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新昏君最新章节楚轩键酒风流小说阅读

寿皇殿,楚轩悠悠醒转,睁开了双眼。

入目处一片玉白。

一个穿着宫装、身材火辣的桃花眼美人正低俯在他的怀中,嘴里轻声呢喃着什么,一只酥手按在他的胸口上,另一只手则是在把玩着他腰间的绦带。

而楚轩揽着这美女的蜂腰,目光所落处,正是这美人儿傲人的峰峦之上。

殿下,方才您也太心急了,怎么就磕到头了,可是差点把臣妾这颗小心肝给吓得跳了出来!

美人眼看着楚轩无事,眼波流转之下,抬手按住了自己的心口,袖上的薄薄轻纱半遮半掩,加上她嘴里婉转的的娇嗔,听得人心中酥麻不已。

听到怀里这美女说的话,楚轩的脑子瞬间清醒。

殿下?臣妾?他这是在哪儿?

他抬起头来,朝着周围看了过去。

偌大的宫殿之中,除了他面前正摆放着的一副雕龙画凤华贵无比的巨大棺椁,便是满目素白。

白色的帷幔、白色的蒲团,就连他自己一身明黄色的衣袍外,也是披着一件白色的外裳。

炫目的白色,让他的脑子开始剧痛起来,一些本不属于他的记忆,潮水样涌入。

戊戌年六月,大新国先皇文宗驾崩,太子楚轩按礼守灵

片刻之后,楚轩闷哼了一声,抬手将额头的冷汗擦掉。

他竟然穿越了,而且还成为了大新国的太子,过两天就要登基为帝?

殿下,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臣妾扶你去后殿歇息歇息?

美人儿抬手拉住楚轩的胳膊,娇声说道。

楚轩才拉开的那点距离,顿时又消失不见,场面重新变成了两人勾勾黏黏。

感受着胳膊上传来的柔软酥麻,楚轩虽然身体诚实,心中却是十分抗拒。

眼前这美人,并不是他后宫嫔妃,更非宫中女官。

而是当朝正三品兵部侍郎于贺卫的独女,于若微!

此女早在三年前就被先皇指婚给了他那远在南疆镇守的胞弟秦王楚逸,是未来的秦王妃。

在先帝灵前跟准弟妹勾搭在一起,这种事儿说出去,哪怕是帝王家,也不好听。

就在他再次试图将于若微推开的时候。

大殿的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大门被直接撞开。

一群文臣武将从外面蜂拥而入,架势比起平日里的早朝,都要汹汹。

竟然在先帝灵前行苟且之事,太子殿下这等行事,如何继承大统?

这真乃我大新之不幸,天下之不幸啊!

当前一个人走出人群,指着楚轩满面的痛心疾首,大声说道。

此人正是当朝一品宰相,刘庆!

此人位高权重,把控朝堂多年,就连先皇在他面前,也要礼让三分。

平日里此人大权在握,极少遮掩自己奸邪狡诈的面貌,此时却显得义正言辞,上来便是痛斥楚轩。

看多了各种宫斗电影电视剧,再对比眼前楚轩立刻就意识到,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不等楚轩做出回应,本来拉着他手臂的于若微,看到对面人群之中的一人之后,脸色瞬间一变,松开了楚轩的胳膊之后,提着裙子就朝着对面跑了过去。

若微,怎么是你,这怎么可能?

人群中,兵部侍郎于贺卫看着整朝自己跑来的女儿,只觉得热血上冲,头晕目眩,满脸的不可思议。

你,你这样对得起秦王殿下么?你

想起那个准女婿秦王楚逸的赫赫威名,于贺卫心口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开始打起了晃,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

于若微一把扶住了自己的父亲,随后刷的一下眼泪就冒了出来。

父亲,孩儿都是被逼的!

她的声音,陡然变得尖利,临末了声泪俱下。

今日我以准王妃之礼,代秦王入宫吊唁先皇,结果就被他幽禁于此

她话才开了个头,就已经哽咽得再难持续。

周围那些文武大臣看着这一幕,全都震惊了。

于大人,这位便是你家独女,秦王殿下未过门的王妃?

丧心病狂,实在是太荒唐了,太子殿下行事竟然如此荒淫

淫*女,灵堂苟且,先皇驾崩还不到七日,若是让此子承袭大统,我大新还有未来么?

昏君,若是让这楚轩继任大统,日后必然是荒淫无道的昏君!

人群之中的议论声,从最初的细弱蚊吶,逐渐激烈。

十几号在朝堂之上向来与刘庆共进退的大臣,纷纷站了出来,手指楚轩,口诛之声不断,大有用口水将楚轩喷死的架势。

刘庆站在当中,对眼前一幕颇为满意。

眼看着对面风暴中心的楚轩一脸惊诧,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刘庆上前一步,双手一展。

诸多大臣同时闭上了嘴巴,齐刷刷的看向刘庆。

刘庆站在楚轩面前,一脸的痛心疾首。

太子殿下,我原以为你只是年少无知,被宫中的什么妖女*,才做了这种不孝不悌的荒唐事。

没想到,你竟然连秦王准妃都不放过,简直是丧尽天良!

他大义凌然的说了几句之后,转头看向了在场的诸多大臣。

太子楚轩荒淫无度,行事孟浪不堪,竟然行此天怒人怨的丑事,实在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后面本来正在发愣的楚轩,忽然开了口。

你接下来是不是打算说,我不配当皇帝,所以要废了我,让楚逸来当这个皇帝?

刘庆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楚轩,愣住了神。

为何这楚轩如此淡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

平日里这个废物太子唯唯诺诺,极少有主见,按理说此时早该吓傻了才对!

楚轩这时候脑子里的思路,已经彻底明晰。

眼前这个刘庆,摆明了就是翻版的董卓啊!

可惜,他却不是孝灵帝刘宏!

楚轩上前一步,抬手照着刘庆那张老脸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大殿之中瞬间安静下来。

我是先皇嫡长子,圣祖嫡长孙。

先皇立我为储君七年,遗训更是点明让我承袭大统。

你刘庆算是什么东西,敢在先皇灵前妄谈废立?

楚轩眼神之中满是鄙夷,将眼前的刘庆直接带入到了董卓的角色之中,毫不客气。

才穿越重生,就被人搞了一招仙人跳,换谁都来气。

老王八蛋,本太子在寿皇殿中守灵七日,兢兢业业,你却安排了这个妖女入宫*我,伺机发难,想要诬陷于我?

我看你是妄图借废立之举,进一步把控朝政,甚至窜夺我楚家的天下,自立为帝!

篡权夺位,这个罪名可远比荒淫无道来得更狠,更重。

刘庆捂着已经开始肿了起来的左脸,指着楚轩,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个楚轩,怎么不按剧本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