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亿万萌妻顾火火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三秒后,才转身对她说,“沐沐啊,我刚才看到薛飞和隔壁班的朱莎来这里了,我刚才悄悄跟踪他们,看着他们进了317房间。”

阮沐沐如同当头棒喝,呆若木鸡地站在电梯里。

“怎么可能......淼淼你是不是看错了?他不是这样的人。”

薛飞是她男朋友,也是比她大一届的学长,他们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了,当初她刚上大学,在校门口遇到薛飞,他很热情的帮她提行李,追了阮沐沐很长时间。

薛飞家是龙城本地人,父母都是大公司职员,和阮沐沐比起来,他就像是生活在天上。

其实之前也有很多人追她,但是每次看到阮沐沐的爸爸是个建筑工就放弃了,也是因为如此,爸爸再也不敢去学校找她。

后来薛飞也知道了,可他并不嫌弃阮沐沐的爸爸,甚至还说以后要和她一起抚养爸爸,等毕业以后结婚了,还要把爸爸接到一起住。

也就是那个时候,阮沐沐被他打动,同意和他在一起。

阮爸爸也很支持,说薛飞是个好孩子。

昨晚阮爸爸出事,薛飞知道后,还借给她两千块钱,他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

“拉倒吧,我天天看见他,化成灰我都认得!平时看他对你那殷勤的样,没想到居然是这种渣渣,你爸还在医院里,他居然跑来跟别的女人开房!气死我了。”

“一会儿你千万别心软,我叫你来就是想让你亲眼看看他的真面目,别再被这个渣男给骗了。”

阮沐沐说不出话来,心里钝钝的,她昨晚也和别人开房了啊......

如果这是真的,阮沐沐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件事。

电梯门开了,阮沐沐有些抗拒,可周淼淼硬是把她拖到了317。

周淼淼抬手噼里啪啦的敲门,很快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谁啊?”

“薛飞,快开门!”周淼淼冲着里面吼道。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好长时间门才打开,薛飞看到周淼淼,脸瞬间就沉下来,“周淼淼,你干什么?”

他说完,注意到了周淼淼旁边的人,顿时愣住。

“沐沐?我......”

“薛飞,你搞什么?”房间里又走出来一个女生,唇红齿白,一头漂亮的大波浪,蓝色的吊带裙,身材凹凸有致,很漂亮。

阮沐沐捏着拳头,即便是有心理准备,却还是难以置信,她现在脑子里是空白的。

“阮沐沐?”朱莎瞥了眼阮沐沐,嗤笑道:“薛飞,你不是说和她分手了吗?”

阮沐沐还没来得及说话,周淼淼先开口了,“呸,臭不要脸!他们什么时候分手的?我怎么不知道?”

周淼淼瞪着薛飞,“薛飞,你还是人吗?你这样做对得起沐沐吗?”

薛飞被两个女人质问的十分烦躁,他不耐烦地打断周淼淼:

“你说完没有!我有什么对不起她的?你问问她,谈恋爱一年多我得到过她什么?约个会都要掐着时间,不是要去自习就是去打工,这是谈恋爱的态度吗?我在阮沐沐心里,还没有她的自习重要。”

阮沐沐没想到薛飞是这样想她的,她红着眼眶说:“我只是想好好学习,毕业找个好工作,可以配得上你啊。”

朱莎笑道:“就你?做梦吧,人家薛飞的爸爸可是在景峰集团上班,将来薛飞也会进景峰集团,而你呢?就算拿着毕业证书也进不去人家的大门,醒醒吧,人的未来,出生就是注定的,而你,注定只能碌碌无为,拿着几千块的月薪,做你的建筑工女儿。”

“没错,沐沐,这一年多来,我对你的爱已经消磨殆尽了,我看不到我们的未来,所以既然今天你知道了,我们就分手吧。”

薛飞义正言辞地开口,看不到他脸上有丝毫的留恋和愧疚,他还说:“昨晚给你的两千块就当时分手费了,就算你今天不来,我也会和你说分手的。”

“分手费?你是在羞辱我吗?”阮沐沐忽然笑了,她强忍着眼泪,问他,“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朱莎挽着薛飞的胳膊,趾高气扬地说:“我们在一起快三个月了,阮沐沐,我劝你还是不要死缠烂打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原来背着她在一起三个月了,她居然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原本对昨晚的事她还很愧疚…

现在,扯平了!

“放心,我不会纠缠他。”阮沐沐吸了口气,拉起周淼淼的手,“淼淼,我们走吧。”

出了酒店,周淼淼愤愤不平地说:“沐沐啊,你就这么放过这对狗男女了?”

阮沐沐低着头,踢开地上的小石子,“我还能怎么样呢?”

撒泼打滚,死缠烂打么?

这一年以来,阮沐沐确实忽略了薛飞的感受,他说过不管她做什么都会尊重她支持她,却从未告诉过她,他想要什么。

直到今天,她才明白,一个男人,需要的是什么。

都怪她,把爱情想得太单纯美好了。

周淼淼叹了口气,“哎,要怪就怪我们太穷了。”

“我听说朱莎的爸爸在景峰集团当什么主管,这薛飞肯定是想巴结她,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真恶心。”

“淼淼,不要再提这两个人了。”

“好好好,不提了,分手就分手,下一个更乖!别难过啦,我请你喝奶茶吧。”周淼淼挽着她的胳膊,笑眯眯地说。

阮沐沐摇头,“不了,我还得回医院去照顾我爸爸,淼淼,你帮我请几天假吧。”

周淼淼担忧地看着她,说道:“还有两天就期末考试了啊,沐沐,我知道你担心叔叔,可考试很重要的,你不能挂科啊,不然就真的让那对狗男女看笑话了。”

“我知道,我会准时去参加考试的。”阮沐沐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不能缺考,否则就辜负了爸爸的一片苦心。

......

龙城西部处的秘密基地外,慕少野坐在车里,对着镜子反复观察脖子上的抓痕。

齐宴州抱着一堆文件上了车,刚要开口,就看到了慕少野脖子上几条抓痕,他惊讶地问:“三哥,你脖子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