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卫与帝王小说 苏芷严峥完本阅读

回青容殿的路上,苏芷笑自己当真是白做了暗卫,竟然变得重情重义。

她顾念严峥十二年陪伴之情,舍命刺杀慕言渊。

而严峥却将她囚禁在皇宫内,继续做秋络瑶的替身。

她念及秋络瑶是她胞妹,来劝诫她不要再被妒火迷心,做出那种伤人伤己的事。

秋络瑶却心心念念自己在父亲母亲心中地位,和那皇后之位,执意要和自己划清界限,与她作对。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苏芷真的不想再过身不由己的日子了。

推开殿门,严峥却在。

他站在院里,不知站了许久,连肩上衣服都被露水打湿。

见苏芷回来,他蹙眉问道:“你去哪儿了?”

苏芷心底还是一片冰凉,她关上殿门,语气平淡:“去和胞妹叙旧了。”

严峥不可置信:“竟不知你姐妹二人感情如此深厚。”

苏芷嗤笑:“胞妹连皇后之位都可让,自然深厚。”

不知道是哪句话惹了苏芷不高兴,严峥眉头更深,这不是他今夜来此的目的。

严峥卸了口气,迈步走过去要牵苏芷的手,苏芷后退一步,闪避开来。

手中落了空,严峥心中有些不悦,又沉声道:“芷儿,与我谈谈。”

芷儿。

记忆中,严峥从未这样叫过自己。

十二年来,她一直渴望严峥对自己会有片刻柔情,可是不曾。

偏等到她心死,又说这些来做什么呢?

“皇上是想说什么?是叫我如何乖乖交出自己的自由,再为胞妹的自由做嫁衣吗?”她话中带刺,听得严峥好不痛快。

“过去的事已然过去,你又何必再提?如今我留你,不是为让你做谁替身的。”严峥厉声说。

这话说的,竟让苏芷有几分心动。

但她咬牙狠心,告诉自己不能再陷入虚幻情爱之中。

“皇上莫不是要告诉小女子,留小女子在宫中,是因为爱上小女子了吧。”苏芷自嘲笑道。

自然是这样。

可这话在严峥心底兜兜转转千遍,还是没能说出口。

他是严峥,做了二十年勾心斗角的九皇子,十几年来只为复仇而活,从母妃死的那一刻开始他便无情无义。

若是重情重义,又怎能杀死胞兄胞弟,血洗后宫,最后坐上这至尊至贵的帝王之位。

苏芷在他身边十二年,说是一点情都没有是不可能,只是那时不允许他有情。

现在不一样了,他是皇上,没人再能威胁到他,他也终于拨开云雾见到了自己的心意。

可他不会表达。

他可以给苏芷最尊贵的皇后之位,也能将这世间万千珍贵之物都送给苏芷,却唯独说不出一句爱她。

严峥沉默不语,在苏芷的眼里便成了无声的否认。

“皇上不必回答,皇上要留我在后宫,自是不需要理由,天下所有的一切都是您的,何况我一个女子。”

苏芷的唇边露出个苦笑。

“夜已深,皇上还是早些回宫休息,”苏芷伸手,抚摸了一下严峥的肩头,“莫要让这寒冷的露水,沾湿了皇上的身。”

说完,苏芷行礼,略过严峥回到了青容殿的寝屋内。

那扇关上的屋门,犹如严峥紧闭的双唇。

话说不出口,苏芷也不愿见他。

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

严峥怔怔望向黑夜,乌云之后,弯月渐圆。

连月亮都要团圆,他却还是孤身一人。

明明心爱之人只几步之遥,却无法倾诉情愫,无法拥美人入怀。

当真是,有苦说不出,只能心伤,无药可医。

活了二十年,严峥终于品味到,何为相思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