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男主真的没兴趣啊!免费小说狸宝全文阅读

迷离的酒店灯光下,一个起码三百斤的胖子将一个瘦弱的少女死死压在身下,一边使劲撕扯着她的衣服,一边威胁咒骂:“贱人,你爸妈已经把你卖给我抵债了,我劝你识相一点,自己乖乖把衣服脱了,伺候好大爷,大爷让你野鸡变凤凰!”

身下的女孩呜咽着拼命摇头,满脸地绝望:“不,不可能,我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他们怎么会卖了我,你骗我,肯定是你骗我的!”

“啪!”

重重的一巴掌将女孩的头打得偏了过去。

“我呸,还亲生女儿?宋清禾,你不会真当你爸妈想你了,所以才把你从农村找回来吧?我告诉你,你不过是一条狗,一条被利用完就能宰掉的狗!如果不是他们欠了我的钱,舍不得把他们疼爱的养女小柔给我抵债,你连伺候我的资格都没有!”

胖子朝女孩的脸上淬了一口,顶着一幅猥琐的笑容转身,从身后的墙上拿下一条鞭子,手腕一转,鞭子落到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你这个贱人有机会伺候本大爷,完全是因为你有几分像小柔,这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要是你,我就跟小柔叩头谢恩!”

季重重一睁眼就感觉头疼脸疼呼吸困难,来不及思考自己为何不在她的研究所做实验,就被一连串废物垃圾这种陌生的词眼惊醒了。

要知道,从她十二岁考上大学十六岁考上博士,毕业后就开办了自己的研究所后,就再也没有听过任何人对自己说过这种话。

被侮辱的不快令她抬起手,以最快的速度和准确度将压在她身上的男子踢到了床下,随后从床上坐起来,皱着眉头看着她眼前这双明显不属于自己的手。

“你刚刚叫我什么名字来着?”

被突然踢下床的胖子勃然大怒,起身举起鞭子就要去打季重重。

“宋清禾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还装失忆?好啊,你喜欢角色扮演,等老子脱光了你的衣裳,到了床上,看你还怎么……”

“啪!”

响亮的击打声打断了胖子的行动,季重重一边漫不经心地挥动着从胖子手中夺过的鞭子,一边思考着自己现在的情况。

很明显,她穿越了,而且还是穿到了研究所同事最近看的一本智障言情总裁文里。

诚然,像她这种人是从来不看小说的,奈何最近这文太火,整个研究所天天讨论,导致她都知道这本书讲了啥。

简单来说,这本书主要讲了被豪门收养长大的假千金女主,以及被拐卖山村后又被接回家的真千金女配之间的丧智故事。

假千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真千金女配则爹不疼娘不爱处处被人嫌弃欺负,好不容易逃离山村魔爪,又被当做货物被父母买卖送人,为假千金提供各种商业价值。最后在争夺男主失败后,还成为替身,被父母毁容卖到柬埔寨当妓女,死无葬身之地。

而她穿越的这具身体的主人,很不巧,正是那位倒霉女配真千金,眼前的情景,是剧情开始的第一波,真千金被父母当做货物,卖给对家当抵押。

季重重有些牙疼地回忆了一下接下来的剧情,又低头看向床下抱头鼠窜,痛哭流涕求饶的胖子,慢吞吞问道:“你说我爸妈欠你的钱,把我卖给你,你有证据吗?”

“当……当然有,哎哟,大姐头,老大,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证你要什么证据都给你……”

胖子一听有转机,差点扑过去抱住季重重的大腿,却被季重重嫌弃地一脚踹开。

“有就有,好好说话啊,动手动脚的像什么样子。”

胖子听完差点哭了,但好赖没被打了,他连滚带爬地跑到朝床头跑去,但要经过床尾懒洋洋坐着的季重重的,又畏畏缩缩地停下来,结巴道:“那个,证据,不是,合同在床头柜里。”

季重重瞥他一眼,嗯了一声,收回腿,自己慢吞吞地打开床头柜抽屉拿出合同翻看。

啧啧,明码标价,真得跟卖货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卖的是啥充气娃娃呢。

一目十行地看完所有的合同,季重重眼珠子转了转,看了看贼眉鼠眼往门口瞄的胖子,咧嘴一笑:“这位,大少,像您这种身份的人,微博论坛媒体,都有不少资源和账号吧?”

胖子莫名觉得后背一凉,不明所以地点点头,虽然感觉自己被恭维了,但咋不觉得让人高兴呢?

季重重笑得更开心了,语气客气极了:“那真是太好了,你看我,乡下来的,没权没势的,被人欺负了,只能发个媒体博个关注,奈何人微言轻,您这种有身份的人,善良又大度,肯定愿意帮我把这件事广而告之,伸张正义的!”

胖子脸色一垮,拒绝的话还没出口,就被清脆的一声落鞭声吓醒,连忙哭丧着脸点头。

“那自然,那必须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应该的应该的。”

一个小时后,季重重跟接完客的姑娘似的,笑眯眯地送走胖子,这才松了口气,往柔软的床上躺下,准备思考下一步的行为。

就在这时,两个不同的声音,忽然在她的耳边和脑中同时响起。

“恭喜宿主,贺喜宿主,解开宋清禾第一个执念,扭转被卖毁掉清白的命运,奖励积分10,可兑换货币1000块,希望宿主再接再厉,早日解开宋清禾的所有执念,扭转她悲惨的命运,回到宿主原世界哦~”

而另一边,一个慵懒又十分低冷的声音随之在季重重右侧响起:“我的房间和床,你用着可好?”

季重重悚然一惊,吓得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

“咕咚——”头砸到地上,发出了钝重的声响。

季重重捂着脑袋抬眸,只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懒洋洋地站在房间门口,眉宇间带着一丝笑意,眼底却蒙着浓厚的寒意。

季重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突然咧唇一笑。

“先生衣着不凡,想必身份不简单,不如这样,我们做一笔交易……”

细碎的交谈声在房间内断断续续响起,窗外,一轮明月高高悬挂在枝头,仿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