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000263-000263江一弦陆思年在线阅读

难以想象。

她竟然回来了!

江一弦竟然回来了!

果然,他就知道,以前无论怎样恶言相向都逼不走,说要喜欢他一辈子的人,怎么会像谢凌琛说的那样,说离婚就离婚,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打包好所有的行李,一句话也没说,便走得那么决然。

仿佛听到他的声音,床上那人立马关掉了电吹风的开关,转过身来。

“思年?你回来了!”

不是江一弦。

而是……

裴清若?

她转过身来的那一瞬,陆思年脸上的情绪也瞬间僵在了脸上,他突然觉得无比的不真实。

仿佛他在心里想的,想听到的那句话,想看到的那个面容,从来就不是这个。

“思年,客房的吹风机好像坏了,女佣说主卧有吹风机,我就来了你房间,顺便在这儿把头发给吹了,不好意思啊,没有提前告知你,你不介意吧?”

裴清若看起来刚刚洗完澡,脸色白里透着粉红,微湿着头发,身上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朝陆思年走了过去。

陆思年没说话,目光却直直落在了她的睡衣上。

察觉到他的目光,裴清若脸色局促了一瞬,这才道:“思年,这是……我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把睡衣弄湿了,而家里就只剩下一弦姐留下的一套睡衣,所以我就拿来穿了。”

陆思年薄唇微动,似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说了一句“你慢慢吹”后,转身就准备离开。

可才刚走一步,突然腰身就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

“思年,别走!”

是裴清若抱住了他。

裴清若看样子怎么也不像是能主动做出这种事的人,但她此刻偏偏抱紧了陆思年,身子贴他贴得紧紧的。

“思年,我看天气预报,今晚会打雷,我好害怕,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

仿佛又意识到这句话说得太过委婉,裴清若忍不住再贴他贴得紧了些。

“思年,以前我还是沈清清的时候,我知道你怕对不起我,所以从头到尾都没碰过我,但现在我已经回来了,你可以……。”

陆思年还没说话,飘在他旁边的江一弦就立马挪了挪身子想要离开。

可超过三米的时候,就又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住一样,再次习惯性的飘回了陆思年的身边。

江一弦又试了几次,结果还是每一次都无法离开。

这些天她已经隐隐察觉到自己有要魂飞魄散的迹象,所以便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反复试过离开了,但现在这种情况,她不离开也不行啊。

夭寿了。

虽然她死了,对陆思年放下感情是一回事。

但让她在场观摩这两人的活春宫,又是另一回事啊。

可看如今这形式,却是非看不行了。

江一弦正想着能不能找点什么遮住眼睛捂住耳朵之类的,突然陆思年有了动作。

他不是第一时间把裴清若扑倒,而是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很久,才哑着嗓子问道:“你以前,住在慢性白血病的病房的时候,看到那些白血病人…他们疼吗?”

这突如其来话题一转,别说江一弦愣了,裴清若更是整个人都怔住了。

好在她应该是太爱陆思年,听到他如此走神且煞风景的话,竟也没生气,愣了一会才回过神道:“……疼,会很疼的。骨骼和关节都疼得像要错位,恨不得去死。”

陆思年不再说话,他垂着眸,昏暗的灯光将他英俊的轮廓切割得晦暗不明。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将裴清若抱着他的手给用力拉开,听不出任何情绪的道:“太晚了,你先休息吧,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今天晚上,我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说完,他抬脚便要离开!

只是,才刚走一步,就又被裴清若叫住。

陆思年的拒绝对她无疑来说算是侮辱,还是极大的侮辱,她终于忍不住,大声叫住他,声音里都含了点哽咽的哭腔。

“思年,其实,从一开始,你喜欢的人就不是我,而是一弦姐,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