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萌妻要出逃小说大结局小说唐小柠厉千寒十里桃夭全文阅读

“哭,你就知道哭,真想一刀杀了你!这就是你教养出来的好女儿!简直可恨!你都不知道,当时有多少朝廷官员看着,说我李世弘家教不好,李璇玑已经名声狼藉,让我蒙羞了,现在,又出来一个更贱的李璇茵,你让我这老脸以后往哪儿搁!”

李世弘指着张氏母女的鼻子骂,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给我打!狠狠的打,好好教训这不知羞耻的东西!”李世弘下令。

下人拿着棍子,一棍一棍地打在了李璇茵的身上,她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了。

“住手!住手啊!”张氏挡在了李璇茵的面前。

李璇茵看着自己的父亲,心中有些寒心。

自己的父亲,不相信自己,竟然只想着自己的脸面,将她打成这个样子。

她心一横,便说道:“我是犯贱!我是犯贱!让你生气的是,我丢了你的脸!你从来就没有关心过我!你不配做一个父亲!”

李世弘听了,那还得了,让人将李璇茵往死里打!

“不知好歹的东西,打死了算了!”

一顿棍棒,直到李璇茵晕过去了才作罢。

听着东苑的声音,李璇玑抬头望着天空的月色,今晚的月亮,可真是圆啊!

前世,像这样被毒打的人,都是她。

而李璇茵在一旁看好戏,不知道心里有多开心。

……

翌日。

李世弘便匆忙地进宫去了。

回来以后,居然关心起来了李璇茵。

“璇茵小姐怎么样了?”

“老爷,小姐伤得很重,现在还卧床不起!”

“去外面,找几个大夫,好好的给她治一下,可别死了。”

张氏见李世弘突然关心起来了李璇茵,心中有些诧异。

难道,这李世弘良心发现,璇茵才是他最喜欢的女儿!现在已经后悔了!

还给她寻了大夫!

看来,他心里是慢慢的开始原谅了。

张氏赶紧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李璇茵。

出了这样天大的丑闻,李璇茵除了身上疼,整天都是以泪洗面的。

“茵儿,你父亲还是关心你的,你放心,等这件事情过去了,我们母女一定会东山再起的!”

“母亲……呜呜呜……或许我真的该去死的,以后,我还怎么面对誉王殿下啊!他会不会嫌弃啊!”

“应该不会,你聪明伶俐,温柔善良,贤良淑德,而且和誉王又定了亲,他是不会嫌弃你的!”

这话说的,李璇茵的心里都有些心虚。

这些话,她以前倒是相信,可是现在……

谁还肯相信她!

全京城的人都认定,她是一个水性杨花下贱泛滥的人,怎么会和温柔善良,贤良淑德挂边呢。

啪!

房间的门被人踢开了,李世弘黑着一张脸进来。

自从出了这事儿以后,他的脸色就没有好过。

“我今日进宫,与贵妃商议了,贵妃会在皇上的面前求情,将你许配给睿王做侧妃,等你伤好了,就立马去睿王府吧!”

李世弘一席话,让张氏和李璇茵都懵了!

“什么!要我们茵儿嫁给睿王那个纨绔子弟!”张氏震惊不已。

李璇茵吓得,都从床上滚落下来,身上的伤口撕扯得她咧了咧嘴。

但现在,那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李世弘要将她嫁给睿王!

那她和誉王的亲事呢!

“父亲!父亲!为什么!我不嫁!我不嫁给那个纨绔子弟!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他有虐人倾向,我不嫁,这是将我推入火坑啊!”

“哼!”

李世弘冷声一声,痛心疾首地指着李璇茵,“你不嫁睿王,难不成,你还指望着嫁给誉王不成!你也不看看你这副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和睿王当众行那种苟且之事,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你难不成还想着誉王娶你这个污秽的女人不成!就算是我答应,贵妃和皇上也不会答应你的!”

李世弘的话,想一盆冷水一样,从头上淋到了脚下,全身透凉。

发生了这件事情以后,李璇茵的心里,还抱着幻想的。

她喜欢誉王,她喜欢北霄哥哥,她还有机会的……

“我们定亲了!父亲!这是您和贵妃亲自定下的啊!”李璇茵撕心裂肺地吼道。

“定亲又怎样?你这副样子,让誉王娶你,不是让全京城的人笑话他吗?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父亲!父亲!我是被冤枉的!我是被陷害的啊!父亲!我那么喜欢誉王,怎么会和睿王苟且呢!我是被陷害的!”李璇茵趴在地上,紧紧地扯着李世弘的衣角。

李世弘也感觉奇怪,怎么就发生了这件事情呢。

张氏见他犹豫了,也赶紧吹风,“老爷,是李璇玑,都是李璇玑陷害我们茵儿的,她就是妒忌我们,她一直喜欢誉王,所以想要毁了我们茵儿!”

“来人,把璇玑给我叫来!”李世弘下令。

一会儿,李璇玑被带来了,看到这对母女,眼眸里面闪过一丝嘲讽。

这就是下场,先要陷害她的下场!

“父亲,不知您找女儿有和事?”李璇玑规规矩矩,很老实地行了一个礼。

李世弘打量了一下李璇玑,她的样子,也不像是会做那种事情的人啊!

“你妹妹和睿王发生关系的时候,你在做什么!你妹妹说,是你陷害她的!”

“父亲,冤枉啊,当时我和大将军的女儿苏姚在一起,当时,苏姚也不是为我作证了吗?”李璇茵无辜的小眼神,望着李世弘,委屈极了。

“装!你就知道装!一定是你陷害的!好端端的,你和苏姚在一起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苏家支持的是皇后,与我们是对头吗!”张氏一针见血地说。

“是啊,这个苏烈,总是与我作对,就仗着皇后的势力,你怎么会和苏姚在一起!”李世弘紧盯着李璇玑。

那目光像是要吃人。

“父亲,我与苏姚交好,那也是为了父亲啊,苏姚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我故意接近她,就是想要得到情报,好报告给父亲,这些年,苏烈一直与父亲作对,女儿也是气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