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里热闹了一天最新章节苏云落盛北寒苏云落小说阅读

苏云落眉头动了动,“新娘子?”

花红点头,“奴婢也是刚听说的,今日是王爷与左丞的女儿柳之年大婚的日子。”

苏云落不再说话。

柳家的女儿之年,是常安有名的才女,美貌也数一数二。

与盛北寒成婚,是她自愿的。

她早就对盛北寒芳心暗许,盛北寒三年前丧妻,她一直央着父亲去跟皇上提。

可是盛北寒那人油盐不进,提了几次都被驳了回来。

柳之年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机会了。

没想到,她还有嫁给盛北寒的这一日。

她唇畔勾起,轿子很稳。

她能听到外面的马蹄声,刚才盛北寒来接她的时候,她等不及偷偷的掀开盖头看了一眼。

她喜欢的男人啊,果然是那万中无一。

红花轿停在门口,柳之年捏紧帕子,期待的等她夫君那只手掀开轿帘,牵起她的手。

可是她没等到。

她只听到一阵马蹄远去的声音和喜婆的惊呼声。

她错愕的睁开眼睛,就听身边的婢女在外面急的跺脚。

“王爷走了这可怎么办呀。”

柳之年脸色一怔,掀了盖头掀了轿帘,原本该站着新郎的地方果真空无一人。

喜婆惊呼,“哎呀祖宗,你怎么自己把盖头掀了啊!”

柳之年咬唇,将红盖头狠狠的掼在了地上。

盛北寒就这么下她的面子!

盛北寒从德公公那里拿了药后就往回走。

马蹄街边踏踏生风,男人一身红袍,张扬肆意。

他进了府,直接去找大夫。

大夫正在厨房熬药,见盛北寒跑进来了,只想叹息。

他一句好不了的还没开口。

盛北寒将手中的盒子打开,对他道:“这个该怎么给她吃。”

大夫低头,眼睛一亮。

红芝,他手里竟然有红芝。

可是,他变得欲言又止。

盛北寒厉声呵斥,“说话,到底能不能行。”

大夫抿抿唇,“这味药,的确能治王妃的病,可是……”

盛北寒没了耐心。

大夫看他脸色不好,快速说道:“可是需要药引子。”

“需要耳苍山的鹿钾草,还需要心头血做引子。”

盛北寒凝神,问:“我待会就去耳苍山,现在该怎么办她才能醒?”

大夫道:“有心头血即可。”

那鹿钾草需要在五日后添服。

盛北寒闻言,松了一口气。

他扯开袍子,指着自己心口,“用我的。”

大夫:“可是王爷,取这血……”

伤身呐。

盛北寒:“少废话。”

心头还需精血,这药一天两顿。

等她吃完了,这位也得去半条命。

大夫叹息。

“不能用麻沸散,王爷忍着点。”

拿火烧过匕首,大夫手起刀落。

日暮黄昏。

门吱嘎一声被打开,盛北寒捧着药碗进来。

听大夫说苏云落醒过了。

屋子里点着烛,榻上的人裹着被子,睡得很熟。

他轻手轻脚的将药碗放在一边,坐在榻上,轻轻地晃她,“云落,醒醒,该吃药了。”

女人动了动,盛北寒带上笑容。

噗的一声,有什么刺入了血肉,盛北寒低头,看着自己的左胸口。

血沾满了衣襟。

苏云落坐了起来,歪头看他,轻声笑道:“吃什么药,堕子药么?”

盛北寒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对上一双冰冷的眼睛。

“如此良辰美景,你怎么没去和你的美娇娘温存啊?”苏云落扯唇,“还以为你对苏绾玥有多情深,不过三年,你又娶了别人。”

盛北寒脸色很难看,唇慢慢泛白。

他捂着胸口,深深地吸气。

然后起身。

“你想起来了。”

苏云落仰头,“没想到王爷这般会演戏,我做淳安的时候,还真的差点被你骗到,以为你多喜欢苏云落呢。”

“蔷薇。”他呼吸已经有些急促,轻声唤她。

苏云落眼神一顿,随后笑了。

“你还记得蔷薇啊。”

苏云落失笑。

她做了他十年的蔷薇,抵不上苏绾玥两月的照顾。

盛北寒薄唇抿的死死的。

苏云落掀开被子起身,与他相对而站。

“你在大礼为质十年,受了太多苦,你伤了我一只眼,要了我家人的命,你痛快了吧。”

“不痛快也没关系,我的命也可以给你。”

盛北寒向前一步,“云落……”

苏云落冷笑,“可是你独独别这么恶心我。”

“盛北寒,我要走。”她笑看他,问他答案,“你放不放。”

盛北寒摇头,“不放。”

他看着她,“你这一刀不如再捅的彻底一点,想要走,你就只有丧夫这一种可能。”

他活一天,她一天也离不开。

苏云落盯了他一会,突然冷冷的笑。

好啊,那大家谁也别痛快了。

盛北寒忍着疼,哄她,“把药吃了。”

苏云落别过头。

盛北寒笑笑,“你想不想报仇?你都这么恨我了还不吃药么?吃了药好起来才有力气再给我一刀。”

苏云落扯唇,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王爷言之有理。”

苏云落拿起药碗,痛快的喝了。

她迟早要走的。

盛北寒见她咽下最后一口,转身就往外走。

门刚一关上,他高大的身子便砰的倒在了地上。

她这一刀,正好戳进了取血那一处。

此后的好几天,盛北寒都没出现。

听说,新娶的侧妃,忙进忙出。

苏云落并不知道,盛北寒并未医治。

因她每日都需要药引子,所以伤口不能上药。

柳之年拧干了沾满血的布巾,这血怎么洗也洗不净。

他的伤口严重,可是他不肯上药。

她日夜担惊受怕,盛北寒会因为伤口发炎而死掉。

都怪那个女人!

柳之年咬了咬牙,看了一眼昏睡的盛北寒,转身大步的往外走。

还没走到含娇阁,柳之年就见到了想见的人。

她不知道以前那个苏云落长什么样,不过能让盛北寒这般放在心上,必定是生的极像极像的。

柳之年从小被夸到大,可是此刻见了淳安,才觉得那女人实在是美。

与盛北寒成婚那晚,她自己独坐空房一直到蜡烛烧干。

她没等来盛北寒,倒是等来了他受伤的消息。

听说,这个淳安捅了盛北寒一刀。

柳之年大步的走过去,冷冷的盯着苏云落。

她道:“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