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岚楚景夜天才医妃称霸江湖全文全章节木晚小说阅读

程岚等得快要睡着的时候,江氏黑着脸回来了,一进门就对吴太医道:“是我贴身伺候的妈妈因为被大姑娘责罚过,心怀怨恨,所以在玉肌膏里动了手脚。”

“这等心底狠毒的下人,自然是要杖毙的,还请吴太医做个见证,这件事也算有了说法,我已经把人拖过来了,来人啊,给我打。”

院子里立刻响起打板子的声音,却并没有传来哭喊声,只隐隐有呜呜的闷叫声,看来是被人堵了嘴。

小溪趴在窗户上往外看,惊呼:“姑娘,是王妈妈,她也太坏了,竟然往姑娘的药里下毒,真是狠毒。”

程岚挑了挑眉,看向江氏,这是要弃车保帅?

莫非蜈蚣粉真的是江氏下的?

刚才她揭穿的时候,程夫人脸上神情惊讶,并不像是装的。

不是江氏,难道她在维护真正下药的人?

不到片刻就有人来回报,说王妈妈已经被杖毙了。

江氏看向吴太医,再次将荷包递了过来,“这件事已经查出了幕后凶手,还请太医帮忙在宫里美言几句。”

吴太医瞅了程岚一眼,这次没有推辞。

不是他想收钱,是程岚刚才让他收的,程大姑娘可是将程夫人的行事猜的准确无误。

京城人一定都瞎了眼,怎么会认为程大姑娘是草包呢?

江氏见他肯收银子,松了口气,客气的送吴太医出府。

吴太医可怜巴巴的望着程岚,他还没拿回药瓶呢。

程岚笑眯眯的挥手,“今日承蒙吴太医照顾,希望过两日太医还能再来为我诊脉。”

吴太医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门槛上。

这分明是威胁,明目张胆的威胁!

可他能怎么办?只能认了!

小溪见人都走了,满脸崇拜的看着程岚,“姑娘,你好厉害,竟然这么容易就识破了王妈妈的阴谋。”

“王妈妈也太坏了,她怎么会那么狠毒,哎呀,糟糕!”小溪骂到一半,忽然垮下脸来,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姑娘,那药膏里有毒啊,可是我们两个都抹过了,怎么办?”

她一边喊,一边挣扎着要下榻,“奴婢这就去打水,给你把药擦掉。”

程岚心里一暖,这丫头蠢是蠢了点,但胜在忠心。

“放心吧,咱们刚才涂的不是有毒的药膏,是我以前在街上买来的药。”程岚道。

小溪拍着胸脯笑,“还好姑娘聪明,没有让王妈妈得逞。”

程岚失笑,这丫头,竟然对她没有一点怀疑。

她也没有纠正小溪的说法,王妈妈绝对不是凶手,只是一个替死鬼。

到底是谁往玉肌膏里下药的,真的是程家的人吗?

程岚觉得自己头上的问号越来越多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有人不想让她和昭王世子扯上关系不然也不会用上藏红花这种让人堕胎的药,不管她怀没怀,都将隐患杜绝在她肚子里!

程岚猜测可能是宫里的人不想让她和昭王世子扯上关系,所以在玉容丸里动了手脚,那在玉肌膏里下毒的又是谁?

......

吴太医从程岚院子里离开,转身去了楚景夜的院子。

今日本是他约定好为楚景夜针灸的日子。

一番针灸下来,吴太医擦了擦额头的细汗,“世子这次发病的时间间隔还不到半个月,下官刚才针灸的时候发现脉象阻滞,这是以前没有过的。”

楚景夜坐起身来,神情冷淡的扯好自己的衣裳,似乎并不在意。

大河忍不住接话:“吴太医,世子这次病发后,身子比以前疲乏很多,以往最多一日功力就会恢复,可这次,现在都第二日了,功力还没恢复。”

楚景夜冰寒的眼神扫过来,大河立刻自动静音。

吴太医收拾好药箱,顿了顿,低声道:“世子寻找的决影阁阁主有消息了吗?或许世子真的是中毒了。”

大河双眼一亮,迫切的上前一步,“你也觉得世子是中毒了?”

吴太医叹息,“下官于毒一道,并不太精通,只是这一年多治疗下来,一直找不到病因,故而有此推测。”

大河沮丧的垂眸,“决影阁阁主太神秘了,我们找了一年多,愣是连个影子都没见到。”

楚景夜坐在床上,垂眸看着自己的手,神情淡漠,似乎并不在意他们所聊的话题。

大河看得难受,连忙转移话题:“今日劳烦吴太医了,两日后麻烦吴太医再来施针。”

吴太医皱眉,“下官两日后还得先去为程大姑娘复诊。”

程大姑娘?

楚景夜慢吞吞的抬起头来,声音如冰刀一般:“她的伤如何?什么时候能死?”

吴太医想起这两个人之间的过节,暗悔自己刚才失言,“嗯,陛下和皇后娘娘都赐了药过去,一时半刻的...应该....”

楚景夜眼里的寒芒愈发凌厉,吓得吴太医怎么也没办法说出程岚应该死不了几个字。

不能怪他,程大姑娘自己命大,两份药都是加料的,她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吴太医见楚景夜浑身的气场越发阴冷,不敢再留,连忙告辞。

大河见楚景夜坐在床边,手上青筋暴露,低声劝道:“世子息怒,要不属下替您去杀了她?”

“不用,我要亲自动手。”楚景夜阴恻恻的道。

大河咽了下口水,心里有些难受,世子这些年活下来不容易,若不是曾答应已经去世的王妃要好好活着,他都不知道世子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已经去世的昭王妃在世子心目中是最重要的,可程大姑娘竟然当着王妃的灵位将世子给......

也难怪世子恨毒了程大姑娘。

大河换了个话题,“刚才大湖回来过,将兵部积压的一些文书带了回来,您要不要现在看看?”

楚景夜身边一共四个护卫,江河湖海,都是年幼时昭王妃为他选的,自幼陪在他身边一起长大。

楚景夜在宫里长到十九岁,才得皇帝允许出府,又给了他兵部郎中的差事,让他负责军用器械,军用物资的转运。

楚景夜抬起头,幽冷的目光停留在大河脸上片刻,才轻轻的点头。

大河松了一口气,连忙出去找文书。

.......

打死了伺候自己多年的王妈妈,江氏回到院子里,只觉得嗓子都冒烟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所有人都不敢触江氏的霉头,婢女们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饶是如此,也还是惹得江氏发了一通脾气。

“哪个不长眼的惹娘生气了?”程玉脚步轻快的从门外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包糕点,“我让人出去买了娘最爱吃的绿豆糕哦。”

江氏哪里有心思吃绿豆糕,一把将她拽过来,火急火燎的问:“我问你,是不是你在皇上赏赐的玉肌告里动了手脚?”

晌午宫里的人来送药时,玉儿是在她屋里的,若不是考虑到这一点,又有吴太医等着进宫告状的压力,她也不会急切的将王妈妈推出去顶罪。

程玉眨眨眼,眼神闪烁不定,“娘,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

知女莫若母,一看女儿闪烁的眼神,江氏就觉得一口气卡在了嗓子眼,上不去下不来,险些没闷死她。

“你怎么这么没脑子,都怪娘平日里太宠着你,让你无法无天的,那可是陛下赏赐的药,你也敢动手脚,若是出了事,咱们全家都要掉脑袋的。”

江氏气急败坏的举起手,到底下不去手打女儿,只得恨恨的点着她的额头。

程玉往后缩了下脖子,有些不以为然:“娘也太大惊小怪了,我就是气不过,往玉肌膏里吐了几口口水而已,又不会害死程岚,再说这种事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什么?你就只是吐了几口口水?”江氏声音陡然拔高了八度,不可置信的瞪着程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