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妃太萌,王爷把持住肆悦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北周的诗会每年一次,参加的都是一些朝臣公子贵女,今年的地点就在将军府,也是当今二皇子的外祖家。

秦知意的马车紧赶慢赶,终于是追上了。秦家三姐妹先后下车,被小厮带进了将军府后院。

秦允依挽着自家二姐姐,两个人有说有笑。跟在后面的秦知意几次想插进去都没成功。

“呦,秦允依,你竟然也会来参加诗会,你认字么。”

闻声抬头,来人是林老将军的孙女林颜熙,和秦允依算是死对头了。

听着林颜熙这么说,秦允依嘴上也没有放过,当即就怼了回去。

“好家伙,我还好奇呢,这将军府耍惯了刀枪,林颜熙,你会握笔么?”

“你……!”

林颜熙见在秦允依身上占不到便宜,便把话题转向了后面的秦知意。

“你们秦家还真是有意思,让庶女来参加宴会就罢了,衣着竟然比嫡女还要好上许多。秦允依,你这样出来也不嫌丢人!”

秦初晚在身边有些听不下去,正准备反驳的时候被秦允依拉了一下。

然后秦允依突然拉过秦知意的胳膊,满脸亲昵,揽着秦知意胳膊的手稍稍用力。

“庶女又怎样,我父亲十分疼爱大姐姐,好东西自然是只多不少。你说对吧,大姐姐?”

看似亲昵的话语,直接把秦知意送上风口浪尖,偏偏她还无法反驳。

“三妹说的是,承蒙父亲关照,一视同仁,我才有幸能来参加将军府的诗会。”

“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林颜熙冷笑一声,然后大摇大摆的离开。

秦允依脸上依旧带着笑。

“大姐姐,今日诗会盛大,你又擅长,还是别陪着我和二姐姐了。”

“那你和张……”

“咳咳,大姐姐快去吧,我和二姐姐去坐一会儿,晚些时候再找你。”

“那好。我过去看看。”

看着秦知意离开,秦初晚有些不理解,

“依依,你刚刚干嘛帮着她说话啊,你看她打扮的那副样子,让她出来简直给是秦家丢脸。”

“二姐姐别急,今天有的热闹看呢。”

“嗯?”

秦允依狡黠的笑着,并没有说什么,但一切都在她的计划当中。

两个人在这边逛了好一会儿,秦允依终于有了要走的意思。

“二姐姐,我们去茶园那边看看诗会情况吧,今日来的人多,二姐姐也多瞧瞧有没有中意的。”

“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呢。”

“走嘛走嘛~”

秦允依拉着秦初晚,两个人嬉闹着往茶园的方向去,脚步不急不缓。

很快,迎面走过来一个男子,秦允依一眼就认了出来。

张书元,礼部侍郎家的嫡长子,也是众人口中秦允依的心仪对象。

张书元看到秦允依似乎一点不意外,脸上带着略微生硬的情意。如果放在之前,秦允依恐怕会深陷其中。

但现如今,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演出来的,这样的张书元只让她觉得无比恶心。

“依依。”

“张公子说话还是注意一些,我家小妹是准萧王妃,你如此直呼她闺名,于理不合。”

“这……”

“二姐姐,张公子想必也是无意的。没关系。”

“对了张公子,你是要去花园那边赏花么,我从那边过来,景色很美呢。就是没什么人。”

“赏花?啊,对,我是准备去赏花呢。”

“那张公子慢走,咱们……一会儿见。”

秦允依说的有些隐晦,看着张书元的眼神带着些许暧昧。张书元很理解一般,果然朝着花园那边去了。

一直到人影彻底消失,秦初晚才疑惑的开口,

“依依,我们什么时候去过花园了?”

“没去过啊,我随口说的。”

“你不会是想偷偷和他见面去吧?”

“哎呀。二姐姐,我保证今天都老老实实和你待在一起。快走吧,前面就到茶园了。”

秦初晚还是有些怀疑,秦允依对张书元的喜欢,几乎是人尽皆知。现在只能牢牢看紧她了。

茶园

主位上坐着北周的二皇子萧乾禹,旁边就是林颜熙。其次便是一些官家子女。

秦允依进来的时候先环视了一圈,没有找到秦知意的身影,接着清脆的声音响起,

“啧啧啧,我还以为将军府的风景多好看呢,没想到竟然还比不上我家的后院。”

话语一出,众人的目光纷纷看过来,秦初晚拉了拉自家三妹的袖子,微微上前一步,想要挡在秦允依身前。

林颜熙的笑僵在脸上,猛地站起身。

“秦允依,你胡说什么呢!我将军府岂容你造次。”

“我说错了么,今年诗会二皇子殿下都来了,虽说是你表兄,但如此简陋,难免有些不把皇室放在眼里了。”

“谁说简陋了,我家花园那边正值花开,好多品种都是我祖父从边疆带回来的。就算皇宫都不一定看得到呢。”

林颜熙是个直性子,根本没有考虑自己说了什么,好在萧乾禹适时开口,

“自古文人墨客都追求环境清幽雅致,本殿觉得此地甚好。可见熙儿也是用了心的。”

“多谢表兄夸奖,不过既然提起来了,我便带大家去瞧瞧,免得被某些人落了口舌。”

得到撑腰的林颜熙明显傲气了几分,带着大家准备去花园那边赏花。

路过秦允依的时候还冷哼了一声。

就这样,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花园那边走去。秦允依和秦初晚跟在后面。

秦初晚似乎懂了什么,全程都没有说话,只静静的牵着秦允依的手。

……

“秦允依,前面就是我家花园了,你可睁大眼好好看看,好多花你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

“诶,那海棠树下好像有人。”

一男子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

林颜熙扭头,看着不远处的一男一女离得那么近,脾气本就暴躁的她大步往前走,

“什么人在那边,光天化日,竟如此不知廉耻!”

那边的一男一女听到声音,齐齐转身,张书元握着秦知意的胳膊都还没来得及松开。

紧张之下,秦知意用力想要抽回自己的胳膊,就听着“撕拉”一声,小臂的衣服竟然被撕破了。

胳膊是挣脱了,只不过张书元手上还握着衣袖的碎布。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两人身上,空气短暂的陷入了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