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夫人又被追求了免费小说胖胖全文阅读

“知道了,你快去吧。”

聂长夜离开不久,聂安感觉身边好像站了个人,有些淡淡的古龙香味。

她心头一颤,试探的问:“长夜,是你吗?”

没人回答,但那人还在。

聂安有些慌,坐在那里不敢动,正在思考要不要喊“救命”时,听见有人喊:“阿洵,这里!”

那一刻,聂安浑身血气上升,大脑差点爆炸而亡。

他叫阿洵,身上有古龙香气,不动声色地站在她身边......

除了关牧洵,她想不出还有谁了!

饭前的小插曲直接导致聂安一顿饭下来吃的索然无味,聂长夜还以为她身体不舒服,差点要托她去医院。

下午两点之前,她到达演出现场,现场的负责人很是高兴的对她说:“聂小姐这次回国声势浩大,首场演出可是座无虚席。”

聂安笑笑没说话,倒是聂长夜昂了昂头,“你也不看看是谁家的人!”

负责人苦笑不得,外界传闻聂小少爷脾气不好,易爆易怒,可他觉得,这小少爷在他家姐姐面前简直没脾气,反而很温顺。

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演出,聂长夜全程陪在聂安身边,这也更加映证了这位风头正盛的聂小姐是盲人的事实。

不过还好,现场的人早在进来之前就已经全部把电子产品交给工作人员保管,只等结束之后再归还。

这是聂安巡演这么多场以来一直不变的规矩。

虽然这种方法阻止了现场照片的外传,但众人的嘴是管不住的,相信不久之后,又会有一些关于聂安的八卦出现。

演出结束之后,聂长夜带她从后门离开。

这后门极其隐蔽,聂长夜以为这样就不会被一众记者和粉丝拦截,谁知才刚出了门,就听见一声“聂小姐,请留步”。

聂长夜气的差点直接挥拳头揍人!

天知道他在维也纳的时候遇见的那一群粉丝有多疯狂,还有在国内机场接机的那群记者。

而聂安,在听见这个声音之后,已经有些出神了。

聂长夜转身之后才发现,来的不是一群人,而是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个他早上刚见过。

“你是?”

“关牧洵。”

“......”

聂长夜总算想起来他为何看起来这样面熟。

关家二少关牧洵,小时候上娱乐八卦,长大之后上经济头条,尤其是二十岁接手关氏之后,更是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关总有事?”

“聂少爷介不介意换个地方聊?”

于是,五个人驱车来到聂安居住的酒店。

因为几个人太过于显眼,都算的上是个公众人物,所以聂长夜就擅做主张把人带到了聂安的坊间。

从头到尾聂安没开口说过话,此刻是再也忍不住了。

“要么在大厅,要么去你房间!”

“啊?”

“啊什么啊?听不懂?”

“不,不是,那就......在大厅?”聂长夜询问关牧洵。

“好。”他点头应着,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

钟杨清了清嗓子,说:“其实我们今天来,是想和聂小姐商量一下经济公司签约的事,这位是我们公司娱乐部总监安妮,我是关总的助理钟杨。”

聂长夜一听这话,决定先晾着他们,招来服务人员给聂安要了一杯冷饮解暑。

“少喝点,别一会胃不舒服。”

聂安捧了冷饮缩在角落里,小幅度的点了点头,然后说:“关总,关于经济公司的事我想你不用商量了,我只是巡演路过中国才在这里办了一场,过几天就会离开。”

聂长夜刚入口的水就这么喷了出去,脸涨的通红。

“什么?姐,你不是说不打算出国了吗?”

“现在突然觉得还是国外的空气好,又想去了。”聂安旁若无人的回答。

聂长夜一口血差点吐出去,“我亲爱的四姐姐,我是军人,军人你懂吗?不能随便出国的知道吗?!”

“那我自己去就好了。”

“你!”聂长夜被气急,指着她的鼻子说,“就你这个样子,我看你怎么去!”

聂安遮在帽子下的眼睛闪了闪,听到聂长夜踢桌子离开的声音,她平静地喝掉手中的冷饮,掩住内心的天翻地覆,直到一双大手按在她的头顶,耳边又响起他蛊惑人心的声音。

“不是说永不再见吗?为什么还要出现?嗯?”

五年前聂安刚回到聂家,就有消息灵通的记者上门采访,奇迹的是聂家的当家人摒弃了以往低调的风格,答应了那次采访。

那记者来之前也是做了好多功课的,知道聂老爷子退休前是个长官,退休后闲赋在家里怡花弄草,然后爱上了古诗文,甚至给孙子孙女取名都是从诗中取字。

于是记者问起此事,老爷子便说,长孙聂明镜,取自李白的《将近酒》中一句: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老二聂初阳,取自周邦彦《苏幕遮》中一句: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三小姐聂玉颜,取自白居易的《长恨歌》: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小孙子聂长夜亦是《长恨歌》中: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最后,记者问道聂安的名字,老爷子提笔在宣纸上写下四个大字--一世长安,那时候,记者就知道,聂家所有人,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小姑娘不仅是宠的很,更多的是怜惜。

那天关牧洵蹲下在她耳边说,钟杨识趣的拉着安妮离开后,她在他耳边说:“我有亲人在,所以才回来,遇见你,是个意外。”

而后推开他,跌跌撞撞地离开。

关牧洵看的胆战心惊,生怕她撞到或摔倒,好在聂长夜认错的快,重新出现将她带回房中。

聂安眨了眨眼,默默地点头。

聂长夜深吸一口气,眸中有怒火在跳动,“你的眼睛是他弄的?”

“不是!”聂安脱口而出,“不是他,不是…”

不是他吧......

聂安知道,事到如今,她还是宁愿选择自欺欺人。

她想起五年前看到的最后一幕,一切都是骗局啊......

聂长夜缓和了语气对她说:“即然回国了,爷爷让你回去住,那里环境你熟悉,也有人照顾你,明天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