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医妃又美又飒全文免费阅读(一尾游鱼)完结版阅读

阴暗无光的地牢里,女人衣衫褴褛,浑身是血。

昏昏沉沉中,有脚步声传进耳中。

她缓缓睁开眸子,发现庶妹宋菱月穿着一身华丽宫装,居高临下,神色冰冷的看着她。

“宋槿,我带丞相与夫人来看你了。”话语落下,身后太监抬出两个昏死过去的人。

宋菱月瞥了一眼,叫人用冷水将他们泼醒。

宋丞相和夫人俞氏,刚睁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血迹斑斑的宋槿。

俞氏低唤一声,泪眼朦胧:“卿卿……”

宋菱月转身,笑着说道:“心疼吗?心疼她,就跪下求我呀!”

俞氏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宋菱月面前哽咽哀求:“月菱,她是你姐姐……你放过她吧,我求你了……”

宋丞相怒目瞪着宋菱月,声音沙哑:“槿儿是你的长姐……你怎么能下这般毒手?”

“长姐?”宋菱月冷笑,“宋丞相可真是偏心,明明不过是个野种,你却给她嫡女的荣华富贵,连我这个亲生女儿都抛在了脑后。”

“自打你冷落我和我娘开始,你早就应该想到今日。”

说罢,宋菱月对身后太监道:“拿烙铁来。”

烧至通红的烙铁被呈上来,宋菱月拿到宋槿面前轻笑道:“宋槿,承玉哥哥总夸你貌美倾城,我今日便毁了你这容貌,让你变成人见人厌的丑八怪。”

烙铁狠狠压在宋槿脸上,顿时一股皮肤灼烧的“呲呲”声响起,空气中也传来皮肉烧焦的气味。

宋槿痛得惨叫一声,身体后仰着挣扎起来。

俞氏看到这一幕,疯一般的冲上前却又被太监抓住,几乎要哭昏厥过去。

“求求你……求求你月菱,求你绕了卿卿……”

宋菱月闻言,笑着转头:“饶了她可以啊,你替她!”

“我替她!我替她!”俞氏冲上来去抱宋槿,宋菱月却拦住她道,“烙铁不好玩,换铁梳子吧,这可是承玉哥哥新想出来的玩意儿。”

意识模糊的宋槿听到这话,强睁开眼,吃力的对着俞氏摇头:“不要……娘……不要……”

“真是感人的母女情深!”宋菱月冷笑着,让人把烧红的铁梳子拿上来。

看到这刑具,宋丞相目恣尽裂的盯着宋菱月,眸中快要喷出火来:“宋菱月……你个毒妇,你敢……”

“把宋丞相的舌头拔掉!”

宋菱月轻描淡写的一句吩咐,身后立刻有人去做,宋槿模模糊糊中只看到父亲就这般昏死了过去。

“上铁梳子!”

两个太监闻言上前,一人扒掉俞氏的衣服,一人拿着烧红的铁梳子从俞氏身上刮了下去。

“啊!”惨叫声响彻整个大牢,看着俞氏皮肤被灼烂,宋槿眼里一片血红。

“娘……宋菱月,你放了我娘……”

宋菱月一改往日娇柔,笑容肆意的在她面前蹲下,“这可是你娘自己求来的**呀,宋槿,你要感激你娘呢!”

说完,她笑看着昏死过去的俞氏说道:“等这一层皮肉熟了,刷下来再梳一层。宋槿,你真幸运,能亲眼看到你娘骨头都被刷出来……”

宋槿双手紧紧攥住,滔天的恨意涌入脑中。她死死盯着俞氏的方向,眸中一点一点渗出了血泪!

俞氏昏死过去又被泼醒,烧红的铁梳子一层一层在她皮肉上划下。宋丞相被扔在旁边瘫躺着,黑洞洞的嘴里一片血肉模糊。

“宋菱月……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喉咙涌出了腥甜,宋槿只觉五脏六腑都似被蚁虫嗜咬,疼得她几乎要昏死过去。

可宋菱月偏偏狠狠拽住她的头发,要她看着眼前一切:“这就受不了了?若我说你养了七年的儿子,根本不是你的孩子。你生的那个贱种,一出生就被承玉哥哥扔去了乱葬岗,你是不是更要发疯了?”

宋槿听到这话,只觉眼前一阵一阵黑暗,耳边也似轰鸣一声,世界顷刻变得安静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合着血泪,一字一句道:“那是他的孩子……他为何这般心狠……”

“他的孩子?”宋菱月揪着宋槿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来,“那是个野种,知道吗?野种!当年替你解了药的人,根本不是承玉哥哥。你和你娘一样,都是被男人玩过的破鞋!”

说完这话,宋菱月猛地将宋槿的头砸在地上,起身笑起来:“承玉哥哥怎会看上你这种破鞋呢?不过都是为了利用你罢了。他明日就要登基了,还说要封我为贵妃。”

“你是不是很不甘心?为他出谋划策数十年,甚至还为他披甲上阵。可你瞧,到头来他却连看都不想看你一眼,甚至还嫌杀你脏了他的手。”

宋菱月哈哈大笑,眼里满是肆意畅快:“宋槿,你真可怜!”

宋槿趴在地上,额上鲜血溢出。

想到往日种种,听着母亲被凌迟般的惨叫,她和着眸中血泪,终是受不住吐出一口血来。

宋菱月却还不放过她,笑着低下头,目光在宋槿手上扫过:“真是漂亮的一双手,又能握刀杀人又能施针救人……只可惜,太碍我的眼了。来人,将这双手也砍了吧!”

身后的小太监立刻上前,两人牢牢抓住宋槿,将她的双臂反锁在背后。

剧痛从手腕传来,鲜血喷出,宋槿却早已疼得麻木。

她俯趴在地上,血泪模糊了视线,看不清宋菱月的脸,只能瞧见宋菱月身边婆子提着的灯笼微光离她渐近。

“宋菱月……”

呓语般的话从齿间逼出,宋槿突然奋力起身,拼尽全力往宋菱月身上撞去。

宋菱月一时不察被撞得趔趄倒地,身旁打着灯笼的婆子也跟着摔倒!

一时间牢房内倒了好几人,牢门也被撞得关上。

灯笼落地,火苗顺势吞噬地上稻草,大火很快蔓延至整个牢房。

熊熊烈火炙烤着每个人的身体,尖叫声四起,宋槿终于看清了宋菱月脸上的惊慌失措和害怕。

她跌倒在地,痛快的大笑起来:“宋菱月……我宋槿就是死,也要拉着你陪葬……”

火势灼烧着她的头发皮肤,可宋槿却只癫狂大笑:“宋菱月……我诅咒你和祁承玉,这辈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咒你们永堕地狱,世世不得超生……”

浓烟入喉,火势燃至全身,宋槿终于支撑不住闭上了眼睛。

无尽的黑暗来临前,她好似看到一人身披银甲冲来,跃至漫天火海中抱起她,绝望的喊着她的名字。

“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