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全世界都等着我娘子生蛋李煜姜云初小说(完整版)阅读

老秃驴,难道你真的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李煜站在悬崖边,目呲欲裂盯着远处走来的身影,撕心裂肺咆哮道。

他怀中的女子正是三天前成婚的娘子姜云初,姜云初早已没了生气,却死死的护着那枚氤氲萦绕的蛋。

那是他们爱情的结晶,他们的蛋宝,还未出壳的孩子。

施主,她是妖,你与她的孩子便是半人半妖,只要你把蛋给贫僧,贫僧全当施主被妖迷了心智,定不会追究施主责任。

无量天尊,我佛慈悲。

手握法杖,身披袈裟,额头上有着深厚刀疤的后山法师,口吐佛号,神光笼罩。

杀我娘子,毁我家庭,还要赶尽杀绝,你佛还慈悲?

老子今日死,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李煜抱着妻儿,转身跳入了万丈悬崖。

烈阳正辣。

悬崖边上站着白衣青年,青年俯瞰着万丈悬崖,眼眶早已滋润。

哈哈哈,哈哈哈。

王勋呀王勋,没想到吧,我李煜还能重活一世。

青年疯狂大笑,眼中闪出骇人凶光。

今天便是他大婚之日,三天后娘子生蛋,法力最微弱时,王勋带人灭了他全家,还想抢走蛋宝。

蛋宝凝聚了娘子九成法力,是个修行者都会眼红。

王勋身为垃圾万法宗,垃圾外门弟子,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生蛋后娘子法力极其微弱,任拼尽全部法力带着他逃了出来,即是如此,终究还没能逃出王勋请来的后山法师追杀,他抱着妻儿纵身跳入了万丈悬崖。

跳入悬崖必死无疑。

天见可怜,被路过的苍天白鹤仙人相救,还赠送仙法秘籍《仙魔诀》,倒移时空让他回到了大婚当天。

我李煜回来了。

王勋,老秃驴,万法宗,统统都得死。

李煜眼中爆发璀璨光芒,杀气弥漫,空气中充斥可怕杀意。

《仙魔诀》再手,他李煜再也不是前世那个平平无奇,只有一身好皮囊的李煜。

眼中凶光弥漫,对着天地起誓。

一念成仙,一念入魔,心中有善,便为仙,心中有恶,便是魔,我李煜不念世间正道妖邪,为善者活,为恶者死。

李煜对天立誓,对地歃血,天地正道独在心中。

心中善,方为仙,心中恶,便是魔。

缓缓翻开《仙魔诀》,一段段金光闪耀化为无数符文金字、暗影幽灵,环绕周身,仙音魔力充斥着脑海。

苍天白鹤仙人曾言。

《仙魔诀》乃天下最强修炼法诀,即便是残缺篇章,走火入魔也是十有九者,而他手中的可是真正原版《仙魔诀》。

稍有不慎,神魂毁灭。

这也是李煜翻开《仙魔诀》前,对天地立誓,对仙魔理解的真正原因。

心中有善,便为仙,心中有恶,便是魔,我李煜不念世间正道妖邪

李煜默默念叨心中誓言,手指掐诀,暗影叠叠,金字入内,体内燃起熊熊烈火,煎肝烧肺,痛苦万分。

这个时候,哪怕有一丁点恶念。

煎熬便会缓解,甚至还会进入奇异状态,如鱼得水,畅游云端。

暗影化为画卷,一段段铺开,满门被杀,娘子不甘闭目,血腥,残忍,愤怒,就像附骨之蛆,不断徘徊,随时准备将他拖入地狱深处。

善在我心,天地正义便是我,我便是天地正义,执正义之剑,斩尽魑魅魍魉,诛灭人心邪魅。

李煜狂吼着,咆哮着,双眼血红宛如一头远古巨狮。

平安镇。

少爷,少爷,少爷人呢?

李道远怒吼道。

唢呐声在远方响起,鞭炮声将喜庆烘托到了极致,新娘马上就要到了,这个时候,管家却告诉他少爷不见了?

少爷不见了?

等会儿还怎么拜堂,怎么向新娘以及新娘家人交代,怎么向满堂宾客解释?

交代解释事小。

关键是少爷怎么会不见呢?

是不是被其他姑娘给掠走了?

他儿李煜号称平安镇十里八乡第一美男子,无数姑娘觊觎着李煜身子,今天新婚,难免会有姑娘想不开,做出什么异想天开的蠢事来。

李道远厉声呵斥:还傻愣住干嘛,赶紧去找啊。

他给管家*上就是一脚,恨不得把管家给踹死。

很快,新娘便在媒婆的牵迎下走进主堂,新娘的父母也坐上了主宾位,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场面一顿安静。

静若处子,落针可闻。

李煜人呢?

新娘父亲转向另一边坐在主宾位上,早已汗如雨下的李道远,脸色无比的冰冷道。

煜儿,煜儿,煜儿马上就到。

李道远抬头看向四周,心急如焚。

时间一滴一滴流失,安静而诡异的主堂内,新娘孤零零的站在中间,新娘父亲一张老脸终于绷不住了。

他站起身来,怒目圆瞪,正准备开口时,门外走来了一道欣长的身影。

五官清晰,如刀削般,明明书生儒雅气质,此刻看上去却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可怕气势,他一步步走来。

每一步都让人无比的意外与惊奇。

仿佛认识很久很久的老朋友突然告诉你,其实我是你娘。

李煜步步走来,亲眼目睹三天后全家被杀的惨景,心境早已发生莫大的变化,一张张熟悉的脸落在他的眼中,弥足珍贵。

喜悦,愤懑,如同冰火交织,填满了整具身躯。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礼毕。

李煜穿着大红袍喜庆十足的衣服,端着酒杯来来往往与宾客间,招呼着众人,问候着吃好喝好。

失去方知得可贵,梦回青霄喜泪痕。

李煜此刻的心境大概如此。

席间,喝的有点多的李煜去了趟茅房,刚出来,就看见了一道让他恨不得立马将他捏成肉浆的身影。

昏黄下,草帽遮住大光头,脸上有道深厚刀疤的后山法师,他站在侍女面前,伸出了粗长的手指,手指挤出了一颗圆溜溜、绿莹莹的卵。

卵落入了酒壶之中。

后山法师离开后,侍女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她晃了晃头,神色痴呆,步伐慢慢恢复着正常,走向了婚房。

老秃驴,原来是在酒里下了东西。

李煜恍然醒悟。

娘子是妖,即便把九成妖力给了蛋宝,任然有着不可撼动的妖力,老秃驴绝不是对手,这也是他娘子临死时,一直念叨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弱的原因。

李煜踏入婚房,目光看向床帏前红色身影,笑着走过去,温和道:娘子,稍安勿躁,我先去杀个人,你可要乖乖等我回来。

隔着红盖头,李煜轻轻的吻向了娘子的额头,转身走向门外。

来到门口,他停下脚步,笑眯眯道:娘子,别偷摸着喝酒,酒里有卵。

他现在已是气血烘炉境。

体内气血经过一座庞大的火山洗礼炼化,力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一拳足以打爆一座山头。

这还仅仅只是修炼了半个时辰。

三天后,他的力量一定会攀登上新的高峰,不说王勋,后山法师,哪怕是万法宗杰出才俊,号称有着妖孽般修行速度,千年不遇奇才的陈星河,他也有把握一拳打爆。

他压根就不担心娘子喝不喝酒。

因为他有足够的强大的自信,足够强大的力量,凭借自己的本事,保护好着妻儿,保护好着家人。

为善者活,为恶者死。

神魂皆灭。

李煜冷笑着消失婚房内。

李家宅邸内。

后山法师轰然心跳。

什么?

他发现酒里有卵?

还来杀我?

后山法师明明有着强大的法力,压根就不在意李煜这个平凡的青年,然而被发现的这一刻,内心却生出了强烈的求生欲望。

仿佛被死神捏紧了心脏,镰刀割破了咽喉。

逃,必须逃。

新娘才是他大敌,平平无奇李煜却给他致命般恐惧。

后山法师抬头掐诀,眨眼间从李家消失,玩命般奔跑,浑身汗如雨下,心煎肺熬,身体快要炸开。

他却一刻也不敢停留,甚至连头也不敢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