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可乐写的小说报告刑少,夫人和三个萌宝命葬火海!最新阅读

办公室里,男人背对沈娇娇而坐,身影伟岸,有着无形的气场,仿佛冥冥之中,已经住在了这个办公室里的一切。

仅仅是背影,沈娇娇就认出了他是谁。

刑司白!

沈娇娇慌张得手心全是汗,浑身的血都在这一刻倒灌,凉得像是块冰雕。

刑司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娇娇下意识的就想溜走。

偏偏这个时候医师助理走了过来,语气中带着激动和花痴,“刑少,这就是安娜医生。”

刑司白缓缓转过头来,深不见底的墨眸里倒映着沈娇娇的身影,神色从震骇逐渐莫测起来。

呵——

安娜?

他缓缓站起身来,走到了沈娇娇面前,浓墨色的眸翻滚着,长指捏上她的下颚,肆意的使力,“沈娇娇,几年不见,名字都改了?”

“刑少你是不是搞错了,这是安娜医生,不是什么沈娇娇啊。”医师助理吓傻了,赶紧解释道,却不敢上前阻拦。

因为,刑司白的模样,实在是太可怕了!

刑司白居高临下的冷眼看着沈娇娇,俊美的轮廓似乎被白雪覆盖,紧绷得连空气都被他带得压抑肃杀起来。

很好。

这女人“死了”五年,居然是躲在这种地方当医生?!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请你放尊重一点。”沈娇娇心里慌得一批,却还是强装镇定,狠狠拍掉了刑司白的手。

她娇小的身子挺得笔直,眼中带着怒气,“对医生动手动脚,当心我告你耍流氓!”

沈娇娇打算充傻装楞,可轻颤的羽睫还是出卖了她,那张皙白的脸颊上,还残留着刑司白留下的后印,越发楚楚动人。

刑司白眯起狭长的眸,自上至下得将她打量了一遍,瞳眸微缩着,喉结一滚,冷漠又嘲讽,似笑非笑的凉凉问道,“那你当年给我下药,应该算猥-亵?”

“……”

“总之我不是什么沈娇娇,刑少再这样,我只能请你离开,这病我不治了。”沈娇娇故作镇定道。

提到治病,刑司白眼底的愠怒少了几分。

他和沈娇娇的账,之后再算!

刑司白冷哼一声,回到了位置上坐下,“资料我都带来了,你看看。”

“我不治,请回吧。”沈娇娇直接拒绝了。

听闻这话,刑司白的眼神瞬间凌厉几分,冷嗤道,“见死不救,这就是你做医生该有的态度?”

沈娇娇不甘示弱,“我看你生龙活虎的,一点都不像是有病的样子。”

“……病的不是我。”刑司白扯了扯嘴角。

沈娇娇愕然瞪大了眼睛,“不是你是谁?”

“你这里是儿科,你说呢?”刑司白冷声反问道。

“……”

对哦,她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她是儿科医生,那来找她看病的,自然都是小孩子。

而现在刑司白出现在这里,肯定是为了给小孩子看病。

“你有孩子了?”沈娇娇瞪圆了杏眸,满眼不可置信,手指都攥得有些发白,“和谁的?”

“总之不是和你的。”刑司白嫌弃了眼皮,眼睛里掠过细长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