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都市:开局研发了机甲呆小妹林杭》4小说免费阅读

苏杉开始装死了。

此时的她,在被李楠承点明戳破后,恼羞成怒,无地自容,没脸见人……最终选择了装死。

躺在床上,紧闭双眼,脑袋偏向一边。

一副我已经死了,你别看我也别管我的模样。

像极了鸵鸟心思。

只不过,她那红透了的耳根,以及始终紧绷着的娇躯,还是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想死!

恨不得从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李楠承笑眯眯着的望着床上的苏杉装死,心情很好。

很愉悦。

他的确是故意的。

故意制造行为来引导苏杉误解,在她上钩之际,再毫不留情的戳穿她……

站在道德高度,李楠承把苏杉安排的明明白白。

以苏杉的脸皮,显然是扛不住这样的尴尬。

……

“接下来,我要开始为你解毒了。”

看了一眼床上装死的苏杉,李楠承出声道。

苏杉一动不动。

一副反正我死了,随你怎么样的态度。

李楠承撇撇嘴,这位苏小姐的道行,果然没有想象中的高。

气质看上去挺成熟的,没想到还是轻易就破了防。

显然,是李楠承低估了这个年代的保守风气。

深居闺中的苏大小姐,何时见到过这样的场面?又何时会遭遇这样的尴尬?

她的反应,自然便很正常了。

眼看她现在已经没脸见人了,李楠承也不打算继续再刺激她。

怕适得其反。

此时,李楠承也已经对苏杉的身体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你体内的寒霜之毒,已经入侵到了你身体各处,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要糟糕。”

李楠承开口道。

苏杉身中寒霜之毒多年,这么多年来,寒霜之毒在日积月累之下,几乎是侵蚀了她整个身子。跟李夙伊比起来,她的情况更严重。

双腿早已经失去了知觉,甚至李楠承能感觉到,这位苏小姐身体的其他机能也正在逐渐的退化。

这种中毒的程度,换成是寻常的毒,恐怕这位苏大小姐早就香消玉殒了。

有传言这位苏小姐乃是年幼之时便生了一场大病,双腿失去知觉。

现在看来,恐怕那一场大病当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这寒霜之毒,也多半是那时中下的。

这么算来,这位苏小姐身中寒霜之毒少说也有近十年的时间。

十年之久,即便是任何寻常之毒,也早能轻而易举能要了她的命。

不过好在,这寒霜之毒的毒性却与寻常之毒不同。

这寒霜之毒的毒性虽然复杂,但强度却并不高。十年以来,此毒虽然不断的侵蚀着苏杉的身体,但毒素造成的影响却并不强。

这让李楠承倒是稍微觉得有些疑惑。

按理来说,既然选择了下毒,自然是为了置对方于死地。

那么,那位给苏杉下毒的人,又为了什么?

用十年的时间来下毒害死一个人……他图什么呢?

有这闲工夫,换瓶鹤顶红岂不是更加干脆利落?

多的是比用寒霜之毒更简单更有效的办法弄死一个人,为什么偏偏选择了这么低效率的方法……下毒的那个人是不是脑子有点不灵活?

“……”

此时,躺在床上的苏杉没有任何反应。

但是,从她微微颤抖的睫毛来看。

李楠承说的话,她听见了。

“身体放松,我现在要为你下针了!”

想不明白这一点,李楠承也懒得继续想。

反正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他只是个大夫,并不兼职破案。

李楠承将桌上药材浸泡过后的银针取来,摊放在床边。

当一切都准备好以后,李楠承深呼吸了一口气。

等他再抬头时,此刻的眼神中,满是认真凝重之色。

此时的李楠承,浑身上下的气势都浑然一变。

眼神带着几分深邃,面色平静却认真,再没有了先前那般嘻嘻哈哈胡闹之色。

李楠承熟练的从旁边抽出一根银针,先是观察了一下银针头,确定没有问题之后。

看了一眼床上的苏杉之后,快速下针。

银针刺破肌肤,迅速扎下。

对于新手以及不熟练的人来说,为了确保施针的准确性,通常都是要脱去病人身上衣物的。

有衣物的遮拦,对施针来说是个很大的阻碍,极其容易造成误差。

但对于李楠承来说,针灸他再熟悉不过。

即便是闭着眼睛,他也能准确的找到正确的穴位。

并且……

用这种办法骗女病人脱衣服,在李楠承眼里是一种耻辱。

是下流的表现。

李楠承作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拥有极高思想觉悟的好青年,他自然是不屑于去做这种事情。

骗女孩子脱衣服并不是大丈夫所为。

让女孩子心甘情愿脱衣服,甚至你不让她还跟你急的那种……才是真正的大丈夫。

……

李楠承再次抽针,继续下针。

速度不快,但也丝毫不慢。

闭着眼睛的苏杉娇躯微微一颤,眉头微皱,仿佛是感觉到了些许疼痛。

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

苏杉悄悄的睁开了眼睛,确定了李楠承没有看她,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刚才……她真的差点没羞愤的想跟李楠承同归于尽。

心里愤愤的想着,当她的目光落在李楠承的脸上,当瞧见李楠承此刻无比认真凝重的模样时,苏杉愣了一下。

此时李楠承的模样,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那般认真。

并且,仿佛还有一种她说不出来的感觉。

就感觉……很专业。

认真起来的李楠承,跟苏杉印象中的李楠承完全不一样。

这家伙,还是先前那个无耻下流没有一点风度的登徒子吗?

等等……

此刻,苏杉的目光突然落在了李楠承的动作上。

当看清楚李楠承手上的东西时,她的眼神中顿时露出了几分不可思议的震惊。

针灸之术?!

他竟然会针灸之术?!

苏杉对针灸之术并不陌生。

正因如此,她很清楚。这针灸之术,乃是当世不传绝学!

这李楠承他不过是个小山村的小大夫,又怎么会针灸之术?

很快,让苏杉更为震惊的是,李楠承所展现出来的手法……

极其熟练。

冷静,专注,行云流水。

这水平……

苏杉的美眸中,此刻充满了震惊之色。

她并不懂针灸之术,但是,她曾经在京城见识过一位医学泰斗施展过针灸之术。

然而,那位医学泰斗所施展出来的手法,跟眼前的李楠承比起来,似乎显得有些拙劣。

这针灸之术,一直都是医学世家独有的宝贝,常人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学的到。

更何况,想要有如此熟练的施针手法,断然不可能是一两年就能学会的。

这个李楠承,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他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此刻,苏杉的脑海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但还没等到她继续思考下去。那扎入了她身体肌肤穴位内的银针,逐渐开始起作用了。

被药材浸泡过之后的银针,顺着穴位刺激着苏杉的身子,药效缓缓的生效。

一开始,苏杉只是感觉刺针的地方微微有些热,很暖,很舒服。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暖意的温度持续升高。

等到了最后,暖意仿佛化为了火焰,开始与苏杉身体内的寒霜斗争。

霎时间,苏杉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痛苦之色。

一边是烈火灼身,一边是寒霜冰冻,两种交汇在一起,互相斗争,互相撕咬。

这种痛苦,简直是常人难以忍受的事情。

苏杉的娇躯微微颤抖起来,整个身子几乎都有些失控。

此刻的苏杉,感觉到意识几乎都有些开始模糊。

额头上,脸上,身体上,汗珠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苏杉紧咬银牙,似乎想要强忍着。

但终究,她还是没能忍住多久。

随着李楠承最后一针缓缓扎下。

苏杉脑袋一片空白。

猛然睁开了眼睛,盯着李楠承。

“嗯~”

嘴里发出了一声极其婉转动听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