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妃含恨重生小说 姜宁楚云离;裴雅瑾霍玄胤徐完本阅读

宁安院。

姜宁刚回到门口,春兰就迎上来:“小姐,金小姐送了请帖过来,请小姐去绸庄喝茶。”

“绸庄?”

看样子是生意有进展了。

姜宁换了身衣裳,跟林氏通报了一声,就出了侯府,坐上马车径直去金家绸庄。

金薇兰等了许久,看到侯府的马车,立刻跑出来,笑着道:“你终于来了,我可等你好久了!”

姜宁搭着春兰的手,走下马车。

金薇兰挽住姜宁的手,往绸庄里走去,“快来看看。”

直接把她领进了绸庄的库房。

原本库房是外人不得入内的,但姜宁例外,她投了五千两银子,是合作做生意的人。

“锦云布到了,我听了你的话,也投了一万两进去。”

姜宁看到成批的锦云布,脸色微怔,随后淡淡笑了起来,这些布将来都是银子。让她感到意外的是,金薇兰十分信任她,竟然也投了一万两进去。

金薇兰的脸色有些苦恼,叹了一口气,“唉,要是亏掉这些银子的话,母亲肯定会说道我的。”

“算了算了,都已经投进去了,就看天意了。”

姜宁握住金薇兰的手,“放心吧,不会亏的。”

金薇兰其实想反驳,做生意怎么可能做到不亏呢,不过看到姜宁平静的脸色,这些话不由得全部吞下去,没有说出来。

……

没过几天,京城忽然时兴起锦云布制成的衣裳。

听说是薛贵妃用锦云布绣制了云裳,衣裳薄如蝉翼,走路时像是银月流水,十分美丽。

京城一下子时兴起来,所有闺秀们都纷纷想要制衣裳。

金薇兰听说消息后,眼睛都亮了起来。

不过更加惊人的消息在后头。

江南忽然开始下起连绵大雨,路途泥泞,根本运送不了布料,京城里锦云布一下子短缺起来。

其他绸庄没有料到锦云布会时兴起来,现在锦云布有货的,只有金家绸庄。

锦云布变得珍稀起来,价格一下子翻了三倍。

金薇兰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怎会如此巧合……刚听了姜小姐所言,进货锦云布,价格就涨起来了……”

就像是姜宁早有预料一样!

“姜小姐莫非有预知的本事?要不然怎么会如此巧合?”

金薇兰佩服的五体投地,刚开始以为姜小姐是与她开玩笑,但没想到是认真的想做生意,且做的这么好!

她掌管绸庄多年,也没像姜小姐眼光这么毒辣。

金薇兰激动的找姜宁喝茶。

姜宁到绸庄赴约。

金薇兰亲自给她倒了茶,眼睛直勾勾盯着她,像是要看穿她的脸。

“怎么了?我的脸上可沾上了东西?”姜宁觉得不自在,抚摸了一下脸庞。

金薇兰连连摇头,“不,我只是太惊奇了,你是如何知道锦云布能赚钱的?短短十五日,锦云布价格上涨了三倍!”

姜宁淡淡的一笑,“运气好罢了。”

运气好?

谁的运气能有这么好?

金薇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真的是运气好,所幸的是,她幸好相信了姜宁的话,投了大笔银子进去,连她也沾了光。

“你投的五千两银子,盈利约一万五千两,是给你银票还是存进钱庄?”

听到实打实的银子,姜宁眉眼弯弯,心情大好。

她想了想,“五千两要银票,剩下的就存进钱庄吧。”

万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要是带进侯府被人看见,可能会惹来麻烦。

“好。”金薇兰应下,让绸庄老板去准备银票。

姜宁拿到银票后,装进木盒里,让人把木盒送去楚家。

一月之约,她没有食言。

有了银子之后,就好办事多了。

姜宁没有立刻回侯府,而是去了幽暗巷子里的一座酒楼。

马车里,春兰掀开车帘,望着不远处嘈杂的酒楼,不由得提起心,“小姐……我们来这里做什么?这里闹事人的多……”

“放心吧,我不进去。”

姜宁淡淡道,吩咐车夫,“你进去找一个叫俞二的人,让他来见我。”说着,扔过去一锭银子。

车夫接过银子,没有多问什么,小姐吩咐的事老实去做就好。

没一会儿,车夫领着男子走出来。

姜宁坐在马车里远远看着,视线盯着俞二。

叫俞二的男子手上紧紧握着一锭银子,神情激动,他这次遇上大财主了!出手如此大方,不知道会让他做何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