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定姿态写的小说阴阳改命师小说全文阅读

老道站在一旁,感受着呼啸的寒风,微微一叹:"看来要开始了。"

我的脑海中昏昏沉沉的,只有一片黑暗,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我醒来之后,老道已经不在了。

"靠!下手这么狠!"我揉了揉依旧感到酸痛的脖颈,忍不住低骂道。

天色昏沉,一缕晨光破晓。

"大仙儿,大仙儿!"我爬起身,对着苍茫的山野呐喊着,可只有一阵嘹亮的鸡鸣声回应我。

想必人走了吧?!

我不再去纠结此事,抬腿想要离开。

正当此时,一把巴掌大小的黑色尺子映入我的眼帘。

"什么玩意?我记得之前没看到有这个东西。"正当我好奇时,老道那仙风道骨的模样在我脑中浮现。

"可能是那个怪老道留下的吧。"我嘀咕着,捡起了黑色尺子,却发现尺子下压着一封信。

我将尺子收好,捡起信打开来细细观看着。

"你本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可上天有好生之德让我遇见了你,便出手救下了你。然而逆天改命终究有违天和,你的生命只能达到二十六岁。为了救你,我只能再次改命,也仅仅只为你留下五年寿命。

此物乃是改命尺,你需用它在两年之内找到七名命格不一的人,帮助他们改变命格。

七个命格,分为阴命,穷命,富命,短命,哀命,苦命,孽命。

阴命之人乃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之人,自小体弱多病,克人阳寿。

穷命之人永生不得富贵,最终会受饥寒交迫而死。

富命之人从小富贵,可天生便是痴呆,无福享有。

短命之人出生后便可能随时夭折。

哀命之人霉运缠身,容易被不干不净的东西缠身。

苦命之人家庭破碎,身世坎坷,对他人从不信任,抱有杀意。

孽命之人没有爱情,会克死心爱之人,让其霉运缠身,暴毙而亡。"

看完了整封信,我有些迟疑不定。

可如今的世界,怎么可能有这么邪乎的事儿?

我心中暗想,理智的态度大过了迷信。

我对老道的话不屑一顾,随手将改命尺与老道留的信扔掉,迈步离开了。

可走了没多远,我心中总有些不踏实,回头望了望那把漆黑的改命尺,犹豫片刻,我一咬牙,最终还是带着改命尺与老道留下的信离开了。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回到家中,天色已经逐渐明亮,我的归来也惊动了老妈。

在老妈死缠烂打的询问之下,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了过去。

实在是老道所说的话太过匪夷所思了,我不知道怎么告诉她。

因为老妈之前的再三要求,我请了三天小长假回来,如今假期还剩不少时间,我便将余下的时间用来多陪陪老妈。

待到假期结束,我回到了城中。

对于改命尺,老道也曾在信的背面告知了我如何使用,令我对他的话也终于不再怀疑。

可如今新的问题摆在我眼前,我上哪去找七名命格不一的人?

我不由得一阵苦恼。

苦思无果,我知道也只能循环渐进,一步一步来了。

第二日,我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照常回到公司上班。

在吃午饭的时候,诸多同事也难免无聊,互相聊天。

当一名同事说起自己听到的灵异怪事时,却不料一旁的同事小王突然开口打断他的话,压低了声音,道:"既然你说起这些,我就告诉你们个真事吧。"

小王的话瞬间引起了同事的好奇心,一个个静下心来安静的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坐在一旁安静的吃着饭,心思却也被小王的话吸引了。

"就在前两天,我一个朋友突然中邪了,整个人神志不清,神神叨叨的。他家里人都说他被不干净的东西沾上身了,通过旁人介绍,请了个大师前来驱邪,却没想到那个大师是个江湖骗子,骗了一大笔钱就跑了。如今,我那朋友问题也越来越严重,他家里人束手无策,只能用绳索将他绑在床上。"

一群人哗然,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我嘴角一撇,对这种没头没尾的事根本没有兴趣,也没参与他们的讨论,一个人继续埋头吃饭。

一名同事开口问道:"是不是他家里什么东西不干净,或者就是其他的问题?"

小王摇了摇头,道:"他家里人请了别的大师看过,都找不到原因。也有大师问了他的生辰八字推算,猜测出一个原因。"

小王的话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趣。

"什么原因?"

"对啊,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听着好诡异。"

望着好奇的众人,小王故弄玄虚的顿了顿,笑而不语,眼神徐徐的望着众人,这才高深莫测的道:"那位大师得知他乃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推算出他天降横祸,被鬼魂勾走了魂魄。"

我一听,眼睛猛的睁大,心神俱颤,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僵在原位上动也不动。

阴年阴月阴时之人!

良久,我平复下内心激动的心情,假装毫不在意的继续吃着饭。

吃过午饭后,我们回到了工作岗位继续上班,然而我的心中却一直惦记着小王所说的那个阴年阴月阴时的人,有些心不在焉。

一下班,我便约了小王一起吃饭。

平日里我们关系也不错,小王当即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我们随便找了家餐馆点了几道菜开始了闲扯。

一番扯淡过后,我假装无意开口问道:"对了小王,你今天说的那个朋友最近怎么样了?"

小王叹了一口气,道:"还能怎么样?这么多大师看过了都没用,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摇了摇头道:"这样下去可不行。要不然这样吧,我认识一名大师,对于驱邪很拿手,我请他帮帮忙。"

小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怕不大合适吧,还要麻烦你费心。"

我豪爽的摆了摆手,道:"大家同事一场,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

小王一听,拍案而起,端起一杯酒朝我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废话,来,走一个。"

我端起酒,与他碰杯,望着他大口喝酒的模样,心中却是笑意丛生。

没过几天,小王主动联系我提起此事,道:"你还记得我上回跟你说起的那个朋友吧。"

我心底流露出喜色,等了好几天,终于等到你联系我了。于是我赶忙回答:"记得的,怎么了?"

小王微微一叹,道:"哎,主要是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实在没什么办法。要不你请那位大师出手瞧瞧?"

我爽快的答应了:"没问题,什么时候?"

小王道:"如果那位大师方便的话,就今晚吧。"

我依旧不露马脚圆着谎,道:"那我等会联系他,请他过来。"

小王一脸欣喜,连忙道谢。

下了班以后小王开车到公司门口,等我上车后,他回过头来,疑惑的问道:"大师呢?他在哪,要不要我们去接他?"

我摇了摇脑袋,道:"不用了,大师说他要去做一些准备。地址我发给他了,他等会自己会过来。"

小王无奈的回答道:"那好吧,我们先过去。"

说完,小王驱车离开,朝着城东开去。

来到那户人家的门前,小王上前敲了敲门。

门很快便开了,一名妇女探出头来有些疲惫的开口:"王哥,你来啦?"

小王点了点头,道:"这是我同事。"

妇女礼貌的一笑,道:"你好。"

我客气的打了个招呼,在妇女的招待下走进了家中。

一进门后我们便听到一阵阴沉恐怖的笑声,充满了阴森与怨念,仿佛厉鬼的嚎叫。

小王头皮发麻,神情有些不自然。

我微微皱眉,心底对这道阴沉的怪笑感到毛骨悚然,可很快就克制住了自己的不适,对着身旁的妇女道:"能不能请你带我们过去看看情况,有什么异常我好打电话通知大师做准备。"

妇女苍白憔悴的面容望向我,点了点头,便领着我们两人朝一间房门紧闭的房间走去。

她打开门,一道昏暗的灯光闪烁着,阵阵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率先跨步,踏入房间,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脸色有些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