚,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你别喝醉了酒,忘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今儿个睡醒了就啥也不承认了!

你偷男人还敢这么明目张胆,我打死你个放荡的*!林诚居然直接动手,一个巴掌重重的甩到了我的脸上

啪!

我被他这个巴掌,直接扇到了地上,不可思议的捂住自己高高隆起的左脸,怒道:你还打人?

他扬起手来,还要继续动手,房门忽然被人给打开了,林诚他妈一脸喜悦的走了进来,一把将林诚拉到了角落,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和他说了点什么,林诚的目光,由一开始的愤怒,化为吃惊,最后居然像变了个人似的,一脸温柔的走到我面前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

陈瑶,你骂的对,刚刚是我喝多了酒,脑子犯浑说了胡话,你可别往心里去呀,这一巴掌打是不是把你给打疼了?要不我让你打回来?你别生我气行吗?

林诚拽了拽我的手,见我不肯理他,居然一把将我搂进了自己的怀里,张嘴就想要亲我。

我被他给恶心坏了,又感觉今天的他,和昨天晚上在床上那霸道的样子,就像两个人似的,我躲过他伸过来的脑袋,认真的问了一句:林诚,你老实告诉我,你昨晚,真的在门边睡了一夜,没爬上过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