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娇妃太萌,王爷把持住小说_娇妃太萌,王爷把持住最新章节阅读

秦允依回到自己的院子都没有一盏茶的时间,就迎来了重生后的第一个“贵客”。

“小姐,大小姐来了。”

秦允依的眼神瞬间变冷,有那么一刹那甚至有了杀意。

来的人正是她的庶姐,造成前世悲剧的始作俑者。

不过随着秦知意进屋,秦允依又恢复了乖巧的模样。

“大姐姐来了啊,快坐。我这有刚做好的点心,大姐姐尝尝。”

秦知意脸上带笑,看着十分温婉。

“三妹妹,我刚刚听说你又不退萧王的婚约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啊?眼看不都要成功了么。”

“大姐姐的消息还真快,王爷前脚出门,后脚姐姐就来了。”

“啊……姐姐这不是担心你么。你和张公子情投意合,而那萧王暴虐不堪,只要你退了婚,就能和张公子在一起了啊。”

前世秦知意也是这么怂恿她退婚,当时她鬼迷心窍就听了。如今想想,真是可笑。

“大姐姐这话可不好乱说,依依的婚约是圣上赐的,要是说退就退难免会牵连到家里。

况且王爷容貌非凡,想必大姐姐听的那些传闻都是有不轨之心的人说出来的,信不得。”

这话说完,秦知意的脸色明显有了变化,尴尬的笑了笑,

“姐姐这不也是担心你么,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萧王常年征战,脾气定然是不好的。”

秦允依刚想反驳,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珠一转,

“大姐姐说的是,王爷的脾气肯定是比不得书元哥哥的,但依依总不能置秦家不顾啊。”

“依依你能这么想就对了,张公子对你那么好,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我听说后日的诗会各家小姐公子都会去,到时候你们就能见面了。

若你们真的情投意合,想必萧王也会成全你们吧。”

“那,不如后日大姐姐和依依一起去吧。”

“好。”

定下了这件事,秦知意满意的离开,虽然今天的事情有些偏离她的意料,但只要秦允依那个傻子还喜欢张书元,就有转圜的余地。

殊不知,在秦知意得意的时候,秦允依也露出了一抹冷笑。

“小姐,后日的诗会您真的要去么?”

“当然了,对了莹儿,后日我穿那身蓝色的衣裙,你准备一下。”

“是。”

……

与此同时,尚书府另一处院子,秦初晚听着刚刚发生的事情,被气得不轻。

“你说什么!秦允依去萧王殿下面前闹了?!”

“小姐先别生气,这不退婚总比退了强不是么。”

“这个丫头,自己闹着要退婚,如今又去萧王殿下面前吵着不退,非要把整个秦家置于水火当中么!”

正说着,秦允依就进来了。

“这是谁惹了二姐姐这么大的火气呀?”

见到秦允依,秦初晚板着脸,立马转了头。

“你来做什么,刚刚没闹够还要跑到我这里来闹不成?我这院儿里可没你能跳的湖。”

秦允依看着面前的二姐姐,陷入沉默。

秦初晚只比自己大一岁,却十分疼自己。前世总是劝她远离秦知意,奈何她不仅不听,还总是和二姐姐作对。

最后,二姐姐新婚出嫁之日,秦家被安上了莫须有的罪名,秦知意怂恿萧景黎亲自带人灭门,二姐姐也没能幸免。

这一次,她定要二姐姐风光出嫁,幸福一生。

“愣着做什么,又想什么坏招呢。”

“二姐姐,依依错了。”

嗯?

秦允依刚说完,秦初晚难以置信的转头,不知道这个小魔头今天是转了什么性,竟然会主动说她错了。

“秦允依,你别想……”

话没说完,秦允依上前直接抱住了秦初晚,分明两个人年纪相仿,但秦初晚还是保护欲泛滥了。

责怪的话终究没能说出口,伸出手摸了摸秦允依的脑袋。

“依依,你以后可不能这么任性了,萧王妃的位置多少人惦记着,就你傻乎乎的吵着退婚。”

“依依知道了,二姐姐放心,退婚的事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提了。”

“那就好。”

“对了二姐姐,后日的诗会,我们一起去吧。”

秦初晚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你又不会吟诗作画,去诗会做什么?”

“可到时候各家公子小姐都会到场,多热闹啊。”

“秦允依,你是不是又想要去见那个张书元,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

“没有没有,我真的只是想去凑热闹,二姐姐到时候可以看着我的。好不好嘛~”

最后,秦初晚将信将疑的答应了下来,秦允依高兴的吃过晚饭才回去。

这一次诗会,秦允依也是想着让秦初晚出去见见各家公子,总不能重蹈了前世的覆辙。

转眼就到了诗会的日子,秦家三位姑娘早早就收拾好了。

“呀,不知三妹妹今日也穿了蓝色,这……”

秦知意看了一眼自己衣裳,再看秦允依的,发现她今天竟然穿的如此朴素。

简单的蓝色衣裙上连个绣花都没有,发饰更是没有那么华贵。

两个人同样都穿了蓝色,相比之下,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三妹妹,你今天穿的会不会太素净了些,张公子之前不是说你穿粉色好看么,要不,你回去换身粉色的吧。”

“大姐姐知道的,依依不喜诗文,今天还有别的事情,就不要太张扬了吧。”

秦知意还想说什么,这时秦初晚出来了。

今天的秦初晚,穿了一身青色的锻地轻羽纱裙,配上简单的流苏簪子,乍一看十分清丽。

相比之下,秦知意穿的就要华丽许多。

“我还以为这诗会对来客有要求,没想到竟是什么人都能去的。”秦初晚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楚。

秦知意双手在衣袖下成拳,嘴角还要保持微笑,

“诗会请的皆是文人雅士,喜爱诗文者,二妹妹说的话难免有失风雅。”

“呵~,我们只是受邀参加诗会,可不像某些人,打扮的花枝招展指不定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呢。”

秦初晚对秦知意的态度向来如此,冷嘲热讽一番过后,秦初晚上前拉着秦允依,

“依依,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走吧。”

说着,两个人上了马车,也不管后面的秦知意,扬长而去。

“小姐,马车走了,那咱们……”

“走了你不会再去准备一架马车啊!”

“是,奴婢这就去。”

站在原地的秦知意,目光像是淬了毒一样盯着离去的马车,心里想着:

不用你们嚣张,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们都踩在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