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值情怡小说_袁欣怡唐值全章节阅读

或许是回家晚了妈妈已经去上班了,桌上的饭菜都已经做好,家中此时也只剩袁欣怡一人

听妈妈说同组的阿姨生病了,所以这两天总是昼夜颠倒,每天到凌晨才下班。原先小欣怡放学后总是先到妈妈的宿舍里,等她一起回去,可因为第二天还要上学,就被妈妈命令扼制放学后不许再跑来

夜晚老式的小区楼里总是格外的安静,时不时的还有野猫觅食发出奇怪地声音,因为年久失修的电路总因不稳而跳闸,窗外一片漆黑如同掉入染了墨的桶里

女孩蜷缩着躺在床上呆呆地望向黑暗中唯一一束光亮

一枚玩具戒指,黑夜中戒指灯光映照在天花板上,画面中男孩眼中满是温柔,嘴角微笑地看着女孩好似在说别怕,哥哥在呢!

这样的黑夜好像并不可怕了,黑暗也不再笼罩着女孩,心中的落寞逐渐被填充,梦中女孩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午后

青葱树木一排排屹立在两侧道路上,左边的树木后是一片花园,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蓬蓬裙匍匐在草地上,耐心的翻找着什么洁白无瑕的裙子拖落在泥土上,很快便被染脏。唐值悄悄地走近,微俯着身体看着女孩认真的模样,笑意侵染了脸庞

在找什么?

那是袁欣怡第一次见到唐值时的模样,欺霜赛雪地脸上满是尘土,一副脏兮兮的模样,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满是不解

厂里的姐姐说这片草地里有四叶草,我想找到它!女孩稚嫩地声音响起,扬起纯洁无瑕般地脸庞对他说道

那哥哥可以加入吗?

嗯!

春日的暖阳打照在男孩俊俏的脸庞上浑身懒洋洋,找了许久终于在一片零零稀稀地角落里找到了那棵极小的叶子

而另一边被暖阳照射的女孩原本还很积极参与到后面已经缴械投降,眼皮很快耷拉下来,进入了梦乡

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地上,肉嘟嘟的小脸上沾满了泥土,像只在泥土里打滚的小花猫

噗嗤!唐值坐在女孩的身边,看着她流口水的模样终是笑出了声

还真是毫无防备。你说哥哥趁你睡着,把你拐卖了怎么样?唐值戳了戳女孩红彤彤地脸颊小声地说道

袁欣怡皱了皱眉毛,似乎对外界一直打扰她美梦的人及其不满,终于睁开了那双满是幽怨的美目

嘶!突然唐值感觉一阵刺痛,猛地将手指缩了回来

很快又是一批轮换班,道路上陆陆续续的吵闹声遮盖住草地上两人的嬉闹

你你欺负小孩!袁欣怡捂着被捏红的脸颊委屈地控诉着他的恶行

刚刚哥哥被猫咬了,是不是要找那只小猫讨回来?唐值微微地俯身嘴角更是笑意满满

女孩委屈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看着比她高很多的男孩顿时潸然泪下

等一下,小孩!你要不哭的话,哥哥给你一样东西!

袁欣怡的泪水说收就收,干净利落,声音也软糯起来:不哭了,给我吧!说着还将脸上遗留的泪珠也抹擦干净

小机灵!唐值揉了揉女孩乱糟糟地头发眼中满是宠溺

给你~~唐值将那小片四叶草轻轻放在女孩的手心中

谢谢哥哥!女孩终是化干戈为玉帛被一片四叶草和美色所收买

***

晨起的阳光穿透纱窗温柔地打照在女孩身上

屋外刘萍的声音传来袁欣怡,快点出来要迟到啦!

哦,好!女孩刚学会扎头发,绕着皮绳半天,这才歪歪扭扭的将头发扎好

过两天带你去把头发剪了!刘萍看着那随意团成一坨的小啾啾,只好动手将它扯去重新梳理

不要

育英小学与一中离得很近,只隔着一条马路,每天早上袁欣怡都会经过一中的门口.那时的校园里总是充满了浓郁的学术氛围,所以即使这样袁欣怡也从未碰到过唐值,即使她刻意的等待过

一中是泗县的重点高中,望眼省里其他高中能与之一较高下的也屈指可数,所以一中明年总有有许多慕名而来的人,尤其是近两天中考成绩刚出来,更是有许多家长争先恐后地争抢着那有限的名额

相比之下一中的附属小学的学生生活倒也是多姿多彩

这不古筝,葫芦丝,钢琴,军体拳每人学一样,所有的课外辅导班全部改成雕塑班,绘画班,毛笔字班每个学生参加一项,当然袁欣怡也囊括其中:古筝,绘画成了她小学生活的全部色彩

所以每到晚会活动,或者拍一些学校宣传片的时候总是站在最前面外加乖巧听话,长的水灵,更是老师的首选对象!

正是毕业季,学校又要准备招生简章,而每年最直接也是最省事的招生方法就是将学校特色印在本子封面上,或者录段视频放到官网上所以一大早社团便忙的不可开交。

孩子们,记得将乐器搬到操场!

民乐团此时乱成一团,老师忙着给学生化妆,学生忙着搬琴一时间人仰马翻,情况百出。

早就化好妆的袁欣怡,此时正用那纤柔弱小地肩膀扛着比她人还高一截的古筝,吃力的朝操场挪步。

小脸憋的通红,一股脑的往前走也不知道前面有没有人,渐渐地袁欣怡感觉压在身上的重力消失了,错过古筝女孩惊讶的朝前望去,高大的身影将女孩笼罩在阴影之下,唐值逆着光将琴所有的重量都拖在双手上,扬起那带有梨窝的笑容极尽温柔道:我来!

阿芒哥哥?

嗯?怎么了?男孩疑惑地回头,看见她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空出一只手揉着她的脑袋

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因为哥哥优秀啊~唐值打趣着揉了揉她微卷的秀发

袁欣怡似乎很认同他的回答点了点头看着他的眼睛:哥哥,以后你也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唐值倾身直视着她的眼眸温声道原来小朋友这么依赖哥哥?

我才没有!女孩着急的反驳,原本退下的燥热便又袭来

噗嗤!逗你的!真可爱!唐值弯下腰来平视着她的眼睛,捏着她那红通通的脸颊打趣道

女孩望着前面高大的身影,要跟上他的脚步,袁欣怡基本上用跑的,好不容易追上他,袁欣怡摸着自已狂跳不止的心脏

***

操场上此时只有寥寥无几地几人,在这里百无聊赖的摆弄着自已的物件,而这些人里除了低年级的同学还有一位长相秀丽的女孩,看似与阿芒哥哥一般大,想来应该是与阿芒哥哥一道来的姐姐!

唐值,你来了看见唐值的身影女孩立马迎了上来

我等你很久了,我们拍完照就回去吧!

嗯,随后就到!

啊~好痛!袁欣怡捂着被敲了一记地脑门,眼泪汪汪的看着身前的男孩

你干嘛打我!

一直盯着人家的背影干嘛?唐值好奇的俯身贴近,精致地脸庞离她不过一尺之远

没有!

揉着刚刚额头被敲的那个地方此时正火辣辣地疼,那只好看的大手便轻轻地贴近她的额头,与想象中温暖的笑容不一样,冰凉的指节轻轻地揉着哪一处。

还疼吗?充满磁性地声音从头顶传来

袁欣怡呆呆地望向他久久没有回应

小朋友?

许是发觉到自己失礼的行为,袁欣怡连躲开他的手,连忙转移话题哥哥,那个姐姐在叫你,你快去吧!

好~那哥哥先走了!唐值揉了揉她的脑袋宠溺道

不知为何,袁欣怡打心底不喜欢唐值总是动不动就揉她脑袋的习惯,总觉得怪怪的!

渐渐地操场的人越来越多,到最后袁欣怡已经找不到唐值的身影

应该已经回去了吧袁欣怡失落的转回了头,看着眼前的摄像机再次想到刚刚人人称赞的唯美画面,女孩的裙角微风拂过,秀发也轻轻地扬起,秀丽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抱着课本与男孩并肩而行,青春靓丽,无比般配!

明明只是一张简单的照片在却在袁欣怡看来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下面的演练不知排了几遍,袁欣怡已经记不清了,灵魂早已飘到隔壁的一中,如今只剩躯壳和肌肉记忆还在,撑到结束!

幸好回去的搬琴任务老师已经交给了他人,也不要她一步一步挪着走。

***

傍晚刚放学袁欣怡便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

欣怡,妈妈这几天有事,你这两天放学去爷爷奶奶家住两天!刚放学刘萍的电话便打来,背后吵吵囔囔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哦~好!

夕阳的光辉打照在女孩纤弱的身影上,努力地回应着门口被家长接走的同学的问候

渐渐地校园里安静了下来,门口也只剩一个孤独的身影在门口来回的徘徊

不知怎地,就来到了那个位置及其不显眼的小卖铺,小卖铺周围都是刚建的商铺,渐渐地这个小铺便被越压越小,最后只剩一个具有年代感的木门

丫头,还没回家啊!躺椅上的爷爷缓慢地起身,似乎是想要拿桌子上的水杯!

还没

你这小丫头,一不开心就往我这店里跑。跟爷爷说说怎么了?孙爷爷拿起身旁的芭蕉扇扇打着此时虎视眈眈的蚊子,另一只手拿着水杯,好不惬意!

孙爷爷,有吃的吗?

丫头,不是明知故问吗?我这小卖铺里不卖吃的还能卖什么?

可我没钱!

娃子,吃了我多年霸王食,今儿个倒是扭捏起来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爷爷!不停伸头张望着货架上的小零食全是她喜欢吃的,瞬间两眼放光!

哈哈哈,想吃什么就拿吧!

夕阳照下,晚霞千里,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爷孙俩并排而坐,望着远处湖面上的飞燕,生活惬意满满。

爷爷,你想奶奶吗?

想啊~无时无刻不在想

那段时间您是怎么熬过来的?

孙爷爷看这比起周围的高楼大厦更加破旧的小卖铺慈祥地笑容映在满是沧桑的脸上:可能因为这小卖铺吧!这几年啊,这里的商铺不断地翻新重建,我这小卖铺的生意也就一年不如一年喽~

好了,娃子你那个快回去喽~我这里也要关门了!

说着便缓缓起身,慢吐吐地将靠椅收起

爷爷我还会来看您的

去吧,去吧!也只有你还记得我这把老骨头~

路旁的灯光缓缓亮起,照亮了回家的路,太阳也逐渐落幕,夜色无边,看着河对岸灯火通明的人家,心中一片孤寂!

还未进门,屋内年迈的声音便响起:小心跑,别摔着!

握着门把的手顿了顿,努力调整好情绪后这才进去,可原本的欢声笑语在她进门的一瞬间截然而止

奶奶率先打破了这气氛道:大宝,快收拾好,欣怡姐姐来了!

气氛终是活络了起来,袁欣怡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妹妹在摆弄着洋娃娃,大人们也各自忙活手头上的事,没有朝这边注意。

你要什么姐姐去帮你拿?看着蹒跚学步的妹妹,袁欣怡连忙起身询问道

谢谢姐姐,不过佳慧要自已拿

好~那你慢点袁欣怡轻轻地松开她,刚准备在沙发上坐下,便听见嚎啕大哭

袁欣怡还没明白时怎么一回事时就被人指着鼻子一阵臭骂,没有理由,没有人问过究竟是不是她做的好像在他们的心中已经认定自已就会做伤害佳慧的事情,百口莫辩。

佳慧此时更不知道说什么,想要为姐姐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哭的更加凶狠。看着阿姨怀里嗷嗷大哭的妹妹,袁欣怡连忙从书包里拿出刚买的洋娃娃挂件想哄她开心,可却被人一把推开,劈头盖脸的指责再次袭来,所有难听的话语从老人的口中吐出,直到那句她妈妈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传入她的耳膜时,袁欣怡彻底忍不住放声嘶吼道: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我妈妈,你没有资格这么说她!说完拿起沙发上的书包摔门而去!

夏日的夜晚泛着一股沉闷的气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袁欣怡漫无目的在马路上行走,路上全是三三两两的行人,有刚吃完饭的一家三口,爸爸妈妈相伴在孩子左右,手牵着逐渐走远。她以前多么期待这样的画面会发生在自已的身上,可自她记事以来,她的记忆里只有不断地争吵还有妈妈的痛哭!直到七岁那年他们终于离婚了,争吵也彻底的结束了!

温柔地晚风拂过脸颊,女孩坐在运河河岸的长椅上,望着河面上的行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运河灯火已经熄灭,行人也把家还,而独自在黑暗中的女孩这才发出呜咽的哭泣声,许是哭的累了,哭的久了,支起早已麻痹的双腿一瘸一拐的朝前走去!

走了很久,袁欣怡这才回到了家,看着家中此时依旧的灯火通明袁欣怡不禁十分好奇,妈妈不是上夜班吗?直到看见门上的囍字无时不在提醒着她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今天是妈妈结婚的日子啊~~稚嫩地小手摸索着字上纹路,两条腿瞬间失重地软了下来,蜷缩成一团,将自已紧紧地围裹住。

楼梯间健壮的脚步急匆匆地朝上跑来,再看见女孩蜷缩成一团的时候,唐值终是放轻了脚步,蹲在她的身边轻轻地顺着她的头发

女孩黯然失色的眼睛里满是伤痕,抓着男孩的衣角恳求道:哥哥,我不想进去,我也不想爸爸那里,你能收留我一晚吗?

可以唐值将女孩抱了起来,轻声安慰道:住多久多行

哥哥,我现在只有你了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

嗯!温柔地嗓音从头顶传来如冬日里的暖阳照耀着袁欣怡那片正在被黑暗侵蚀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