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爱上冰山总裁薄泽微明音阅读

我一直都知道,薄泽微娶我进薄家不过是为了反抗家族的安排。

但我依旧甘之如饴,因为……我爱了他十年。

只是可惜,也只能爱十年了。

从肿瘤医院出后来,我将写着‘明音’的病历本撕掉,然后丢进垃圾桶里,掩埋了所有。

打开手机,我给闺蜜商枝拨打了电话,接通后我故作轻松的说:“确诊了,肝癌晚期。”

“嗯,没事,打算出去走走看。”

“要出去玩吗?陪我一下嘛,就当送我一程。”

笑着挂断电话后,我靠着车椅,眼泪慢慢滑过鼻梁,来到嘴角。

尝了口,嗯……眼泪是涩的。

回到别墅,我才发现很少回来的薄泽微居然会出现在客厅。

我忙放下包包走了过去,语气里带着欣喜:“今天怎么回来了?”

他将手里文件盖上,瞥了我一眼:“爷爷让回一趟老宅,该出发了。”

我扬起的嘴角音音发僵,但也习以为常他这种临时决定:“好,我换一身衣服就来。”

“见个老人而已,没必要打扮讨好。”薄泽微起身朝着门外走去,丝毫不在乎他的话是否会让我心疼。

收敛好心情,我转身跟上他的步伐,正要拉开副驾驶却被他眼神制止:“坐后面。”

我瞬间清醒,想起他曾警告过,副驾驶的位置谁都不允许坐。

我回到后方坐好后,打趣地说:“这样感觉好像把你当司机了。”

车内一片寂静,好在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漠视,转头打开车窗慢慢欣赏外面滑过的风景。

一路无言,半小时后我们来到了薄家老宅。

看着眼前宛如城堡的宅子,我再次感慨。

在江城,薄家的地位要说第二那就没人敢认第一,所以当我要嫁到薄家时,周围不知道多少人羡薄和嫉妒。

可其中酸涩也只有我自己知道,纵使我如愿成了人人羡薄的薄太太,也永远无法走进薄泽微的内心。

目光不自觉瞥向停靠在一旁的保时捷,最终视线停留在副驾驶,那个唯一能靠近薄泽微的位置。

收回视线,我跟着薄泽微进了老宅。

老爷子哪怕年过八十,头发鬓白,那双眼依旧带着犀利,让我不敢直视。

“爷爷,我们来了。”

老爷子点了点头:“泽微来和我下一盘棋。”

“好的。”

我当即了然,老爷子应该和薄泽微有话要聊:“爷爷,那我先去后花园逛逛。”

“嗯。”老爷子点了点头。

我聪明的转身离开,一来到后花园就看到了薄泽微的表妹,薄玲玲。

薄玲玲脾气刁钻,为人虽然不坏,但对我那是敌意满满。

“哟,我当时谁呢?原来是麻雀来了呀?”

我笑了笑,转身就想走。

谁知道薄玲玲却快步走来,拦住去路:“跑什么?看到小姑子不会打招呼吗?”

我深吸口气,告诉自己这是薄家,不要动怒。

可内心又挣扎,反正都要死了,我真的要这么委曲求全吗?

就在我权衡利弊的时候,薄玲玲抓着我的手就往后走,等我反应过来,已经站在了老爷子他们下棋的窗户下面。

我看着薄玲玲挑衅的目光,清晰的听到了上方两人的对话。

老爷子说:“那明音观察下来,除了懦弱也没什么坏心愿,要折磨明家没必要拿养女下手,给她笔钱让她消失吧。”

叮的一声,是棋子落在棋盘的声音。

属于薄泽微的温润嗓音也随着响起:“还没让她对明家产生怨恨,现在丢,可惜了。”

我这一刻才知道,自己于他而言……只是一枚怨恨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