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新婚夜,残废娇妻站了起来-新婚夜,残废娇妻站了起来秋收的麦子在线阅读

沈晚柠抬手想推开他,自己双腿废掉的假象又不能让他知道,他力气太大了,而且又处在上方,她根本挣扎不开。

“什么人?为什么在我床上?”

沈晚柠拍着他掐着她脖子的手,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那助理口中,傅斯言会很高兴的模样?

高兴到恨不得杀了她?

漆黑之中两人互相看不见对方的模样,只有沈晚柠猜到是傅斯言,而刚苏醒的傅斯言对她却一无所知。

沈晚柠被他掐得快断了气,但傅斯言到底昏迷一年刚苏醒过来,戒备之下爆出的巨力根本持续不了多久,渐渐手上的力道就弱了下来。

沈晚柠顺势将他推开,脖子上的手松开,大量的新鲜空气呼入肺里,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你们这些贪财好色的蠢女人,就这么想爬上我的床?这么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我也是你敢利用的人?滚。”

傅斯言因为刚醒,体力并未恢复多少,刚刚的举动耗费了他不少力气,此时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

“我是你妻子,跟你躺在一张床上不应该吗?滚哪儿去?”

“妻子?我何时有妻子?你究竟是什么人?”

“今天才有的妻子。”

“滚。没听见?”

啪嗒——

房间里的灯忽然打开,闪的傅斯言下意识闭眼,随后才慢慢睁开眼睛。

当看到沈晚柠那张脸时怔住了。

“沈家大小姐?”

已经不是大小姐了,现在是个落魄小姐。

“是我。”

“呵,当初向你提婚不是拒了么,现在又为何自己送上门来?”

沈晚柠没说话,随后低下头,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

这行为看懵了傅斯言。

沈晚柠哭的很是伤心,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止都止不住。

“哭什么哭?”

他这么一说,沈晚柠哭的更狠了,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不许哭,听见没有?”

“我爸没有犯罪,他是被冤枉的,我不知道我们家得罪了什么人,一个月前,我出了车祸,导致双腿残废,我哥也不明下落,我妈……我妈旧病复发去世了……”

沈晚柠哭到换不过气来。

听到这话,傅斯言皱起眉头,没想到发生这事,眼里划过一抹心疼。

“我是你的冲喜新娘,看在你醒了的份儿上,帮帮我好不好?”

她现在这幅样子,还是来软的管用一些。

“冲喜新娘?封建迷信。”

“但,你确实是醒了。”

“等弄清楚我们家的事,你想离婚什么的都可以,我保证不会缠着你,我找不到人帮我了,拜托了。”

傅斯言盯着沈晚柠沉默了好一会儿,道:“之前好好的不愿嫁我,现在家破人亡了,腿废了,倒是愿意嫁了?真有你的。”

“我是帮你冲喜的,你昏睡了一年。”

听到这话,傅斯言头更痛了。

随后开始找手机,由于体力不支,找手机都费劲,还是沈晚柠将她的手机递给他的。

电话是打给傅锦城的,傅斯言刚叫一声爸,电话就被挂断。

很快,房间的门被推开,傅锦城的脸上有着激动,“斯言,你醒了?”

“是,我醒了,她又是怎么回事?”

“斯言,我答应了沈小姐,她嫁给你就协助她调查沈家的事,你现在醒了,应该感谢她,等沈家的事处理完,你们的事自己协商。”

“不过是碰巧而已,您能不能别这么迷信?”

“那你要如何?反悔?说出去我们傅家的脸往哪儿搁?”

“……”

“等沈家的事处理完,我不干涉你的任何决定,时间不早了,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明天再说。”

说完,傅锦城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低头默默流眼泪的沈晚柠,和一脸无奈的傅斯言。

好一会儿,傅斯言揉了揉太阳穴。

“在我睡着的时候,你干了什么?”

“我没干什么,就是躺在你身边而已,我一个残疾……能干的出什么事来。”

又过了一会儿,他问:“我二哥想侵犯你?”

听到这话,沈晚柠怔住,他听见了?

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有意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