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王妃要抱抱by云兮在线阅读

但是,人心是肉做的,她摸着良心说,这个母亲她不会去怨恨。

顾氏的话给云岚夕提了个醒,她还有个胎记要处理。

可是听着顾氏刚刚说的话,这个胎记好像不是自小就有的。

云岚夕没有像母亲想的那样哭闹,她淡然一笑,拿起顾氏手里的绣帕。

轻轻擦拭着这个面容姣好,却脸色暗沉形容枯槁的母亲的脸。

“母亲说的对,你的女儿不丑。”

云岚夕的巧笑倩兮,让顾氏看呆了眼。

对,她的女儿笑起来那么美,怎么丑呢。

云岚夕安慰了顾氏,送了顾氏回房。

看着镜中的自己,仔细盯着胎记的位置,眼珠后的系统开始了病理扫描。

这个是一个肉痣的病变,抬手摸了摸眼角下那块最大的黑块,怕这就是毒根了。

毒医系统的检测结果告诉她,她脸上的这个,不是表面上看到的,只是简单的肉痣扩散。

这个是被人为的药物控制而演变而来。

作为一个医者查清楚病症之后,就是治疗了。

云岚夕的毒痣是免不了手术的剔除的,在医疗设备简陋的古代,做手术是件骇人听闻的事情。

不过,这个可难不倒咱们医毒双修的鬼才云岚夕。

她吩咐了奶娘找来了芦荟,准备了清水,干净的毛巾,从医毒空间取出了金针,小把的手术刀,麻药。

云岚夕拿起金针,放置在蜡烛上烤炙。

拿起从系统中拿出的药瓶,打开了盖子拿近鼻尖轻轻地嗅了嗅。

昏暗的烛光映衬了云岚夕的侧脸,铜镜中倒映着另一半妖艳。

幸好现在旁边没人,不然一定会被她的举动吓晕过去。

云岚夕动手了,一根金针刺穴,先稳住面部的筋脉。

接着又是一根,麻醉粉沾在针尖,顺着血液,麻痹了她半边丑脸。

就在她感觉不到金针刺穴的痛处时,一把尖锐小巧的手术刀挑破了那层娇嫩的肌肤。

顺着那个所谓胎记的边围,云岚夕用小手术刀划了一圈。

事前刺入的金针正好起了止血的作用。

昏暗的烛光,模糊的铜镜,却阻挡不了云岚夕熟练的手法。

撕下那片面皮,云岚夕并没有丢弃,它将面皮收入系统,先用毒水养着。

外圈的皮质已经完全被撕下来,中间的黑色圆点完全暴露在外面。

看似黑色的圆点,其实都是毒血汇聚而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将毒素随着血管扩散到身体各处。

云岚夕眼眸微眯,这就是那个毒根了。

此时,医毒空间响起提示——“发现毒血,慢性剧毒,美人泪。请采补入库。”

美人泪,是因为它一开始的状态就像是颗泪痣般的存在,在身体上看不出异样。

可是当毒性蔓延开来,它也会让你欲哭无泪。

放下手术刀,云岚夕伸出一根手指,就着镜子的倒映图像,对着自己脸上的黑点轻轻一点。

她能感觉到一股暖流顺着指尖被提取进医毒系统,不过片刻,系统便再次提示——“毒血采补完成,毒素已清。”

收回手指,云岚夕把从系统拿出来的药粉混着芦荟片打磨成泥,敷在脸上,缠上绷带。

将一切整理完毕,云岚夕早已经筋疲力尽,再加上医毒系统采取了毒血正在混合分离毒血成分的阶段,很是耗费心神。

她草草地服下一个人参丸,已补元气便倒上床铺,昏昏沉睡。

青砖碧瓦下,红漆廊柱旁,花团锦簇的后花园中间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径显得格外的清幽。

一声声啼哭,引起了注意力,云岚夕顺着声音寻找过去。

场景置换,一个衣着华丽的妇人,拉着自己的稚嫩的小手,声音清脆好听

“我们家二小姐长得真好,长大后一定是个十足的美人”

优雅而悦耳,听起来真心实意:“要是这眼角楚再点多颗泪痣那就更加灵婉动人了。”

说罢,一个点缀着墨色的笔尖被逼近眼前……

忽而一变,玉兰花下,一群锦衣孩童将一个瑟缩在角落的单薄身影团团围住。

“丑八怪……”

“无颜女……”

“病秧子生的小傻子……”

明明是天真稚嫩的声音,却偏偏说着恶毒恶心的话。

云岚夕感觉到心好疼,好难过,好像哭,她本能地想要去阻止。

她跑过去,呵斥住了那些调皮捣蛋的坏小孩。

她蹲下身去,摸了摸那个孩子瑟缩地小身体:“别怕,我来了。”

这时候,小小的孩童,凌乱的发髻下抬起一双眼睛,晶莹而清澈,是那样的熟悉,那半边的红痣,让她顿时心惊。

“啊……”云岚夕从睡梦中惊声坐起。

浑身发热,满头大汗。她知道她做梦了,而且做的还是噩梦。

屋内的烛火早已熄灭,就好像原主的生命一般暗淡无光。

屋外的夜色却皎洁浩瀚,好似重生的云岚夕。

想起梦中的一切,摸着微微刺痛的左胸口,云岚夕缓缓地深呼吸着。

“你也叫云岚夕么,放心吧!以后生活我一定会让云岚夕混得风声水起!”

月落日升,朝霞透过云层将光明洒向人间。

青砖铺就的京都大街上,零星的车马轿坐往着皇城的方向前进。

这是早朝的时间点,那些是赶着上朝的大臣,官员们。

此时本该是寂静而忙碌的时刻,而一匹狂奔骏马,马蹄飞扬,哒哒地发出急促的声响,打破了寂静。

“西北捷报,安王大败吐鲁番,驱敌千里。捷报……捷报……”

声音已经飘远,在沉寂的清晨却仿若一记惊雷。

众大臣虽然听到这么大的消息,但是一路上却仍旧是有条不紊的赶着时间。

跟着云从文一同坐在马车里的,正是我们云家丞相府的嫡出二小姐,云岚夕。

今日陪同云从文一同进宫,据说是宫里那位皇贵妃娘娘的意思。

云岚夕根本无心去听马车外的捷报,隔着纱帽,她看着眼前这个所谓的父亲。

脸上的伤口本来应该是在恢复的状态,但是幸好她额有一个医毒系统,可以在休眠时帮她修复伤口。

而且用的还是她配制地焕肤霜,祛疤痕一抹见效。前世很多经她手的患者都对这焕肤霜,有口皆碑。

但是,她还不想那么快就将这绝美的容色摆在人前。

哼,云岚夕心中一声冷笑。

抬手摸了摸纱帽中光滑细嫩的皮肤,这张脸和云从文其实有着六分相似。

无奈之前的丑胎记将风华全部掩盖,而这个血缘至亲的父亲,却全然看不透,甚至于不闻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