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游戏法医侦探的刑侦手札章节何福生免费阅读

我叫何福生,是一名刑事顾问,懂验尸术,祖上是一名仵作。

仵作是古代的验尸官,也就是现代的法医,最出名的是大宋提刑官宋慈,他们懂得用亚麻油、验尸伞、听骨木和白醋、等工具验尸,撬开死者之口,抓捕血案真凶。

这是一个下着小雪的晚上,我在法医科值班室喝着茶,观看着电视新闻,抽着烟,然而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何顾问,马上到平春旅馆,这里发现一具女尸!

跟我说话的是我们的刑警队长道志勇。

我立马回答一声知道了,就披上法医服,提起勘察箱,走出了法医科。

到达平春旅馆,外面还在下着小雪,气温很低,到处都被积雪冻结,许多人穿着毛衣在一间中型旅馆外面站着。

这家旅馆不是一直都很安全吗?怎么这次竟然出现了死人?

好像还是个大女生,浑身被冻结起来了,太恶心啦!

都别说了,警察来了!

好几个市民正在议论着,我刚好从法医车上下来,就跨过警戒线跟几名刑警碰面了。

他们认识我,所以也没有拦截。

一名刑警告诉我,死者就在楼上五楼,他带着我一起来到五楼的一个房间,外面写着冷藏室几个字。

我这才明白,原来这里是旅馆的冷藏食物用的。

道志勇早就在门外站着了,看他的神情应该已经检查过尸体了。

看我走来,他就跟我说道:何顾问,你先看看!

恩!我回答着,一眼看进了冷藏室,此刻里面的门正敞开着,一个冰柜当中冻结着一具身高大概有一米六的女尸,她的通体几乎都藏匿冰块之中,五官扭曲,双眼闭合,脸上浮现出惊恐的之色,双手抓住冰块之上,两个血手印出现在冰块之上。

十条血丝仿若十字架似的,正在死者手指上流淌下来,她的手指头似乎都被人砍断了。

脖子的位置是一个巨大的伤口,挨在前面的冰块之上,我让人立马过来把冰块凿开,并且关闭了冷藏室的空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冰块才被慢慢凿开了,剩下的也因为周围的气温上升,溶解了。

尸体就如同失去重心一般,直接从冰柜中倒了下来,幸亏我早就已经戴上橡胶手套,扶着了尸体,不然尸体受到重击肯定会遭到破坏的。

扶着尸体的一刻,我把她小心地平放了下来。

道志勇称赞了一声后,跟我一起蹲下来检查尸体。

我先按动了一下死者的皮肤,用镊子揭开眼皮,进行简单的检查下说道:死者为女性,年龄大概在18到22岁之间,身高一米六,体型中等,身上没有衣物,所以不能找到证明她身份的证件。

看她的年龄应该是在校学生,敏感部位成熟,下方扩张,我推测她应该是早恋了,而且不止一年。

道志勇点点头:没错。

死者被冻结的时间应该有10小时以上了,初步判断,死因应该是脖子上的伤口,看起来是类似一种刀锋造成的,直径1.5厘米,可能是菜刀,仅从尸斑尸僵程度来分析,我现在预测她的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9点!但要精确这个时间,需要回去法医科进行详细检查。我接着说道,但我目睹死者那断裂的手指头血肉拉碴的时候,内心感觉一点不安。

凶手这是又多残忍,竟然把人家女生的手指头都全部砍个干净。

这样做只是一种泄愤,亦或是凶手另有目的?

莫非是因为不想让我们警方查到指纹?

我打开勘察箱,拿出我们何家验尸的敲骨杆,小心地在死者的身上敲击了几下,这下子旁边一个小警员好奇地问我:何顾问你这是什么东西?

敲骨杆,柳木所做,可以从来倾听死者的血液流动和内脏活动情况!

我回答着,脑袋已经贴在了女尸的胸膛之上,这个举动虽然惊人,但道志勇却没有任何意见,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我这样验尸了。

我和道志勇是在大学的时候认识的,这家伙长得皮肤纽黑,特别粗壮,办案手法雷厉风行,才30出头,就已经有铁脸神探的称号。

我们还是一对好哥们,之前他报读的是刑侦逻辑学,而我则是心理学和法医学。

但我在爷爷给我的一本《勘检秘术》之中,学习了许多仵作的技术。

这敲骨杆就是其中一个了。

在我的倾听之下,我发现死者的血液竟然都没有了,内脏也似乎已经坏死了很久。

我说:这具尸体起码死了半个月了,然而在最近才被人扔进这里,再冻结起来,这尸体是谁发现的?平时旅馆都不检查这里的吗?

是一名厨师,他本来想来这里拿食材的,但打开冰柜就发现了尸体!一名女警举手道。

据说发现尸体的一刻,厨师连惊呼都做不到,裤子直接湿透了,吓的他久久不能平复,起码过了10几分钟才知道去报警。

我看了女警一眼,没有说话,注意力回到了尸体之上。

我忽然注意女尸的口中仿佛藏着什么东西,就让一名法医给我递过来一个扩口器。

打开了女尸的嘴巴,那地方竟然含着一只手指甲,本来我以为会不会是凶手残留的,但认真地对比一下,发现死者的拇指甲被人强制性地掀下来了,加上她的指甲都涂抹了红色指甲油,就断定是死者的。

我在死者的皮肤上取得一些表皮纤维,这是验证DNA的一种手段。

我还发现死者的手中抓住什么东西,她的手指都僵直了,怎么弄都打不开,我让人拿来热毛巾,加上白醋,很快尸体的手就张开了。

手中拿着一些毛发,但对比一下死者的发质,应该不是她的。

验尸工作暂时到此为止,我站起来脱掉橡胶手套,痕检员高明强就进来了:我在附近找过了,道队,没有找到指纹或者其他可疑的痕迹,凶手似乎做的很谨慎。

这家伙说着,看到尸体的一刻,浑身发抖,立马*惊恐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