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她追求者太多了精彩小说(小熊曲奇)全章节阅读

京市,京海航班。

距地三千英尺的高空中,陆软软站在洗手间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几分晃神。

十二年了,她终于即将回到陆家!

时隔十二年的流放,只因为六岁时的那场火灾。

那场火灾,烧死了她的母亲和外公,也一并烧没了她陆家大小姐的地位。

她被视为灾星,送往乡下,直至今日才被接回。

原因很简单,陆家早年和御家定下了婚约,而如今要履行这婚约,就需要一个去联姻的女儿。

联姻的对象,是御家大少御枭,一个终身只能坐在轮椅上的残废!

传闻中,御枭早已成为了御家的废棋,生性残暴凶戾,跟着他的女人,都活不过三天。

这等“好事”,落在了陆软软的头上。

陆软软抬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那张清秀的脸上泛着微红的光泽,她微微勾唇,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不在乎嫁给谁,只要有契机能名正言顺的回到陆家就行。

十二年了,该向陆家讨回公道了!

忽而,有人蛮横的从外拉开了门,迅速侧身进入。

强劲有力的风裹挟着浓郁血腥味,瞬间弥漫整个洗手间。

空间过于狭小,陆软软被迫和那人面对面紧贴在一起。

那是个高大的男人,穿着一整套手工缝纫的定制西装,鲜红的血顺着贝母材质的纽扣缓缓淌落。

男人却并不在意,拧开水龙头,简单的冲洗了伤口。

继而转头,隐匿在面具之下的鹰眸沉蛰冰凉,声音清冽颇具威严,“不许出声。”

与此同时,洗手间外已然传来暴乱声。

哀嚎,尖叫和怒骂交杂。

听得陆软软不由微微挑起柳叶眉。

这是遇到寻仇了?

而且地点还选在三千尺高空的飞机上,对方想置男人于死地的目的格外迫切啊!

砰砰砰——

外面传来了砸门声,似乎下一秒就要破门而入。

如果见到洗手间里的男人,对方肯定会进行无差别攻击。

而她则会成为炮灰。

陆软软思绪飞快转动,狡黠如小狐狸般的杏眸里,划过一抹淡淡的笑。

声音却软糯娇颤,仿佛在大风中被肆虐的小白花,“我......我马上就出来!”

陆软软的手,搭上了门把。

男人看着陆软软,薄唇紧抿成一条线,并未言语。

面前的少女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慌张,修长的羽睫下,甚至藏着淡淡的寒意和狠戾。

他忽而有点好奇,接下来少女会怎么做。

随着洗手间的门被打开,陆软软藏在身后的消毒液迅速洒向门外的众人。

没有半点防备,众人纷纷捂住眼睛惨叫起来。

男人走出来,搂住了陆软软的腰,直接带着她往飞机尾舱而去。

“抱紧我。”男人面具下的黑眸熠熠生辉,沉声问道。

陆软软心中咯噔一声,忽然意识到男人想干什么。

这男人打算跳伞离开!

要甩掉这些亡命之徒,又不会脏了自己的手,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机舱。

陆软软忍不住在心中骂娘。

她挣扎起来,想要从男人的桎梏中逃离。

却已经来不及了。

男人迅速的穿戴好降落伞,遒劲有利的手掰开锁扣,安全通道随即被打开。

巨大的吸力下,陆软软和男人跌落万丈高空!

三千英尺高空,急速降落!

巨大的失重感迫使陆软软下意识的环住了男人精瘦的腰。缠得像只无尾熊。

心中早已经将男人骂了个千万遍。

早知道当时在洗手间里,就该用消毒液先制服了男人,然后推他出去被那群人抓走!

可骂骂咧咧的模样映入男人眼中,却显得格外俏皮可爱。

看着那张绯红的玫唇紧抿,俨然不悦的娇憨模样,男人心中骤然一动。

竟鬼使神差的,便直接吻了上去。

柔软的唇瓣带着淡淡的玫瑰香味,尽数被男人裹入了腹中。

陆软软愣怔住。

这可是她的初吻,竟然就这样丢给了这么一个亡命之徒!

陆软软气愤,想要伸手抢走降落伞装备,然后一脚踹飞这个男人。

最好是让他摔个粉身碎骨!

可男人却已经察觉到她的意图,干脆利落的拉开降落伞。

打开的降落伞稳稳固定在男人身上,陆软软心中怒骂一万句,却也只能抱得更紧,免得自己掉下去。

殊不知,她无尾熊一样的动作,却让男人的心中涌起了轩然大波。

那双隐匿在面具之下的黑眸闪着复杂的情愫,紧紧的注视着陆软软。

好半天,降落伞终于平稳落在了一片人造湖泊里。

不远处的安保人员惊呼着,奔着他们而来。

男人托着陆软软不盈一握的腰,将她托出水面。

白色的棉麻上衣被浸湿,紧贴在润白的皮肤上,勾勒出完美的身形来。

隐约的,可以看见陆软软近乎透明的衣服下,锁骨处有一处青色胎记。

可没等男人再仔细看,安保人员便已经冲了过来。

男人干脆利落,取下了自己佩戴的耳钉,干脆利落的戴在了陆软软的右耳上,声音低沉沙哑,附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戴着它,我会回来找你的。”

继而潜下水去,迅速的消失在了安保人员的视线之中。

......

看着男人消失在水面之中,陆软软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冷笑。

果然是个亡命之徒,所以才会跑得这么快。

亡命之徒送的耳钉,她可不想要!

被牵扯进不必要的麻烦之中,她还怎么在陆家查清楚当年的真相?

想着,陆软软便伸出手去,想要摘掉那枚耳钉。

却在触碰到耳钉时,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这枚耳钉居然用的是极为复杂的机械密码作为固定,正常人一旦戴上,除非知道密码和解锁的程序,否则是绝对取不下来的。

不过,她可不是什么正常人。

赶在安保人员接近自己之前,陆软软取下头上的发卡,三两下便解开了耳钉上的机械密码,又将怀中的疤痕道具贴在了脸上。

下一瞬,“满脸烫伤疤痕”的陆软软在水中惊恐的扑腾起来,“救......救命啊,我不会游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