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府里热闹了一天苏云落盛北寒章节免费阅读

盛北寒捏着那笛子,骨节泛了青。

侍卫要将人向外抬,他将人踹开,“不许动她。”

她怎么会有这个笛子呢。

她怎么会有这个笛子!

盛北寒颤抖着手摸向漆黑的骸骨。

他痛哭出声,院子里所有的人都跪下了。

全部低着头,没人说话。

盛北寒觉得心里如同撕裂了一般的疼,脖子上青筋暴起,他伏在焦骨边上久久不能言语。

直到日头西斜,待天色漆黑。

他脱下袍子盖在苏云落的身上,起身,猩红着眼睛往蔷薇园走。

他步步生风,眼神绝望,他跑了起来,冲向蔷薇园,盛北寒抬脚,踹开蔷薇园的门。

听到动静的碧绿瑟缩了一下,匆匆的迎了出来。

“王爷。”她刚唤一声,便被盛北寒推开。

“苏绾玥。”他一脚踹开屋门。

苏绾玥似被吓了一跳,急匆匆的福身拜他。

“王爷,你来了。”

冷风里裹挟着冷杉的味道,下巴被冰冷的指尖捏住,他身上还有一股子炭的气味。

他眼神逼仄,冷冷的盯着她,咬着牙问,“我送你的笛子呢?”

苏绾玥眼神颤动,比划道:丢了。

盛北寒的脸色着实吓人,苏绾玥心里不由得害怕。

盛北寒冷笑着重重点头,将身后的半支笛子抽出来。

苏绾玥见到笛子,眼神一喜,比划道:这是你第一次送我的礼物呢,我还以为不见了,王爷你是在哪找到的?

盛北寒扯唇笑,大声唤冬壬,要他拿一支新笛子过来。

他叫苏绾玥奏,那年质子宫,那人教他的那首曲子。

苏绾玥拿着笛子,心里的不安达到了顶峰。

她只知这笛子的由来,却不知苏云落到底教了盛北寒什么曲子。

她抬眼,不安的看着盛北寒。

盛北寒是不是知道了?

她咬了咬牙,不,就算知道了,只要她不承认,就没关系。

反正苏云落已经死了。

“我的好侧妃,你是忘了么?”

盛北寒死死的捏着她的下巴,用力之大,恨不得捏碎她的骨头。

苏绾玥疼的几乎昏死过去。

豆大的泪珠子掉了下来。

碧绿冲进来,跪下求情,“王爷……”

她还未说完,便被盛北寒一脚踹开。

盛北寒冷冷的盯着苏绾玥,“冷香园大火,侧妃怎么不去看看?”

他低眸,眼里血红,“你根本就不是蔷薇。”

质子宫十年,那人未曾言一言半语,他一直以为她是个哑巴。

她身上有股淡淡的蔷薇香,所以他唤她蔷薇。

眼睛治好的那天,他视线朦胧的看向窗外,见碧绿向着她奔来。

唤她苏绾玥。

而她因为不会说话,使得他认错了人。

这怪不得别人,终是他自己瞎了眼。

他松开她的下巴,后退两步。

一双锋锐的眼中隐有泪光。

怪不得苏云落会给他一种错觉,怪不得苏绾玥就像是忘了某些事。

现在想想,不过是因为苏绾玥跟着苏云落,是个旁观者,一个不常在的旁观者,知道的能有多少呢。

可是这仅有的一点,却葬了苏云落的命。

他本以为苏云落东施效颦,为了博得他的宠爱,学尽苏绾玥。

可笑啊,真是可笑。

盛北寒的双拳攥紧,退后一步。

“说吧。”他定定的看着她,语气里布满狠厉,“都说说。”

苏绾玥眼睫颤动,“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缓缓的挺起身来,看向盛北寒。

听到她说话,盛北寒一点也不觉得诧异,大概是她慌撒的太多。

盛北寒红了眼,如果眼神能杀人,苏绾玥怕是早尸骨无存。

苏绾玥看着他的神情,知道,虽然苏云落死了,但是盛北寒她也没办法骗下去了。

她卷了卷发梢,道:“大礼举国上下都知道,受尽皇帝宠爱的那个小公主,最喜爱蔷薇。”

“我不过是她身边的一名婢女,是苏云落把我带回宫,啊,我之前其实就是个骗子,苏云落单纯,她还真以为我在卖身葬父呢,其实我连自己父母都不知道是谁。”

“其实照顾你的一直都是她。”

苏绾玥看着他那双漂亮的凤眸,道:“如果不是她,你这双眼睛会彻底坏死在发炎的那个夜里。”

“你离开大礼国的那天,她也去送你了,她就站在城墙上,第一次看到复明的你。”

“可是那个时候,你看的是我吧。”

“……”

烛火燃尽,苏绾玥跪了一整夜,说了一整夜。

天翻起鱼肚白。

在他出去之前,苏绾玥素手攒紧,笑看他的背影。

“盛北寒你知道吗,她该嫁给言宁的。”

苏绾玥笑出眼泪,“她本该嫁给言宁。”

那年,是她告了密,告诉大礼皇苏云落私见其兰质子。

因为她嫉妒,苏云落凭什么能嫁给言宁。

她早早的就喜欢言宁,那个如月一般的男人。

样貌温润如玉,可在朝堂上,又是杀伐果断的摄政王。

言宁少年的时候就生的好看,那个时候他是苏云落的伴读。

其实皇帝早就有意将三公主许给他。

言宁也喜欢苏云落,除了苏云落这个没心没肺的,所有人都知道。

那时候苏云落被大礼皇囚禁,苏云落嘱咐她要照顾好盛北寒。

告诉她盛北寒吃什么不吃什么,盛北寒的习惯,盛北寒的一切。

苏绾玥不是第一次见盛北寒了,每次见都会因为他的容貌而低下头。

盛北寒生的特别好看,比言宁还好看,可惜一双眼睛瞎了。

后来,苏绾玥发现,他把她当成了苏云落。

她曾可惜,如此美貌的男人,瞎了一双眼。

也可惜,如此英俊的男人,是个不受宠的皇子,日后怕是不会有大作为了。

她原本没对他产生别的心思。

可是她永远也忘不了那日,盛北寒骑马而来,一身银色铠甲,威风凛凛,那模样,生生将言宁给比了下去。

她本以为,她苏绾玥前半生受了太多的苦,幸亏老天眷顾。

盛北寒看中了她。

可是,假的终究是假的,她簌簌的掉下眼泪,心中一片哀凉。

更可悲的是,她现在发现,她竟然有点想念,那个唯一对她好的苏云落。

她也不跪了,缓缓起身,看着几乎在发抖的男人,仰起头。

“盛北寒,你后悔吗?”她眼中尽是泪,“你大概不知道吧,那天她甩我脸上的那方帕子,她一直都没舍得扔。”

她低低的笑,“哪怕我在上面绣的字字句句,都在恶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