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重生女小说田宁目录阅读

田宁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重生了!

还不待她细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就传来了说话声,打断了她的思续。

她爸,咱们也出去找工做吧,总比在老家这么呆着强啊?虽然他们没有儿子,可是他们还有女儿不是,再加上,他们以后老了也要用钱,眼看着家里几兄弟都有了房子,偏就他们家没有,这心里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儿。

宁妈的话让田老三也有些动容,可是他想了想,还是摇头拒绝:爸妈眼看着年纪大了,再加上家里这么多孩子,没个人在家怎么行?

宁妈一听这话就气急了:爸妈是大家的,也不是咱们一家的啊,至于孩子,那也是他们的多,这么多年,一直是咱们伺候老的少的,轮也该轮到他们了吧!

在家里从早忙到晚,身上还没有一分钱,公婆兄嫂们也没一个感激的,侄子侄女们也经常欺负她家的两个小丫头。平时她不说,不代表她不知道,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还是不愿意被人欺负的,只是在这个家里人微言轻惯了,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当着自己老公的面才有胆子说出来。

田老三心里发苦,他又不傻,老婆说的话他心里都懂,可是他心里也无比的清楚,其他人是不会回来的。

哥哥们都有儿子,就他没有,弟弟还没有结婚,但他是父母的心头宝,这个家里,除了他们留下,没有别的办法。

瞪了自家媳妇一眼,微斥道:好了,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咱们没有儿子,以后老了,不得靠着兄弟和子侄们接济,现在多做点帮帮他们,咱们也不会亏的。

说来说去,都是没有儿子啊田老三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有一个儿子,这都成了他的心病了,让他走哪里都挺不起腰杆来。

类似这样的谈话夫妻两有过许多次了,宁妈知道说不动老公,悲从中来,呜呜的一个劲儿哭起来,怕没面子,声音刻意压低。

她怎么这么苦啊!

屋内躺床上的田宁将两人的对话听了个明明白白,漆黑清冷的眼眸里盛满冷意。

儿子!儿子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难道女儿就不是亲生的了吗?既然这么不想要女儿,当初还生干嘛?

田宁上辈子,活得很憋屈,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外面那一双不作为的父母。

如今重活一世,她绝对不会再犯上一世的错误,这一世,她决定为自己而活!

想到这里,田宁猛的抬起自己的右手,一只古朴雕刻着缠枝花纹的手镯赫然在上。

田宁眼中的震惊不可用言语来表达了。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手镯竟然跟着自己一起回来了,它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竟然能跟着自己穿越时空回到年轻的时候。或者自己能回来,都是因为它?

一想到这个可能,田宁就什么都顾不上了,仔仔细细的打量起手镯来。

还别说,这一看,真叫她看出了点问题来。

她记得买这个手镯的时候,她都快三十了,那时候带着刚好,不大不小,可是,现如今的她还小,带这个镯子应该会大才对,可现在这个手镯就像是给她量身定做的一般,不大不小,刚刚好。

这个手镯肯定是个好东西,田宁想试着取下来藏好,可试了几次都没法取下来,秀气的眉毛一下拧了起来。

这手镯怎么回事,怎么会取不下来了呢,如果叫他们看见了,一准给她抢了去,要是它能隐身就好了。

没想到,她刚这么想,奇迹就发生了,手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她再一想,手镯又出现了。

之后她又试了好一会儿,总算是弄清手镯的秘密。这手镯如今就是一个可以储存东西的随身空间,里面除了一小汪泉水,其他什么都没有,空旷异常。

正在田宁犹豫着要不要试试泉水的时候,从外屋跑进来一个小姑娘,头上扎的马尾歪歪的,乱乱的,脸上也有些脏,只不过她眼睛明亮,瞧着精神头不错,一看就是一个健康的孩子。

小姑娘一跑进来就扑到了田宁的床边,半拉着她:姐,你终于醒啦?你快点好起来啊,野地瓜快熟了,咱们一起去找。

家里田老太太他们重男轻女,平时开的生活就很差,又哪里会为她们买零食什么的了,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所以几姐妹从小异常的喜欢山坡上的野味儿。

看着小田星,田宁很是感慨,这是自己的亲妹妹,上辈子和她的命运一样惨,因为她们有着一对同样不负责任的父母。

田宁不止为自己上一辈子不值,也为妹妹不值,她们姐妹两这辈子一定要活出不一样的人生,找到属于自己的精彩。

田宁抬手揉了揉她枯黄的头发,笑着点头:好,姐姐已经好了,明天就能陪你出去。

田星把她的手拉了下来,笑她:还说自己好了,这都病糊涂了吧。明天周一,咱们得去学校啦,等下周六咱们再去吧姐?

田宁微囧,灿笑着点了点头:好,那姐下周再陪你去。还好还好,要是没有这一出,她明天不是迟到就是旷课一天了。

从田星口中她知道还有一个多月就得期末考,下半学期开学她就得上初二了。之后的两年很关键,这一世,她一定得为自己好好创造条件。

上一世的她,初中一毕业就被家人赶去深市打工了。没学历没技术,人还小,只能从普工做起。天天累死累活,钱还少,之后她大了一点,自己出钱去学了电脑,这才通过工厂的内招,成为了一名职员。这样人是轻松了很多,但是工资也没多多少。

田宁醒过来了,晚饭自然是大家一起吃,她在这个家里是没有开小灶的资格的。

这一顿饭田宁吃得很安静,看着这些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她心里竟是难得的平静。

因为生病的原因,田宁没有什么胃口,但是为了晚上不被饿醒,还是强撑着吃了一碗饭去休息。

原本洗碗的活也是她和妹妹的,只不过这两天她感冒了,宁妈让她休息两天,她代劳了。

田宁自小身体是真的不太好,只是出去吃了个饭,回来就有些头晕,显见她这感冒还没有好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