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天命大反派开局坑傻柱章节目录许大茂小说阅读

许大茂昏昏沉沉的从梦中醒来,眼神中带着迷茫。

这里是哪儿?我不是在家吃着烤串刷着剧吗?

嘶好冷!

一阵寒风吹过,许大茂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茫然的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在轧钢厂的厨房里,裤子被扒去,捆在了座位上,两条光溜溜腿抖得跟筛子一样。

在一旁的炕上,傻柱正在闷头大睡。

这什么情况?我被绑架了?

他慌张的挣扎了好几下却是纹丝不动,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大量的记忆忽然涌入脑中,一时间头疼欲裂,不停的挣扎着。

足足过了半晌后才恢复过来,眼中渐渐恢复了清明,他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现在所在的所处的环境。

我居然重生成了《禽满四合院》中的许大茂?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围,朴素的环境、满嘴儿的柴火味儿,铺面而来的六十年代的气息,让他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许大茂不禁在心中破口大骂。

这贼老天,重生什么不好,非要给我这个里外不是人结局悲惨的角色!

许大茂是剧中贯穿全剧的反派角色,自私自利、好色贪财、喜欢投机倒把。最后落了一个家破人亡,沦落街头的悲惨结局。

他欲哭无泪,一时间有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可他转念一想,自己以前也不过是个啃老躺平的死肥宅,无车无房,快三十岁了也没谈过恋爱,可以说一无事处,这重生在一个新的时代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想到这里他心中总算是有了点安慰。

既来之则安之,许大茂又怎么样,看我如何改写历史剧情,叱咤风云四合院!

又是一阵寒风吹过,刺骨的寒风和饥肠辘辘的肚子提醒着他现在正身处险境。

他缓过神来,开始回想剧情,琢磨自己现在的处境。

在剧情中因为自己破坏了傻柱和秦京茹相亲的好事儿,傻柱为了报复,趁着自己喝醉了酒,把自己绑在了厨房。

然后骗自己说自己非礼了轧钢厂的女工,非要威胁自己叫他爷爷才肯放开。

许大茂心中了然,既然是重生者,自己当然不能再重演悲剧,立刻心中有了计较。

傻柱!傻柱!你赶紧给我松开!

傻柱睁开惺忪的眼睛,翻个身。

叫爷爷!

我跟你说,你赶紧给我解开,你昨晚干趁我喝醉酒干的那些事儿我都知道了,你信不信我上生产队告你去!

许大茂立刻厉声威胁道。

你呀,别嘴上厉害了,就等着等会厨房那帮老娘们儿来给你扒光衣服吧!

许大茂一听那些老娘们儿立刻就有些犯怵,虽然自己是重生者,那也顶不住被一帮老娘们扒光衣服调戏呀!

你等等,我这次认栽,我承认昨天我搅和了你和秦淮茹妹妹的事是我的不对,但是你要想编瞎话来恐吓我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可是真的敢告到生产队里去的,到时候你就别想在轧钢厂混了!

傻柱一听顿时心凛然,这自己这还没说话,许大茂怎么就知道自己要恐吓他?

不过傻柱也是鸡贼,丝毫不漏声色。

你这是什么话,哥哥我是在帮你,你知道你昨晚都干了什么吗?

许大茂此时是真的切身体会到了北平的冬天有多冷,光的*冷的直哆嗦,根本没有多的心思跟傻柱扯淡。

傻柱,你少来,你不就是想说我晚上喝多了酒非礼了女工吗?有本事你就去告我,快给我松开,我冷着呢!

傻柱这回是真的震惊了,自己编的好的居然话还没出口就被许大茂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难不成这许大茂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不成?

许大茂,这可是你说的啊,不是我说的,你既然都承认了,那我更不能放你走了!除非你叫我爷爷,不然还是等那帮老娘们来看你吧!

许大茂实在是冷的不行了,可是他又不是原著中的许大茂,哪里能服软叫别人爷爷?

而且轧钢工那帮老娘们马上就要到了,自己可不能被看了呀,这叫什么事儿啊!

就在这紧要关头,他突然想起了之前傻柱为棒梗偷鸡背黑锅的事,情急生智开口道。

傻柱,实话跟你说吧,我知道我家的鸡是棒梗偷的,还分给了两个妹妹吃。你要是不放我,我就到院里去闹去,让所有人知道棒梗是个贼!

许大茂知道,傻柱这人的弱点就是心肠软,从他接济秦淮茹和帮棒梗被黑锅的举动中就能看出。

果然,听到这话傻柱终于变了脸色,语气立刻就缓和了下来。

你我说大茂啊,做人可不能够这样啊,棒梗他还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那你还不赶紧给我松开,不然我可真去闹了啊!

傻柱脸色变幻了几下,最终化为一脸的不甘。

行,那咱可说好了,我可以放开你,但你不能把棒梗偷鸡这事说出去,不然就算是拼个你死我活也要让那帮老娘们儿来看你咯!

行行行,赶紧解开,冻死了!

终于顺利的解开了绳子,许大茂穿上了棉裤,这才想起自己里面挂着空挡,没有裤衩。

砂纸,我裤衩呢?我知道你藏起来了,赶紧给我交出来!

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傻柱头摇成了拨浪鼓,无论自己好说歹说,就一口咬定自己不知道,那浑劲儿气的许大茂是咬牙切齿。

傻柱,你给我等着!你以为你能整的了我?不可能的!以后你就别想再从我手里再讨到任何便宜!

说完许大茂就气冲冲的离开了,留下一脸得瑟的傻柱。

哼!看你这下回去怎么跟娄晓娥交代,还整治不了你了我!

脱困后的许大茂火急火燎的直奔家里而去,因为他想要去看看自己的媳妇儿!

上一世的他是个终极单身狗,年近三十没有处过对象,除了扶老太太过马路连女人的手都没有摸过。

家里也张罗着相了不少亲,可因为人长得丑,再加上没车没房没存款,愣是没一个人看上他!

现在的他对女人的渴望已经到了难耐的地步。

刚回到大院,由于跑得太急,差点没撞上推着自行车、提着鱼桶出门三大爷阎埠贵。

我说许大茂你小子这么冒冒失失的干嘛去?

你钓你的鱼去,没空搭理你!

许大茂知道这三大爷的德性,虽然是为人师长,但却是铁公鸡一个,算计到了骨子里,连家人都不放过!就算后期的

剧情强行洗白了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这种人许大茂最是厌恶,所以根本没有跟他多废话,直接朝着后院跑了过去。

看着许大茂急匆匆的背影,三大爷皱着眉头破口大骂。

哎~我说你小子,怎么跟你三大大爷说话的呢?懂不懂尊老爱幼!

回到了屋里,许大茂一眼就看见了屋里正在拾掇屋子的娄晓娥。

娄晓娥不愧是四合院的头号美女,白皙的皮肤加上一张婴儿肥的脸蛋,一身臃肿的花棉衣也掩饰不住玲珑的身材。

加上出生资产阶级书香门第,举手投足间有着一种娟秀的气质。

这就是我的老婆吗?我终于脱单了!啊哈哈哈~这么多年了,贼老天你总算干了一件人事呐!

一时间许大茂是热泪盈眶、激动万分!

而娄晓娥也看到了门口发呆的许大茂,顿时秀眉微蹙。

许大茂你还知道回来?昨晚上哪里去鬼混了,是不是又去喝酒了?

许大茂欲言又止。

他突然想到,两人在剧情中可是很快就离了婚,后来在聋老太太的撮合下还便宜了傻柱,还给傻柱生了一个儿子。

想到这里,许大茂顿时心如刀绞,心中立刻做出了决定。

不行!绝对不能让娄晓娥和自己离婚,更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去便宜了傻柱,他要做一个舔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