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貌合神离大结局小说陈洛初姜钰全章节阅读

姜钰扯扯嘴角:“我是不喜欢孩子。”

陈洛初收回视线,垂下眼皮:“所以这个孩子没有出现在你眼前,也挺好的。”

姜钰皱了皱眉,想说点什么,可他心里太乱,根本就是无从开口,但在这件事情上,他确实是对不起陈洛初的;“这是我欠了你的。”

“没什么欠不欠的,跟你上.床,也都是我自愿的,那会儿谁也不想有这个孩子到来,怨不得你。”陈洛初平静疏离的说,“都过去很久了,以后真的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说了也没有意义,这个年代,流产的女人......也不少,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姜钰点了支烟,异常安静,半个字都没有再说。

只是到最后,烟头变得格外烫手。

陈洛初最后回去,也没有让姜钰送。

她租的地方不大,一个人坐着发了好久的呆,睡得晚,第二天上班时眼底都是青的。

陈洛初在路上撞到温湉,发现她的状态也不太好。只不过陈洛初也是不好多问的,她点了个头就打算走人,温湉却喊住了她:“洛初姐,交换生的名额,我有一个。”

“你觉得,我应该不应该去读这一年?”

陈洛初客观道:“如果你很想提升自己的话,可以去。”

温湉有些艰涩的说:“我怕他变心,不会等我。”

陈洛初顿了顿,却是笑了,她说:“不会的,他那么喜欢你,又怎么可能熬不过这一年的时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觉得。

或许是因为,姜钰跟温湉的相处,跟和自己的相处,比起来太不一样了。

男人到底有没有上心,女人其实很容易有判断。

往后几天也快要考六级了,温湉也就很少往学校外面跑,毕竟她心里还是想刷一个高分的。她不出去,姜钰来学校的次数便多了些,每次来,都会给她送一些零食。

这天拿的格外的多。

“我一个人,可吃不下这么多呢。”温湉埋怨道。

姜钰扫了眼两大袋零食,说:“有一份是给陈洛初的。”

温湉脸上的笑意僵住了,勉强当作是件小事,道:“好的,到时候我给她。”

“我去给吧。”他想了想,说。

温湉的情绪维持不住了,眼眶通红:“所以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姜钰没明白温湉这情绪的突变:“我什么什么意思?”

温湉闷闷不乐说:“你是我的男朋友,你为什么要亲自去给陈洛初姐送零食?我真的不喜欢你接近她。”

姜钰笑了笑。

“你是不是,还喜欢她?”

“想什么呢,陈洛初有孩子的事情,我一直不知道,只是觉得,有些愧疚。”他说。

温湉张了张嘴,还想说点什么,但到底是不好再说什么,显得她很小心眼似的。

陈洛初对于这份零食,并没有拒绝,还跟姜钰坐在她的办公室里面聊了会儿天,两个人自此,都对彼此谦逊有礼了不少。

坐了五分钟,姜钰便起了身,道:“先走了。”

同办公室的老师往男人离开的方向看了眼,偷偷问陈洛初:“这是温湉那个男朋友吧?”

“嗯。”她笑着点头。

“听说他是个超级富二代,真的假的啊?”

陈洛初说:“真的。”

“那他当时怎么会来我们学校当收银员?”这个年纪了,也不可能说是来体验生活。

“他父母起先不同意温湉,他那会儿就跟家里决裂了。”

“那现在呢?”

“现在啊,现在他的家里已经开始逐渐接受温湉了。”

老师点点头,挺欣慰的:“这大概就是真爱的力量吧,说起来这个男人也算是个好男人了。”

陈洛初说:“是的,他现在变成一个好男人了。”

老师又好奇的说:“陈老师,你怎么对他们的事情这么了解啊,你跟那个男的什么关系?”

“我姑姑跟他家里认识。”陈洛初笑着说。

老师说:“这样。”就偏头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去了。

陈洛初的视线也集中到了电脑上,只是脸上的笑意到底是浅下去了几分。

晚上,苏志军来接陈洛初吃饭,却看见姜钰一个人在路上走着,旁边并没有温湉的身影。

陈洛初看了一眼,收回视线。

苏志军说:“刚刚我看温湉还在,小两口怕不是吵架了。”

情侣之间拌嘴,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再好的关系,到底也有起矛盾的时候。

路过姜钰时,他往他们车上看了一眼。

苏志军也就顺嘴提了一句,道:“我妈现在那叫一个喜欢你,好怕到后面,她接受不了我们没有在一起的事实。”

那天牌场上的举动,叫苏母恨不得立刻把陈洛初娶进苏家,以后好帮她出气。

“到时候我们一起给你妈请个罪。”

苏志军大度道:“这倒是不用,最近姜钰已经帮我们苏家签下好几单生意了,我妈看在这些钱上,也不会很生气的。我自己一个人耍耍嘴皮子也够了。”

陈洛初笑着没说话。

她在苏家每次吃饭都是开心的,苏母在她准备走的时候又提了满满两袋养生补品给她:“洛初,你太瘦了,真的得多吃一点。身子骨好好养着,阿姨这边补品多,你拿去吃。”

陈洛初道了谢。

相比起心情不错的苏母,姜母最近的心情就不怎么样了,哪怕是见到陈洛初也提不起什么笑意。

陈洛初自然也就问了她一句怎么了。

“还不是姜钰他们的事情,这两天他们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吵得很凶,两个没一个有好脸色的。”姜母抱怨道,“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

这种人家小情侣的事情,陈洛初听了就不做声了,不太方便评价。

姜母还是心疼儿子:“你是不知道,阿钰这几天的状态有多差。”

“闹小脾气,很快就和好的。”陈洛初安慰道。

姜钰那边,倒是偶尔会给她送点吃的。

陈洛初冷淡的说:“温湉跟你闹脾气,大概是因为你来找我。”

姜钰只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也就渐渐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