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在娱乐圈爆红了-在娱乐圈爆红了时挚薛蓝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 盛爸爸下楼买好了早餐,去敲薛蓝的房门。

“蓝蓝,和你妈妈都快起来吧, 我买了早餐,你们趁热吃。”盛爸爸在门口轻声唤道。

薛蓝迷迷瞪瞪地翻了个身没醒,薛妈妈蹑手蹑脚下了床,出去后顺带着把门又给关上了。

薛妈妈推着盛爸爸往客厅去,边走边骂道:“你这老头子, 找事是不是, 蓝蓝她平时工作多辛苦,还不容易有时间睡个懒觉, 你一大早喊什么喊,叫魂呢。”

盛爸爸悻悻然地摸了摸鼻子, 有些委屈道:“我这不是怕女儿饿肚子吗,吃了再睡也可以的吧。”

薛妈妈瞪了他一眼, “行了, 你就别管闺女了, 她昨天睡的晚,这会正困着呢, 哪有什么心情起来吃早饭啊。”

盛爸爸“哦”了一声,又关心道:“闺女怎么了, 为什么睡的晚啊,还有,昨天你竟然偷偷背着我去闺女房间里睡,你不知道, 我早上没找到你人吓了一跳。”

薛妈妈嗔了盛爸爸一眼, “你少来, 我不是在客厅给你留了纸条了吗,哼,说什么没找到我吓一跳,我还不了解你,你就是看闺女和我亲,吃醋了!”

盛爸爸倒也没有反驳,讪讪地说:“果然闺女都是妈妈的小棉袄,你看蓝蓝从昨天见到咱们,就一直拉着你亲近。”

“还有平常咱们在家的时候,也都是给你打电话,我想和闺女说两句话,都还得蹭你的电话。”

薛妈妈毫不客气揭穿他,“那还不怪你总是板着一张脸,平常的时候你连微信都不和闺女发一条,你不主动和闺女亲近,也怪不得闺女不和你亲。”

这一席话彻底让盛爸爸陷入了沉思,他开始认真反思起了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

于是,等薛蓝一觉醒来后,就看见她爸对她那过分的殷勤的态度,不禁有些莫名。

薛蓝趁着盛爸爸不在,忙问道:“妈,爸他怎么了,我看他这一大早的脸都要笑僵了。”

薛妈妈失笑道:“别管他,他就是觉得你对我比对他亲,吃醋了,这不,积极在你面前表现呢。”

薛蓝闻言一愣,不禁有些无辜,她明明就没有偏心,已经尽量做到一碗水端平了呀。

上午十点来钟的时候,时挚提着礼物登了门。

过分殷勤了一大早上的盛爸爸,这才恢复如常。

进门后,时挚礼貌地打招呼,“叔叔、阿姨好,我是时挚,蓝蓝的朋友,今天上门打扰了。”

看着时挚手里的礼物,薛妈妈说道:“你这孩子,来就来,你还带什么东西啊,我们都听蓝蓝说了,你帮了她这么多,该我们谢谢才是,下次再来可不许再带东西了呀。”

时挚笑了笑,说道:“阿姨您客气了,都是应该的,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薛蓝在旁边看着他们客气来客气去的,忙从中缓和道:“妈,你就别和时挚客气了,他既然拿来了,咱们就收着吧。”

“对了,上次我搬家他还送了瓶很贵的红酒呢,我一直都没舍得喝,正好今天过节,等待会吃饭咱们就给开了吧。”

薛妈妈听到薛蓝的话,不禁笑骂了她几句,薛蓝又插科打诨了几句,气氛也倒也轻松了不少。

时挚看薛妈妈在准备午饭,便想到厨房帮忙,谁知刚进去就被薛妈妈赶了出去,于是只能留在客厅里和盛爸爸聊天。

厨房里,薛蓝在帮薛妈妈打下手,但因为她胳膊受着伤,薛妈妈也只许她递个盘子递个碗。

薛妈妈看了客厅一眼,感慨道:“时挚这孩子真不错,谦虚有礼貌,竟然还会做饭,现在像他这么大的男孩子会做饭不多咯,你看你弟,要让他做饭,估计能把厨房给你烧了。”

薛蓝在一旁点着头,附和道“可不是嘛,会做饭、学历高、演技还这么好,可不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薛妈妈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啊,更别说这孩子一看就是妈妈们喜欢的类型了。”

一听这话,薛蓝突然有点好奇:“哦,那一般妈妈们都喜欢什么类型的啊?”

薛妈妈头也没抬,回道:“就是长得好看的类型啊,今天一见,不得不承认,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好看啊。”

薛蓝:“……”

她也是没有料到,妈妈们竟然也都这么肤浅!

客厅里,茶几上摆着一套茶具,是薛蓝之前特意给盛爸爸准备的。

而此时那套茶具时挚正用着,把茶几上的一套茶具依次摆好,然后备器、择水、取火、候汤、习茶,整套流程做的行云流水,甚是赏心悦目。

看着时挚娴熟的烹茶手法,盛爸爸颇为赞赏,这一看就是行家啊。

盛爸爸接过时挚递来的茶,吃了一口后,频频点头,“不错不错,你这烹茶的手艺不错,茶叶也很不错啊。”

薛蓝闻到茶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便看到了这一幕。

“爸,你这是哪来的茶叶啊?”薛蓝不解地问道。

说起茶叶这事还有个小插曲,前几天薛蓝想起盛爸爸喜欢喝茶,于是想着他过来时喝茶方便,就给他准备了这套茶具。

可是,她却偏偏忘了准备茶叶,所以昨天晚上,盛爸爸就只能干巴巴地盯着这茶具看,愣是没喝上茶。

盛爸爸笑呵呵地回道:“小时带过来的,这茶叶可真不错啊,闻着香,喝着更香!”

薛蓝看向时挚,时挚笑着解释道:“之前听你说叔叔喜欢喝茶,正巧得了这茶叶便借花献佛了。”

回到厨房后,薛蓝把客厅里的事说给了薛妈妈听。

薛妈妈愣了一下,诧异道:“蓝蓝,你说,他不会真的看上你弟了吧。”

不然为什么这么大费心思讨好他们呀,她刚刚可是看到时挚带来的那些东西里,还有一些美容养颜的营养品,不用猜就知道是给她的。

薛蓝一愣,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这种事情她觉得还是由盛霖自己坦白比较好。

薛妈妈又往客厅看了一眼后,说道:“我觉得网上那些传言肯定都是假的,时挚这么好的孩子,能看上你弟?”

薛蓝:“……”

那还真就看上了!

而且,盛霖其实也没这么差吧,毕竟是内娱顶流,这么多人喜欢呢。

薛妈妈又兀自说道:“也是,之前你弟就与我们说过,不让我们看网上的言论,特别是那些造谣你和你弟的,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有段时间,给我和你爸气的,天天上网开小号和他们对骂。”

听到这话,薛蓝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为人父母的,看到网上那样辱骂自己儿女的话,心里肯定会不舒服。

可没办法,她和盛霖现在都是公众人物,不管是对家所为,还是黑粉在骂,网上有那些让人不适的言论肯定在所难免。

“妈,你和爸还懂开小号呢。”薛蓝故意插科打诨道。

薛妈妈一脸自豪道:“那可不,都是我一步步教你爸的呢,你爸太笨了,我教了好久他才学会。”

说完,薛妈妈又回头拍了拍薛蓝的肩膀,说道:“别担心,爸妈理解你们的工作,在网上和别人骂架那也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我和你爸根本就不看网上那些消息。”

“开玩笑,我想知道什么,不会自己打电话问你们啊,犯得着听他们说嘛”

薛蓝也忙保证道:“对,你和爸想知道我什么事,直接给我打电话,我肯定什么都不瞒你们。”

听到这话,薛妈妈非常欣慰,母女两人相视一笑。

想到那段和黑粉骂架的往事,薛妈妈突然有了些感慨,语重心长地说道——

“主要也是真骂不过啊,那些黑粉战斗力太强了,这后来我和你爸一合计,你们也还年轻,挨几句骂应该扛得住,所以我们就撤了。”

薛蓝:“……”

盛霖是午饭之前赶回来的。

当他看到客厅里刚陪盛爸爸下完棋的时挚,先是一愣,然后才后知后觉想到前几天薛蓝给他说过时挚和他们一起过节的事。

时挚冲着他微微颔首示意,盛霖顺势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呦,你还会下棋呢,怎么样,谁赢谁输啊。”盛霖吊儿郎当道。

时挚笑了笑,回道:“叔叔棋艺好,我只会些皮毛,自然输的多。”

正在这时薛妈妈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喊他们过去吃饭了。

时挚忙站起身迎上前去,从薛妈妈手里接过了菜,放在了菜桌上。

“阿姨,我去厨房帮忙端菜。”说罢,时挚就进厨房帮薛蓝去了。

薛妈妈看着像尊佛一样坐在沙发上不动的盛霖,忍不住叹了口气,哎,这孩子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啊。

算了,他这也是刚从剧组赶回来,就够累的了,就不念叨他了吧。

看着薛妈妈欲言又止的样子,盛霖一脸莫名。

午饭的时候,盛霖看到他妈对时挚的那个稀罕劲,才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妈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是为什么了。

嫌弃,赤.裸.裸的嫌弃!

这一顿吃的也是相当融洽了,就连在家里一向不苟言笑的盛爸爸,都难得地对时挚露出了几个笑脸。

吃完午饭后,时挚适时地提出了告辞,没有再打扰他们一家人。

盛霖被薛妈妈打发到厨房去刷碗了,薛蓝溜达溜达陪他一起过去了。

盛霖:“到底谁是他们的儿子?”

薛蓝拍了拍他的肩膀,象征性安慰道:“从血缘关系上来讲肯定是你,但其他的可就不好说了。”

盛霖:“……”

消了消食后,薛蓝闲来无事便瘫在沙发上刷手机,盛霖瘫在另一边,姐弟两人谁也不打扰谁。

过了会,盛霖被盛爸爸单独叫了出去,说是要和他谈谈,薛蓝当时正在戴耳机追个剧,倒是没太注意。

盛爸爸和薛妈妈两人并排而坐,盛霖坐在另一边。

盛霖莫名其妙:“爸、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开批.斗.会啊,先说好了,我最近可没欺负薛蓝。”

盛爸爸闻言,瞪大眼道:“那是你姐,没大没小,薛蓝是你喊的吗?”

盛霖耸了耸肩,这话他倒是没反驳,因为也反驳不了!

薛妈妈拉住盛爸爸,说道:“行了,赶紧说正事,两句话就能跑题,也真是有你的。”

“盛霖啊,我和你爸也不是老古板,你看既然今天时挚都上门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和我们坦白了呀?”

盛霖愣了愣,突然有些没反应过来他妈话中的意思:“妈,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没必要拐弯抹角。”

薛妈妈回道:“那好吧,我就直说了,今天你就给你爸和我一句准话,你到底喜不喜欢男的!”

虽然知道网上的消息不可信,但薛妈妈和盛爸爸觉得还是找儿子要个准话的好,不然整天在那瞎捉摸儿子会不会给他们带个男儿媳妇回来,也是挺熬人的。

听到这话,盛霖顿时急了:“妈,你在说什么,我是直的,我喜欢的是女人!”

“还有,我和时挚就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不管薛蓝和你们说什么,你们千万别当真,她就是脑子有坑!”

听到盛霖这话,盛爸爸和薛妈妈下意识松了口气。

幸好,幸好,不然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和亲戚朋友解释了。

来找盛霖谈之前他们也商量过,万一是真的,那他们也只能对外统一口径,说儿子是不婚主义了。

最后,薛妈妈怕因为这事影响他们姐弟的感情,还是为薛蓝辩解了一番。

“行了,我们知道了,不过,这可不是你姐说的,那不是我们看网上有些消息嘛,所以……”

盛爸爸也在一旁说道:“就是,你姐才懒得管你这些事呢,她可啥都没和我们说,别冤枉你姐,听到没?”

盛霖不耐烦地应道:“知道了,知道了。”

搞得好像他能把薛蓝咋样是的。

回来后,盛霖面无表情地瞪着正在玩手机的薛蓝,薛蓝一脸懵圈。

薛蓝挑了挑眉:“看我干什么,你挨骂了啊?”

她刚刚起来喝水时,发现她爸妈和盛霖都不在,就知道十有八九盛霖是被二老叫去谈话了。

盛霖冷冷道:“看你个二百五!”

薛蓝:“……”

嘿,好好的,怎么还骂起人了呢。

“那个,爸妈叫你过去,是不是因为时挚的事啊,你放心,我一定会找机会替你们说好话的。”薛蓝说道。

盛霖:“……”

他本来还想着既然他爸妈那边都能解释的通,没道理薛蓝这边不行,所以便想着过来挣扎挣扎。

可现在看来,是他妄想了!

一想到上次同她解释的下场,盛霖懒得再听薛蓝扯这些有的没的,直接起身就离开了。

薛蓝一脸莫名地挠了挠头,然后捧着手机继续追起了剧。

而盛霖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他一开始没有及时否认,所以之后再说什么都解释不清楚了。

现在在薛蓝心里,她搞得cp是真的这个认知,已经牢不可破!

因为薛蓝和盛霖接下来都有工作安排,中秋节第二天,薛妈妈和盛爸爸就离开了。

薛蓝的下一个综艺也要正式录制了。

这次要拍的是个旅行类综艺,叫《亲爱的旅行》。

这是**卫视的一款人气综艺,节目组会邀请四对娱乐圈夫妻一起,开启一场说走就走的浪漫旅行。

而作为单身狗的薛蓝在节目中的职责就是旅行小管家,简而言之一句话,就是为这四对夫妻旅途中服务的。

薛蓝可是爱死这个综艺了,真的是又能玩又能在线嗑cp,这所谓的旅行小管家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吧。

这次节目是录播的形式,而且和以往的节目不太一样,需要在开拍第一天来薛蓝家来拍摄嘉宾出发前的场景。

于是这天一大早,节目组就上门了。

薛蓝在睡梦中被一阵门铃声惊醒,一打开门看就看到高聪带着节目组的工作人员站在门口。

“你们来了,这么早啊,快进来吧。”

薛蓝睡眼朦胧,边说边打着哈欠,一点没有在镜头前女明星的自觉。

这还不算什么,最主要是她的发型太放浪不羁了,这不知道的都还以为她昨天晚上和谁打了一架呢。

高聪忍不住扶额:“蓝蓝啊,你昨晚睡觉前没定闹钟吗?”

因为知道今天节目组六点要上门拍摄,昨晚他还特地给薛蓝打了个电话让她定早点的闹钟,就是怕出现这种状况啊。

薛蓝一脸茫然:“定了呀,可是还没响呢。”

高聪问:“你定的几点?”

薛蓝回道:“我定了两个闹钟,一个五点二十,一个五点半呀,不是说六点嘛,你们怎么来这么早呀。”

高聪拿出自己的手机,点亮屏幕递到薛蓝面前,“现在都快六点半了啊。”

薛蓝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昨天晚上她睡的有点晚,这会还有点迷瞪。

“不可能啊,我的闹钟明明就没响啊……”

薛蓝边说边走向卧室去拿手机,可并没有在床头的柜子上找到,而此时手机正安静地躺在她的枕头边。

于是,关于闹钟响没响的谜底也揭晓了。

“哦,可能是响了,估计被我给按了吧。”薛蓝喃喃道。

高聪此时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只能转身和一旁的导演组商量:“那个,刚刚那形象能不能别剪进节目里啊,我怕会掉粉。”

导演组小姑娘笑呵呵道:“没事,薛老师颜值能打,不怕!”

高聪:“……”

这是一定要剪进去的意思了?

那导演组小姑娘又补充道:“敲门的镜头是我们节目的一个设计,每位嘉宾都会剪进去,所以,如果只有薛蓝一个人出现,这也不太好吧。”

高聪想了想,说道:“要不咱们重新再拍一条?”

那导演组小姑娘也有点为难,她真心的觉得那条挺好的,真实,也很搞笑,特别是薛蓝那懵圈慢半拍的反应,真的很可爱啊。

就在她在想着怎么说服高聪时,正巧薛蓝卫生间里出来,这时她那放飞自我的发型也已经被收拾妥当。

“我刚刚听你们说要重拍,怎么了,是哪里出问题了?”薛蓝问。

导演组小姑娘连忙说道:“没什么,就是您经纪人觉得刚刚您形象不太多,所以想要重拍一条,但我们觉得挺好的,要不让摄像老师把刚刚拍的内容给您看看?”

薛蓝摆了摆手,说道:“我无所谓,不用看了,你们节目组不怕有碍观瞻就行。”

说罢,薛蓝还对高聪说道:“想开点,我又不是靠脸吃饭,丑就丑点,没事。”

高聪:“……”

薛蓝的行礼都是昨晚提前收拾好的,所以她洗漱后化了个淡妆,然后就进屋换衣服去了。

就在这时,她的门铃声又响了。

导演组的人在卧室门外喊:“薛蓝,您家的门铃响了。”

薛蓝也没多想,直接回道:“那麻烦你帮我开一下门,我马上就出去。”

“哦,好的。”门外的人应了一声后,就去开门了。

薛蓝这时也换好衣服了,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完犊子了,敲门的人不会时挚吧。

盛霖昨天好像是参加什么活动去了,估计这会根本不在家,那除了时挚,好像真的没有其他人了吧。

越想越有可能,薛蓝连忙冲了出去,想要阻止导演组的人开门,但她还是晚了一步,她赶过去的时候,房门已经被打开了。

当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薛蓝提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而此时她身后却传来了几声抽气声,好家伙,不用猜都知道是节目组的那几个小姑娘。

“盛霖,你怎么回来了?”薛蓝问。

盛霖好像也没料到屋子里这么多人,愣了几秒后,回道:“嗯,刚回来,家里冰箱空了,来你这找点吃的。”

说完,他看了眼薛蓝身后扛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迟疑地说道:“你录节目呢,那我不进去了,你给我随便拿点吃的吧。”

薛蓝“哦”了一声,转身跑去冰箱里翻吃的。

半响后,听见她冲着门外喊道:“面包和牛奶都没有了,要不你进来,我给你下碗面吧。”

说完,薛蓝扭头问了导演组:“对了,下碗面大概十来分钟,咱们赶飞机的时间来得及吗?”

导演组众人拼命点头,求之不得道:“来得及,来得及!”

薛蓝收拾的比导演组预测的快多了,所以时间宽裕的很。

再说了,就算来不及,他们大不了改航班也要来得及,这可是盛霖啊!

盛霖意味着什么,流量、话题、收视率啊,到时候宣传片一剪,第一期的收视率那是妥妥的有保障了。

这节目没花钱就能蹭到一个顶流,现场的导演组工作人员几乎都能想到总导演拍着大腿,乐个不停的场面了。

作者有话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善猹不配有名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看看孩子吧 19瓶;九思 10瓶;阿珂 2瓶;46481695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