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总的女纨绔小说 秦煊叶雨桐免费阅读

“小姜,看在你的面子上,这次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你去人事部结算一下工资,把手头上的工作交接一下明天就不用来了。”经理说完,挥挥手示意姜俪可以走了。

“姐,你要辞职?”姜媛媛听到姜俪辞职,满脸震惊。

姜俪苦笑着点了点头。

她准备带着叶雨桐和姜媛媛离开的时候,王文建不甘心的补上一句,“记住那份合约,两年内你都不能从事这个行业的工作。”

“王文建,你别欺人太甚。”他把自己从公司逼走,还想把自己彻底赶出这个行业,未免太欺负人。

“白纸黑字,你自己签的,违约你就等着收律师函。”王文建仗着自己女朋友是分公司负责人的女儿,有恃无恐的说。

“贱人!”姜媛媛咬牙切齿的骂他。

叶雨桐认真的对姜俪说,“姜姐姐,麻烦你后退两步。”

姜俪不明所以,但见她一脸认真就后退了两步。

然后,就见叶雨桐一个箭步上前,“啪啪”给了王文建两个耳光。

王文建要还手,她抓着王文建的手腕直接把人狠狠摔地上。

然后抓着王文建的脚脖子,拖死猪似的,把人拖出经理办公室。

她把王文建往地上一丢,抬脚踩着他的胸口,拍拍手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想知道人渣贱人长什么模样吗?想见见传说中禽兽不如的东西是什么样吗?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活生生的人渣贱人白眼狼,大家过来看一看瞧一瞧。”叶雨桐的声音不小,公司的人都好奇的往这边看。

叶雨桐一脚把王文建踹出去,继续说,“地上这玩意儿有人认识吗?他叫王贱人,凤凰男里的低配版。背着女朋友在外面乱搞,被发现了就问女朋友要分手费,不给钱就让他爸妈来公司闹,到处造谣坏女孩子的名声。这种垃圾,说他是贱人都是抬举他。”

“你自己说,你贱不贱?”叶雨桐这一脚踩到他腹部,威胁的往下几寸的位置瞥了眼。

感受到她的威胁,王文建怕她真下狠手,赶紧说,“我下贱,我是贱人。”

“还要房子吗?”

“不要了。”

“谁水性杨花不要脸出轨?”

“是我。”

“分手费还要不要了?”

“不要了。”

……

叶雨桐每问一个问题,公司的同事就震惊一分。

真的毁三观。

他们一直以为,王文建是个老实人。

之前王文建的父母来公司闹的时候,他们都信了,还排挤过姜俪。

没想到,王文建这个“老实人”才是狠角色。

真相大白,同事们都同情姜俪。

知道姜俪已经辞职,就更同情她。

“行了,我们走吧。”泼到自己身上的污水被洗干净,姜俪忍不住红了眼眶。

“为什么要走?你没错,他们凭什么把你逼走?”叶雨桐眉毛一挑,视线从经理身上扫过。

经理顿时觉得后背冒冷汗,深怕这个彪悍的女孩也动手收拾自己。

他赶紧解释,“没人逼她走,是她自己主动辞职。”

“呵呵,我听你放屁。”信他的鬼话她就是傻子。

姜俪咬着嘴唇,刚要说话,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响起:“啊——文建,谁干的?报警,给我报警!”

接着,就看到一个浑身名牌的女人冲过来,抬手就要打姜俪。

“啪!”叶雨桐抬手一巴掌把她手拍掉,女人瞪大眼睛气得跺脚,指着她尖叫,“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你爸爸是隔壁老王?”连自己爸爸是谁都不知道,真可怜。

叶雨桐这话一出,就有人没忍住“噗”的笑出声来。

女人气得指着叶雨桐的鼻子尖锐的声音叫骂起来,“这家公司我爸爸最大,你一个实习生也敢得罪我,信不信我让我爸把你们全都开除。”

“不信。”叶雨桐不信邪的说。

“李经理,开除他们,还有她全部开除掉。”女人看到经理立马用命令的口吻对他说。

经理脸色微僵,有点尴尬的说,“她们不是我们公司的实习生,姜俪也辞职了。”意思他没法开除她们。

“辞职了?算你识相,也不看看你什么德行,就你也配跟我抢男人,哼!”女人骄纵的看了姜俪一眼,胜利者姿态的挽着王文建的胳臂,一脸的得意。

“我不要的垃圾,你喜欢尽管捡去用。”姜俪冷着脸说。

叶雨桐拍手大笑,边笑边说,“哈哈哈,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捡了个别人不要的垃圾,还洋洋得意呢,真搞笑。”

“你谁啊?我看你年纪小不跟你计较,你别给脸不要脸。”女人恼了,她是抢了姜俪的男朋友那又怎么样?王文建爱的人是她,对姜俪是责任,再说他们现在都分手了。

“说得好像你有脸似的,当三还有脸了?你脸在哪儿呢,拿出来让我瞅两眼呗。”叶雨桐双手环胸,一副吊儿郎当的纨绔样,把人气得跳脚她自己稳如老狗。

“我让你乱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女人气得直接上手,不过连叶雨桐的衣角都没碰到。

收拾不了叶雨桐,女人就把冒头指向软柿子姜俪。

她一脸胜利者的姿态对姜俪说,“你,现在马上给我滚。”

“我的辞职报告一天没签字,我就是公司的员工,你没资格让我走。”姜俪被这两个贱人恶心坏了,从头到尾揪着不放的就不是她。

王文建要是想分手,她也不会纠缠不休。

分明是他出轨,还想要个好名声,甚至还让他爸妈来公司闹,毁她名声,还要赔偿,还把她妈气得住院,简直欺人太甚。

“说得好,该走的人是你,大妈。”叶雨桐一声大妈,气得那女人差点原地爆炸。

“小贱人,你叫谁大妈?我撕烂你那张臭嘴。”女人张牙舞爪的扑上去,叶雨桐站在原地不动,在她快要碰到自己时候,抬脚往她膝盖上这么轻轻一踢,“乓”的一下她重重的摔到地上,随即发出一声凄惨的哭喊声。

叶雨桐捂着耳朵,嫌恶的啧啧两声,跟姜家姐妹吐槽,“啧啧,这声音,跟杀猪似的,真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