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家王妃要逆天欢都小说免费阅读

还是这般的蛮不讲理……

沈初九双手叠于小腹,好整以暇道:“爹爹,女儿教训下人,怎么叫闹事呢?

……女儿回门,那管事让女儿从侧门入,说正门是给人入的。说女儿不当人子,这岂不是说您这镇国将军……”

说到这儿,沈初九便适时的收了声。

“你好大的胆子!”

沈宏远不禁勃然!

这是在暗戳戳说他沈宏远是混账啊!

“女儿不敢!”

这叫不敢?

瞧这庶女这般模样,还真以为成了王妃就能变成凤凰?

沈宏远气的双眼发黑,颤着手指指着沈初九:“你,你这孽畜,给我去宗祠领罚!”

罚?

被那牛筋鞭子抽上一百下?

沈初九心里就泛起了无名的情绪。

委屈,畏惧……

镇国将军的这份积威,还真是让人胆寒!

可她沈初九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只会唯唯诺诺,只会逆来顺受的庶女了!

“是,爹爹!”

屈身行一礼:“只是爹爹若是气顺了,还望宽恕女儿,女儿如今已为人妇,今日回完门,还得赶回王府!”

“你这孽畜敢拿祁王压我?”

沈宏远眸光一寒!

却不禁回神,若真是抽了这孽畜一顿,叫那祁王看见了鞭痕,须不好看!

沈初九适时的给了台阶,双膝一跪:“女儿不敢,是女儿任性了!”

沈宏远这才出了口气,黑着脸挥手:“行了,你也回完门了,滚吧!往后的日子少来王府!”

“这不合爹爹往日教的礼数。”

哪料沈初九居然又驳了他一句!

“你这孽畜还想怎样?”

“爹爹常说,父母为大,女儿回门拜见了父亲母亲大人,却未曾拜见姨娘,这不合爹爹教的礼数。”

这……

似乎是的!

沈宏远此时不禁也回过了神,仔细打量起沈初九来。

这庶女他向来不放在心上,偶尔见了,也唯唯诺诺畏他至极。今日怎的就这般牙尖嘴利,思维敏捷了起来?

“不必见了,你尽了礼数,就赶快回王府吧!”

沈初九抬眸,眼中有天真和不解:“是因为父亲贬姨娘去净房么?”

净、净房?

沈宏远面有疑惑。

大夫人心却是一沉!

看了一眼沈宏远,赶忙挤出几分强笑:“老爷啊,是这样。那日沈沐氏撒泼,执意让老爷您去求情免了初九的婚事,您便将她贬为下人。

我瞧着咱府里各处都不缺人手,只有那净房缺个刷恭桶的,便让她去了。”

闻此言,沈宏远唇角不禁一抽!

他……他不是这意思啊!

沈沐氏虽说那日触了他怒,他也只是想惩她几日,哪料会成这般!

“胡闹!”

沈宏远不禁瞪了大夫人一眼:“沈沐氏好歹是我妾,传出去说我沈宏远让自己的女人去干这等腌臜事,还不耻笑我将军府?”

“这……是蕙兰考虑不周了。”

“不如爹爹将姨娘休了吧!”

沈初九忽然道:“姨娘威胁爹爹,姨娘万般该死!爹爹就此休了姨娘,也好还沈府一个清净。”

“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沈宏远正在气头上,狠狠瞪了沈初九一眼。

沈初九便不言,视线却不着痕迹的飘向了大夫人。

“你这孩子,怎能说这般话!”

果然,大夫人兰花指一翘,看似指责沈初九,心里却颇为窃喜:“不说那沈沐氏本为你生母,就是被夫家休了的女人,这若是出去了,哪儿还有活路?”

沈初九唇角勾起一道不易察觉的笑颜:是时候了!

侧身朝堂外瞥了一眼:“妹妹既然来了,何不进来?”

屋外,沈梦瑶咬了咬唇,还是鼓起勇气迈步进去了。

方才初九让她在屋外等候,等她召唤。

她有无数次的想跑,可一想到那连番的巴掌,脚却又是生了根一般扎在了地上。

进门后,沈梦瑶偷看了一眼沈初九,沈初九却连眉眼都没给她。

稍微拢了拢心神,沈梦瑶便朝着沈宏远拜了拜:“爹、爹爹,姐姐说得对!

皇上赐婚于姐姐,令她嫁给祁王那是我们沈家的无上荣光!

姨娘威胁爹爹,竟说出祁王殿下是索命恶鬼这样的话,咱沈府若再留着姨娘,若是传到皇上耳边,恐会降罪!”

说着,抬起了头。

这一抬头,大夫人就看清了沈梦瑶脸上的淤青。不禁悲呼一声。

“梦瑶,你的脸怎么了?!”

沈宏远也看了看沈梦瑶,当即一脸的关切:“怎么回事?!”

自家这嫡女美名在外,不但皇上都夸赞秀外慧中,就连太子的母妃对她都青睐有加,就等及笄之年后,入宫配为太子妃。

如今怎的成了这番模样!

听闻双亲发问,沈梦瑶不禁又偷瞄了沈初九一眼。

沈初九自若处之,只是微微眯了眯眼。

这一眯眼,就让沈梦瑶心下畏惧!

“女儿贪玩,方才不小心撞的!”轻轻的啜泣一声,沈梦瑶抿着嘴不敢言语。

“快来让娘看看!”

大夫人心疼的不行,连忙将沈梦瑶唤了过去,令她承欢膝下。

沈宏远更是满怀父爱的查验了一番伤势。

此情此景,其乐融融。

对比自己一来时,便要受尽苛责,更是险些遭一顿家法鞭打。

何其讽刺!

沈初九收敛了心神,这才道:“妹妹识大体,替爹爹着想。是我沈府之幸事!”

谁又让你说话的?

沈宏远不禁又瞪了沈初九一眼。

“此事我自有定夺,你们就不要再提了!”

遥想当年,沈沐氏虽农女出身,但惊才绝艳。他沈宏远追求之时,可谓心思用尽,洞房之夜更是答应沈沐氏,以后若觉得苦,便给她一纸休书,各奔前程。

可真到了这时,沈宏远却又难舍。

落一声叹息,再一想当年的白月光,如今刷了净桶一身恶臭,不由得又嫌恶万分。

以后就留她在沈家养老,不见就是了!

“爹爹怎得这般糊涂!”

哪料沈初九又开了言,做出一副好心劝解的模样:“爹爹贵为镇国将军,凡事要三思而行。若是今日因那姨娘埋下祸端,日后史书上还不得记爹爹一个妇人之仁!”

妇人之仁?

沈宏远一张脸顿时黑的如同乌云压顶。

起身走至沈初九跟前,眼神压迫的看着这庶女:“你这孽畜,这是教训起我来了?”

说着,扬起了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