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小说大明:我竟然成了朱元璋的老师!繁华映月最新章节阅读

大明,洪武元年,四月。

正月初四,朱元璋在紫金山祭拜天地,登基称帝,定都南京,年号洪武。

自此,天下大赦!

随后不久,朱元璋开始了第一次北巡。

但仅仅不过十数日,北巡便结束了。

南京城中,也开始传起了流言。

有说李善长摄政,意图谋反。

有说北伐大军出师不利,陷入苦战。

还有说太子朱标身体有恙,北巡途中昏倒了。

总之,种种流言都有。

以至于南京城暗地里,一片流言蜚语。

……

南京城郊外。

一处河岸边上,农舍流水,田耕牛车。

一名看着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无聊的托着下巴,望向村口。

他似乎是在等人。

少年叫做刘远,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或者说,真正的刘远,早在十七年前就已经‘死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重生过来的灵魂。

只不过,刘远并没有穿越者的种种福利和金手指。

他只有一个身份。

刘伯温的儿子。

没错,就是“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的那个刘伯温!

按理来说,现在是洪武元年,刘伯温正值朱元璋信任。

有这样的身份,刘远应该可以享受一生富贵。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刘伯温没多少日子了。

不久后,整个大明王朝将经历剧烈动荡!

这个动荡的余波,会波及到一众功勋名将!

其中就有刘伯温的名字!

偏偏大明是严刑峻法。

若刘伯温下狱,以朱元璋喜欢牵连的性格,自己作为刘伯温的子嗣,定不可能逃脱问罪!

刘远不想死。

他好不容易有机会重活了一次。

他不想如此短暂的结束!

但是!

刘远又难以自救!

他不觉得自己能说服那位洪武皇帝放下屠刀。

所以,他只能说服自己的父亲,趁早跑路!

今天,刘远正是打算跟自己父亲摊牌。

……

与此同时——

村口处。

三个人正并肩走来。

“伯温,听说你这个儿子颇为不凡,咱今日可得好好见识一下!”朱元璋一脸笑的看向身旁人。

那是一个面色愁苦的中年男子,模样平平,但却有一股奇特的气质。

旁人想不到,这便是与武侯诸葛亮并称前后朝的刘伯温。

“皇上有所不知,臣这个幼子,委实不让人省心啊!”刘伯温摇头,脸上的愁苦之色更浓了。

这倒让朱元璋起了好奇心。

“难道是你这个儿子不成器?还是过于顽劣?”

跟在二人身后一步远的太子朱标,也抬眸看了过去。

刘伯温乃是当世罕有的大才!

其辅佐朱元璋平天下,计划立定,人莫能测。

哪怕是当朝左相,也对其忌惮七分。

如此人物,难道也有患儿之忧?

“非是如此!”

刘伯温摇头,苦笑道:“事实上,臣这个儿子是太过聪慧,时常言语,竟是连臣都听不懂,只觉得惊为天人!”

闻言,朱元璋面露惊色。

“如此,咱倒要见识一下,看看你刘伯温是不是在吹牛!”

话音刚落。

一名清秀少年,从前面迎来。

其正是刘远。

“父亲!”

刘远作揖,随后看向朱元璋父子,面露疑惑。

“这两位是……?”

不等刘伯温开口,朱元璋抢先说道:“咱是你父亲在朝中的同僚,你就叫八爷就行!”

“八、八爷?”刘远懵了一下。

他险些以为自己又穿越了!

但很快反应过来,连忙行礼:“见过八爷!”

刘远没问跟在两人身后的朱标,他想来,应该是这位“八爷”的儿子后辈什么的。

一旁的刘伯温对朱元璋的‘胡来’,已经有些习惯了。

这位洪武皇帝,本就是一位出乎意料的人。

“子川,你不是做了一桌子好菜,要请为父吃酒吗?”

刘伯温转过头,看向刘远,笑道:“还不快请我们上桌。”

子川,正是刘远的字。

“是孩儿疏忽了!”

“父亲、八爷,请!”

刘远将三人迎入农舍。

农舍的环境不错,曲径通幽,鸟鸣花香。

在这南京城外,还有这等景色,委实让人眼前一亮。

“贤侄,你这地方不错啊!”

朱元璋四处打量,见地里有鸡鸭,还有一只大鹅,顿时觉得有趣。

堂堂刘伯温之子,竟然待在这样一个农舍之地,还如此接地气。

不得不说,是一件很惊奇的事情。

“八爷见笑了,粗陋草舍,比不得南京城的繁华。”

刘远端着一桌子菜出来,给三人斟酒,举杯敬了一下。

虽然受限于环境和条件,刘远没法大展身手。

但即便只是搬出后世的一些家常便菜,也已经让三人大为吃惊。

尤其一道葱爆羊肉,朱元璋吃的直呼过瘾!

一顿酒足饭饱后,桌上一扫而空。

三人仰着身子,打算静坐一会儿,消消食。

“伯温,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贤侄做菜竟如此了得!”

朱元璋大为不满的看向刘伯温。

如此美味,要早知道的话,他早将刘远召进宫,每日为他做饭了!

相比之下,御膳房那些厨子做的,简直不堪入口。

“我以前也不知道。”

刘伯温摇头,他倒不是有意隐瞒。

只是,他这个儿子自小便十分古怪。

虽然展现出极为聪慧的头脑,但怪异也怪异在这。

自小行事便离经叛道,让人摸不着头脑。

明军入主南京城后,刘远便搬到了城外的村郊。

此后,便与城里没有多少联系。

刘伯温自知这个幼子的心性,也不多加干涉其行事。

今日,还是他第一次来这个农舍。

皆因刘远派人去了口信,要他今日务必来此,有大事告知。

朱元璋挑了挑眉,越发对刘远感到好奇。

“贤侄,听你父亲所说,今日你似有心事,不知是何心事啊?”

闻言,刘伯温和太子朱标皆是投去目光。

前者也很好奇,他这个行事怪异,又聪慧如天人的幼子,到底有何大事要告诉他。

刘远稍稍犹豫了一下。

刘伯温见状,心里咯噔了一下。

但他还是不露声色的道:“八爷是为父的恩人,没什么要避讳的。”

刘远愣了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