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穿越大玄王朝七皇子小说全文神级大牛免费阅读

“美女,你脱衣服干什么?别这样……你是谁……”

秦风刚迷糊的睁开眼,便看到一个妖媚的女子解开自己的衣衫,朝自己床上爬来!

绫罗衣衫滑落,女子玲珑的身段闯入秦风眼前,皮肤白净,身材凹凸有致,特别是胸前沟壑万千,下面长腿笔直修长,若是再配上一双黑丝……呸……

我怎么能这么下贱!

秦风忙不迭的回过神来,一边起身,一边迅速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木床,古朴的木头窗子,上面有镂空雕刻,还有刚才女子身上的古代长衫,秦风有些发蒙,自己这是在拍戏么?都是古代的摆设?

嗡!

秦风还在迟疑,脑袋突然一阵生疼,一股潮水般的记忆涌入脑海……

我穿越了?

本是蓝星程序猿的秦风,穿越成为异界大玄王朝的七皇子。

这位皇子因母亲出身卑微不受待见,哪怕天资聪颖发奋苦修,十六岁就以文武双全而名满京都,也难博得皇帝赞赏,莫名其妙的发疯之后,处境更是一落千丈。

一名锦衣玉食的皇子,眨眼就发配到荒凉北塞!

说是封为北王,实则只是皇帝嫌他碍眼,有损皇室颜面,随便挑了个小城打发而已。只有数千人口的邺城,加上属地也不过方圆数十里而已,却是身处于动乱边境,北有匈奴,西有吐蕃,时刻都有遭受兵乱的可能。

作为藩王,秦风手下虽有百余兵士,还因神志不清,大权旁落在了管家兼王傅宋千秋的手里。

而眼前这个妖媚的女子,正是宋千秋新娶的小妾柳依依。这柳依依,之前是青楼的头牌,身材技术都是一等一的。

现在柳依依居然爬上了小王爷的床?难道不怕宋千秋责罚?

秦风还在发愣,柳依依娇媚的半跪在床上,宛若猫咪一样朝秦风娇媚道,“王爷,你还没体会过男人的快乐吧?来吧,今天依依保证把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免费的哦……”

秦风眉头一皱,“放肆!本王爷是有王妃的人,岂会被你们魅惑?滚!”从原主的记忆里,秦风知道,跟随一起来北荒的还有自己未过门的王妃苏颜霜。根据脑海里的记忆,那可是极品的绝世美女,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种。

有那样的王妃,又怎么看得上这些庸脂俗粉?

秦风陡然的一声呵斥,让柳依依身体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秦风,本能的有些惧怕。但随即冷喝一声,“哼!不知好歹,不睡白不睡,宋老爷都去睡你的王妃了,你不睡我活该你你吃亏……”

柳依依话还没说完,秦风眼神顿时一片阴沉,“你说什么?宋千秋居然敢打王妃的注意?”

那宋千秋本就是个投机之人,略有一点才学,靠着见不得人的勾当,方才得到了王傅的职位,如今天高皇帝远,他仗着七皇子痴傻,很快就显露了狼子野心,将一切事物尽数揽于手中。

半年以来,府中人只知宋管家,不晓北王秦风,连城里百姓也是如此,几乎就已经认为宋千秋才是一城之主。

现在居然连王爷的王妃都要霸占,这还了得?

“王妃现在在什么地方?”秦风从床上起身,冷冷的盯着柳依依。

柳依依不过是奉命行事来g引秦风罢了,秦风毕竟是王爷,见到秦风杀人般的眼神,有些发怵,“在……在后院,宋老爷已经过去了……”

“什么?”秦风瞬间感觉气血翻涌,头顶一片绿油油的。

岂有此理,一个管家罢了,居然敢打王妃的注意?

秦风气愤的下床,便打算去救人……但才刚刚起身,秦风陡然愣住了。这个窝囊的皇子,浑浑噩噩这么多年,整个王府都在管家宋千秋的掌握之中。自己更是被安上了疯王的名头,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是宋千秋的对手?

秦风还在迟疑,脑袋突然一阵生疼。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似乎多了一些东西。看起来像一副画卷,屋檐错落,水榭楼台,有些熟悉的场景都被简单的描绘出来,一眼望去而知全貌,尽数笼罩着淡淡的金色光芒,神秘而又真实。

亭台楼阁,房屋……仆人……这图画之中,不正是自己的北王之府么?

细细望去,图画左上角还有金色铭文浮现,印证了部分猜想,“北王府总览图!”

占地十亩,仆人二十九。

旁边还有一行金色小字,“可修改次数,3次!”

看着这行小字,秦风眉头不由一皱,可以修改?什么意思,难道说自己在地图上修改,还能让真实的王府发生改变?

秦风不动声色的下床,看了一眼窗外院子里的一个石凳,随即在眼前地图上找到石凳,伸手轻轻戳了一下。

“砰!”地图中石凳倒下,而院落里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声。

秦风目瞪口呆的看到,院落里的那石凳,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推了一下,居然应声倒在了地上。那翻倒的程度,和图画中的位置完全一模一样。

这……

秦风首先是震惊,随即是满心欢喜。

尼玛!

这可是逆天开挂了啊,自己操作地图,就可以控制地图上的物体,包括仆人活物,至少属于地图上的物品,都可以操作!

有了这样的底牌,那还怕个鸡毛?

别说一个宋千秋,就算十个……胆敢冒犯王妃,直接在地图上将他“删除”,宋千秋还能翻天?

最关键的是,秦风在地图上看到了,王府另外的一员大将方诚正带着一群家丁进入王府。在秦风印象里,这个方诚可是皇帝的人,一直来和宋千秋不对付。至少,宋千秋当着方诚的面,不敢将秦风怎么样吧?

“穿上衣服,跟我走!”秦风冷哼一声,对柳依依冷喝一声。

那个发疯的七皇子已是过去,今后只有北王秦风。

……

秦风带着柳依依,照着记忆穿过几道侧门,秦风来到了后院。

但见蔷薇蔓延,院中紫竹轻摇,颇有几分雅致趣味,未入其中,已然令人心旷神怡。

更引人注目的是,还未近前却看见院门被打开,秦风稳步迈出,只听院中响起了尖锐的言谈声,正是宋千秋那个狗奴才,语气得意至极。

“呵呵,苏小姐,在下对您仰慕已久,今日有幸再见芳容,真是不枉此生了~”

话音刚落,清冷的声音陡然响起,“宋千秋,我乃是北王妃,你仗着北王神志不清,胆敢私闯后院,已是僭越大罪,如今又擅闯我院门,更是以下犯上的大不敬之罪,死罪难逃!”

这话语声冷词厉,心中的怒火不言而喻,苏小姐虽是女流,又身患顽疾,倒也不失刚强性情,不愧是武将之后。

可宋千秋却是不以为意,传出愈发张狂的笑声。

“死罪?”

“哼哼!苏颜霜,实话告诉你,如今我就是这北王府之主,整个邺城也得看我脸色,谁敢治我的死罪?难不成,你还指望那个傻子来救你?告诉你吧,此时那个傻子正在睡我的小妾,我来睡了你,我们两不亏欠,来吧,小宝贝!”

“哈哈哈哈哈哈!”

……

在刺耳无比的笑声中,苏颜霜一边厉声呵斥,一边呼喊,但整个院落里都是宋千秋的亲信,一切都无能为力,“你……你……”

轰隆!

就在苏颜霜无比绝望的时候,房门被一脚踹开,秦风踏步进入院门,“住手,谁敢动我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