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若未遇你,此生无喜全章节阅读

“出去吧,以后别再来了,好好做人!”

烈日当空,太阳毒辣,一出监狱大门,女狱警就咋呼呼喊开了。

唐佳然抱着不多的行李,齐耳短发微微扬起,娇俏的小脸因为当下高温,染了绯红一片。

“谢谢……”

唐佳然嘴唇嗫嚅,终于吐出这两个字。

她看了眼监狱大门,心里那阴闷潮湿的角落,终于重新见了阳光。

她唐佳然,出来了!

在狱中待了三年,唐佳然性格比以前沉静许多。

三年前,若不是男友徐孟庭犯下错事,她也不会代替他入狱。

入狱前,徐孟庭为了表明会对她负责,拉着她去领了结婚证。两人名义上是夫妻,可这三年,也没见过几次面。

她记得,前两天她拜托过监狱长联系他,让他来接她出狱。

眼下没见着人,兴许是工作太忙,忘记了。

唐佳然抹了把额头的汗,决定自个儿走路回家,哪怕这段路,足足够她走上半个小时。

当初为了省钱,她和徐孟庭租住了一套一室一厅。

如今她出狱,自然是回这里。

“咔嚓”

拧着钥匙,唐佳然头发被汗水打湿,衣服也湿漉漉黏在身上。

走了这么久,浑身的臭汗味。

门打开,屋内清爽的空调让她一时惬意不少,不过下一刻,她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面色凝重。

她的好闺蜜童荣儿,正系着粉色卡通围裙在厨房忙活,抽油烟机声音太大,童荣儿没留意到门外动静,一手炒菜,一手哼着歌。

还不忘大声喊道,“孟庭你好了没?还没洗完呢?”

浴室响起“哗啦啦”水声。

她进了屋子,下一秒,浴室水声停了,浴室门也打开。

“小懒猪,你催什么催……”

徐孟庭只穿着短裤,擦着头发就从浴室出来,看着客厅有人,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唐佳然?”

他跟认错人似的,慌里慌张去找眼镜戴上,一张白净的脸涨的通红,手足无措,“唐佳然,你回来了怎么没提前说一声啊?我也好去接你……”

喊闺蜜是小懒猪,喊她就是全名。

唐佳然攥着衣角,内心一片酸楚,他怎么能不知道她是多久出狱呢?她僵硬一笑,眼神却直勾勾盯着厨房,“我忘了。”

这时,童荣儿也忙活完,摁下油烟机暂停键,转过身看到唐佳然,吓的手中的盘子差点落地。

不过一瞬,童荣儿恢复正常,放下盘子就朝她扑过来,“然然,你可回来了!”

这亲密,这分外热情的样子,半点都不像是假装。

唐佳然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她的拥抱。

“然然,你都不知道,你去监狱的日子,我有多担心你……”

童荣儿手滞在原地,眼眶一红,擦了擦眼角,瞟向徐孟庭,“我还以为,你还要等些日子才会出来……”

“是么?”

唐佳然嘴角扯出一丝笑意,代替丈夫入狱三年,回来却看见闺蜜在自己家,这是什么感觉?

她像是个局外人,打扰了他们和睦的家庭。

“我要是再晚些时候回来,哪能看到我的闺蜜和我老公这么恩爱?”

唐佳然不是傻子,她胸口堵得慌,指尖陷入掌心,“叫的这么亲密,一个做饭一个洗澡,我要是再不回来,你们两个恐怕得滚到床上去吧?”

“佳然你别误会。”

看出唐佳然不快,徐孟庭着急解释,“荣儿前段时间被公司炒了,职工宿舍也没办法住,只能暂时来我们家住。你的朋友,我也不能袖手旁观啊。”

“哦?”

唐佳然冷笑,“被炒鱿鱼,需要你接到家里住?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看来,你们一点都不怕别人说闲话。”

她喜欢徐孟庭,不然也不会代替他坐牢,荒废三年青春。

“佳然,别无理取闹,我说的都是真的!”

徐孟庭做出发誓模样,“要是你不信我说的话,我这就从楼上跳下去!”

说完,欲要跳楼,被童荣儿一拦下。童荣儿眼角含泪,声音柔柔弱弱,很能让人怜惜,“孟庭,你别这样……要是然然不信,我……搬走就是了!”

她看向唐佳然,凄楚万分。

“然然,你别怪孟庭,这段时间要不是他收留我,我早就睡大街了,你不知道,我老板想要潜规则我,我拒绝他,他就弄死我,让我找不到工作……”

唐佳然身子一颤,有些搞不懂这两个人了。

明明委屈的人,应该是她,怎么这两人一说一闹,搞的好像是她出了问题?

“佳然,我们是夫妻,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徐孟庭眼神真挚,握住她的手,“要不是为了我们的小家着想,要不是为了让你有个更美好的未来,我也不会舍得让你去那种地方待三年啊!”

“我……”

唐佳然一时恍惚,她低头,看着徐孟庭那双有力的手,一瞬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我相信你……我去洗个澡……”

她不相信,都必须得相信。

这是她的丈夫!

*

锦亭公寓大厦对面,皇家国际酒店顶层套房内,室内光线太黯淡,窗帘拉的七七八八,只露出一些缝隙。

男人身子魁梧高大,坚挺笔直站在落地窗前。

黑暗中,他一身高档手工定制西装,窗帘溜进来的阳光正好落在他宽厚肩上。

他握着红酒杯,细长的眼透着阴鸷的光,薄唇紧绷,一张脸透着生冷的戾气,叫人不敢接近。

“二爷,那女人进浴室了。”

保镖盯着望远镜里的画面,转头看向他,“下一步该怎么做?”

段丞熠眉梢一挑,放下酒杯,挥了挥手,保镖让开位置。他坐下,微微低头,眯着眼,褐色瞳孔一缩,嘴角露出一丝淡薄的笑,透着阴森森的寒。

“继续盯。”

他笑意消失,绷直了身子,重新端着酒杯。

“是!”

保镖点头,看着镜头里纠缠在一起亲吻的男女,顿时尴尬的不行。

“有趣。”

段丞熠晃着酒杯,太阳穴突突的跳,“唐佳然……”

这个女人,他一定要好好调查清楚。

之前她在狱中,调查不出个什么,她这一出狱,机会自然就来了。

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唔……”

轻微的吟叫从外面客厅传来,为寂静的夜里,增添了几分色彩。

唐佳然胃如绞痛,今晚吃饭,徐孟庭和童荣儿一直敬她酒,本来她的胃,在狱中就被糟蹋的不成样子,这烈酒下肚,更不好受了。

晚饭后她在床上躺了几个小时,徐孟庭只进来递过一次水,看她睡得昏沉,再也没出现过。

她胃跟刀子捅似的,艰难从床上爬起来,客厅的声音更加激烈了。

“讨厌……孟庭,你轻点……”

童荣儿声音高亢,却又像是压抑着,嗓子里吐出混沌的音节。

房门露出了一条缝,月光下,童荣儿身上只穿着吊带,大好春光一览无遗,而她身后,徐孟庭衣衫半褪,正搂着她的腰,忘情亲吻着怀里的女人。

“嗯~”

空气中回荡他们两人愈发激烈的的呼吸声。

唐佳然身体跟筛糠似的抖个不停,饶是经历了最绝望的三年,她也没想到,她的闺蜜和她的老公,竟真的搞在了一起……

孤男寡女,怎么可能不出事?

门外,两人还在忘情的亲昵着,沉溺在他们的二人世界。

疲惫不堪的两人窝在沙发上,一点都不愿意动弹。

童荣儿脑袋贴着徐孟庭的胸膛,细长的手指在他肩胛处画着圈,“老公,你什么时候才能和唐佳然离婚?”

离婚?

唐佳然如被雷劈一般。

原来他们,早就已经有过这个念头了?

徐孟庭拿起烟,夹着点燃,慢吞吞抽了起来。看得出来,他很喜欢童荣儿,此时,一只手慢悠悠抚摸着她的脑袋,语气轻松。

“她才出狱,等过两天安抚好她,我就带她去办离婚手续。”

说起来容易,唐佳然胸口像是被一团棉花堵住,无法呼吸!

三年前,徐孟庭可是求了好久,才让她嫁给他!

如今,她一出狱,他就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她如何不愤怒!她大脑一片空白,几乎是没有思考能力,腿软的让她差点站不住。

她手扶着床,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流。

“我可是一天都等不及了,你也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

童荣儿委屈的很,“我比然然喜欢你的时间长多了,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开始喜欢你……尽管那个时候,你还只是我们的学长……”

她娇媚脸庞闪过一丝恨意,却含情脉脉抬头,看向徐孟庭,“我爸妈问过我好多次,什么时候带你回去,我这次被催的紧,孟庭,你不会怪我吧?”

英雄难过美人关,童荣儿这枕边风吹的热烈,手指顺着徐孟庭的胸膛,悠然地打着圈。

徐孟庭本就不是英雄,哪里受得了这撩拨,将她搂的更紧了,“你放心,当初和她结婚,只是为了让她替我坐牢而已,她对我来说,就只是一枚棋子!如今我都坐上公司总监的位置了,她唐佳然一个刚出狱的女人,有案底不可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也不想想自己还不配不配得上我,过阵子她就知道自惭形秽主动离开我了。”

棋子……案底……

唐佳然瘫软在地,眼泪无声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