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只有一万块免费小说_张翠萍江浩全文阅读

小偷?

这么好的机会,不能错过。

孙晓燕眼前一亮,激动地对摄影师道:快快快,马上拍摄。

我马上拨打电话报警。江浩默默的掏出大哥大,一副好市民的表情,引得孙晓燕投来一个赞赏的目光。

我马上去通知酒店前台。始作俑者张骁蛟,也嫌热闹不够大,兴冲冲地跑向大厅。

不一会,张骁蛟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扩音器,幸灾乐祸的跑到305的楼下面。

嘿嘿,姓朱的

哥帮你一把,让你一鸣惊人。

只见他双腿打开,挺起胸膛,深吸一口气。

三楼爬墙的小偷,你被包围了!

三楼爬墙的小偷,你被包围了,劝你放弃抵抗,争取宽大处理。

张骁蛟一脸正气,中气十足,连喊了五六遍。

响彻整个酒店。

啪啪啪~~

宁静的酒店住客,全都被唤醒了,纷纷推开窗户,探头张望。

此时才早上7点半。

天色微亮,寒风凛冽。

进出酒店的人并不多,可张骁蛟这么吼了几遍,不仅楼下进出的客人纷纷注目,连马路上来往的上班族也好奇地聚拢过来。

305外墙上,朱文斌被瞬干胶牢牢粘在墙上,穿着单薄的睡衣,像小鸡仔似的被寒风吹的瑟瑟发抖。

原本他就欲哭无泪,听到楼下的广播,气的浑身发抖,眼泪都气崩了,扯着喉咙干嚎:

我不是小偷。

我是304的客人,我真的不是小偷。

来人啊,赶紧救我下去

朱文斌也连吼了五六遍,吼的嗓子都破音了。

众人站在楼下,看着朱文斌小丑般趴在墙上哭丧,感觉贼滑稽,纷纷哄堂大笑。

既然是酒店客人,怎么会爬到外墙上?这一定有问题!孙晓燕美眸微微眯起,眼眸中闪烁着一丝记者敏锐的职业感。

走,我们上三楼。

孙晓燕心中一动,立马招呼摄像师,哒哒哒往楼上跑。

江浩不急不慢地跟在后面,颇为好奇,压低声音问道:你小子,怎么让朱文斌乖乖爬窗的?

张骁蛟一脸坏笑,边走边朝江浩挤眉弄眼道:前台是我同学亲戚,让她提前打了一个预防针,然后我找了一哥们,大清早就打了110,报警说304房有人卖淫嫖娼

牛!

江浩竖起大拇指,一脸钦佩。

别看张骁蛟一上学就头疼眼花腿抽筋,可一谈到这种歪门邪道,却是门清。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众人气喘吁吁地到304门口,房门紧闭,那个妩媚女人也躲起来不知所踪,众人无奈等保安拿来备用钥匙。

咔嚓~

打开房门,孙晓燕一马当先,摄影师紧随其后,很快,狭小的客房跟塞满沙丁鱼的罐头似的,感觉呼吸都快窒息了。

我是304的客人,我姓朱

快,快帮我弄上去。

朱文斌面色发青,嘴唇发紫,感觉整个人都快冻成冰棍了,见众人进屋,感动的都快哭了。

咦,这不是朱厂长吗?江浩扒在窗边,探头看着一脸狼狈的朱文斌,故作惊讶道。

是你,姓江的,是不是你搞鬼,想故意陷害我,让我自动退出汽水厂的朱文斌气急败坏道。

朱文斌这厮,习惯背后算计人,他的逻辑也很奇葩,遇到麻烦事,第一反应就是猜是不是有人背后搞他?

不得不说,他的第六感很准。

江浩无奈的一摊手,一脸无辜道:朱厂,我大清早就去接了省电视台的孙记者,顺便做了一个专访,顺道经过才上来的,是你误会了。

好了,别说了,先找人把我弄上去吧!朱文斌有气无力道。

两个膀大腰圆的保安,觉得露脸的机会来了,自告奋勇,上前拽着朱文斌拼命一拉。

下一秒,朱文斌就嚎了。

嚎的比杀猪的声音还难听。

停停停

别拉了,老子被胶水沾住了,再拉整张皮都被扒了。朱文斌痛的眼泪都喷了。

看着朱文斌像只癞蛤蟆趴墙上鬼哭狼嚎,楼下的吃瓜群众笑的前俯后仰。

胶水粘住了,谁这么缺德?

怎么办?咱也没经验啊!

两保安面面相觑。

酒店管理也傻眼了。

打120吧!

我看打119吧!

110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出谋划策,主管也没辙了,一挥手,来一句都打吧!

打了电话。

等待救援。

众人与朱文斌大眼瞪小眼,感觉很尴尬。

朱厂,天冷吧,我给你找件毛毯,保安,去拿件衣服,再来杯温水。

江浩让保安取来一件毛毯,批在朱文斌身上,又端着一大杯温水,【热心】道:朱厂,天冷,喝杯温水,暖暖身子。

朱文斌喝着热水,感觉一股暖流流遍全身,看江浩都顺眼多了。

谢谢你,江厂。

应该的,朱厂,需要我通知你家人吗?江浩又【好心】问道。

千万别,别跟我老婆说。朱文斌眼神躲闪。

那,需要我通知厂里人吗?江浩诚恳建议,你这样,总得有人过来送你去医院照顾吧?

嗯,帮我叫保卫科长吧。朱文斌虚弱地点点头。

头一低,朱文斌余光扫到人群中的摄影机,顿时瞪大眼睛,惊恐万分的咆哮:拍什么拍?不准拍,你们这是侵犯我的**

还**?

江浩偷偷撇撇嘴,朱文斌不愧是做领导的,开口就捏住七寸。

可惜他遇到了孙晓燕。

朱厂,请恕我直言,大清早的,你出现在酒店外墙上,让我们严重怀疑你动机不纯,观众有权知道真相。孙晓燕掏出话筒,机关枪突突突怼地朱文斌目瞪口呆。

朱文斌愣了数秒。

嘴角剧烈抽搐,气急败坏地道:

爬窗怎么了?怎么了?

老子嫌房间里太热太闷,出来透透气、凉快凉快,不行啊!

不行吗?不行吗?

朱文斌吼的很拼命,面目狰狞,青筋暴跳,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吓得众人纷纷噤声。

连孙晓燕也下意识后退两步。

就在这时。

哗~

好大一盆冰水,从天而降,不知是哪个缺德泼的,好死不死的泼在疯狂吼着要凉快凉快的朱文斌身上。

朱文斌彻底变落汤鸡了。

这一下,真·凉快了!

孙晓燕傻眼了。

众人也面面相觑。

江浩也是哭笑不得。

接近崩溃边缘的朱文斌,终于撑不住了。

原本戴着面具,两面三刀的朱文斌,寒风中一直苦苦支撑,维持着江州汽水厂长的最后一丝颜面和尊严,可被这盆冷水一泼,把最后的一点理智、节操,还有伪善全都泼没了。

只见他仰头望天,两眼血红,带着哭腔,疯狂的嘶吼:

谁踏马没素质?住酒店你倒什么洗脚水,洗你麻辣隔壁,老子艹你妈,艹你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