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娱乐圈爆红了薛蓝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薛蓝和苗依依两人cp粉的身份曝光后, 她们的关系一下子又拉进了不少,简直就是相见恨晚。

苗依依拉着薛蓝的手,喜滋滋道:“我就说我直觉超准的, 你人一看就超好的,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哪能信啊。”

薛蓝想到原身的所作所为,突然有些心虚:“其实,还是可以信一些的。”

苗依依只以为薛蓝在开玩笑,还觉得她很幽默, “对了, 你在《开心碰对碰》那期节目上说你的梦想是‘嗑学家’,是我以为的那样吗?”

薛蓝点了点头。

苗依依直接乐得跳了起来, “好巧啊,不瞒你说, 这也是我的梦想,真的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薛蓝笑了笑, 心里也不禁感慨, 不愧是同道中人啊。

苗依依冲着薛蓝挑了挑眉, 神秘地问:“那你觉得咱们嗑的cp是真的嘛?”

薛蓝‘啧啧’了两声,“是最近才入【盛时天下】的坑吧, 你这样的一看就是新手。”

苗依依有些意外:“对啊,你怎么知道?”

薛蓝故作高深道:“因为啊, 只有你们这样的新手宝宝还在嗑真假,而我们就不一样,用毕生所学争上下。”

苗依依双手捂嘴瞪大眼,很夸张地说道:“你怎么可以开车车?”

薛蓝白了她一眼, 没好气地说:“你少来, 谁不知道嗑男男cp的女生, 十个里有九个体内都有女流氓的潜质,别告诉我你就一点不好奇?”

苗依依也不装了,目露期待问:“所以,以你们老司机的经验,他们俩谁上谁下啊?”

薛蓝一噎,额,这个她还真的不好说,从情感方面讲她还是希望盛霖在上的,毕竟是她弟弟呀。

可是据她在剧组的观察,他们之间的属性还真的不明显,就是觉得两人都可攻可受、可1可0啊。

“这个怎么说呢,我暂时还没看出来。”薛蓝悻悻地摸了摸鼻子。

苗依依也不在意,“这玩意现在也不重要,你在《浮沉》剧组肯定磕到不少糖吧,来来来,快给讲讲呗。”

薛蓝没隐瞒,兴致勃勃地开始散糖:“据我观察,他们两人私下关系不错……”

于是,薛蓝也一点没藏私,把她在剧组里嗑到的糖都分享了出来,好东西就要大家一起分享嘛。

苗依依听完她的描述,在屋子里好一阵上蹿下跳,直呼“嗑到了嗑到了”,然后薛蓝就眼睁睁看着这货拿出手机,用小号去【盛时天下】超话里发了条动态。

@嗑小苗:姐妹们,独家密报,据知情人透露,我们嗑到真的了!

‘知情人’薛蓝:“……”

第二天一大早,薛蓝和苗依依手挽手来到一楼,沈浪刚从外面劈完柴,看到两人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

沈浪:“这过了一晚,我觉得你们的关系好像更亲近了。”

昨天两人关系虽然还不错,但沈浪可以肯定绝没有现在这么腻歪。

薛蓝耸了耸肩:“说了你不懂,女孩子的感情都是睡一觉睡出来的。”

沈浪:“……”

这一大早的她在讲什么虎狼之词?!

而此时一大早守在直播间的观众也被薛蓝的话惊到。

【我严重怀疑薛蓝在开车,有证据的那种!】

【妈呀,薛蓝这是要干嘛,不捆绑男艺人,还盯上女艺人了?】

【守护我家依依,我们不约不约】

【cnm,薛蓝你在同我家哥哥说什么黄.段子,不要脸】

【难道就没人觉得沈浪很纯情嘛,他竟然被薛蓝两句话说脸红了】

【哈哈哈,笑死,真没想到平时酷拽上天的沈浪竟然这么纯情,讲真,薛蓝这也没说什么啊】

【就是就是,如果让他看到我和我闺蜜的聊天记录,哇哈哈哈,简直不敢想象】

沈浪耳后根溢出一抹绯红,突然低声说道:“你说话注意点,这还在直播呢。”

薛蓝扭头看向直播镜头,一愣:“……”

真完犊子了,昨晚可苗依依聊得太过放肆,一时没搂住,女流氓的本性暴露了一丢丢。

“那个,你就当没听见吧。”说罢,薛蓝扶着额离开了。

沈浪看着薛蓝仓促逃跑的背影,背着直播镜头时,突然笑了笑。

吃完早饭后,节目组把五人叫了过来,宣布了今天的任务。

林兴皱着眉,问导演组:“这任务不太对吧,怎么还有强制完成的任务?”

按照节目组的要求,今天他们必须全部下地去收西瓜,可是按照以往的惯例,他们下地干活是为了换食材,可他们现在还有鱼可以换,为什么一定要下地?

导演组解释道:“现在是西瓜成熟季,如果你们不去把西瓜摘回来,到时候烂在地里不就浪费了吗,这不符合我们节目的宗旨。”

五人一听也有道理,西瓜烂在地里确实不好,所以便没有反对,累点就累点吧,反正来参加这个节目之前就知道会不轻松,倒也没那么难接受。

就在他们拿着工具准备出门时,导演组又递给了他们一张新的食物兑换表:“这是我们导演组新调整的兑换比例,你们也了解一下。”

易非凡接过表,五人围在一起看了起来,越看眉头皱得越紧,节目组竟然非常不要脸的调整了鱼的兑换比例!

按照他们这兑换法,他们那养在缸里的鱼根本换不了多少东西了。

苗依依顿时不干了:“我说,你们节目组是不是玩不起,定好的规则还能说变就变?”

导演组也是破罐子破摔了,直接承认道:“没错,我们玩不起了。”

昨晚上导演组连夜去找老乡打听了一下,最近是雨季,他们这大坝放水还会断断续续持续一些日子。

要是嘉宾每次都像昨天那样收获满满,他们节目还怎么搞,到时候岂不是真就成了农家乐了。

所以导演组商量了一下,只能出此下策,豁着不要脸也得这兑换比例给改了。

五人:“……”

他们也知道这都是为了节目效果,尽管再不情愿,五人也只能来到了瓜田。

节目组租的这片瓜田地又远又偏,最麻烦的是路特别窄,只能勉强够一个人走的,正常的车子根本进不来。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必须用背篓一趟趟把西瓜背回小院,这工程量有多大可想而知。

易非凡苦拉着脸:“节目组这就是要累死我们,我都能想到晚上我两条腿不听使唤的样子了。”

其他几人的脸色也不怎么好,可是也没其他的办法,也只能苦哈哈地当起了西瓜搬运工。

薛蓝背了两趟就不干了,她把背篓往地上一扔,“大家停一下,咱们这样干肯定不行,还是得想个法子。”

一听这话,最先响应她的是离她最近的苗依依和沈浪,两人都是养尊处优长大的,哪里干过这种活,要不是镜头在拍着,怕是早都要撂挑子了。

“好。”两人异口同声应道。

沈浪也随手把背篓一扔,“你说吧,咱们要怎么干?”

此时,林兴和易非凡也走了过来,四人都眼巴巴地看着薛蓝。

节目组:“……”

薛蓝这个bug又要搞事情了?

此时直播间里也是众说纷纭。

【这些明星是不是太弱了,真是养尊处优,特比是沈浪,一个大男人,怎么一点苦吃不得】

【楼上的少阴阳怪气,我家哥哥从小到大就没干过这种活,一时不习惯不是很正常吗,这和弱不弱有什么关系】

【我们宝贝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就不是受累的命怎么了】

【切,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不还是来录节目挣钱来了,谁也没比谁高尚到哪里】

【哎,他们确实不容易,天这么热路还这么远,别说明星了,一般人估计都受不住吧】

【啊啊啊,虽然我不喜欢薛蓝,但还是希望她有办法,非凡弟弟还未成年啊,节目组你良心不痛吗】

【哈哈哈,难道就没人觉得薛蓝就是节目组的克星嘛,她一说想法子,感觉那摄像大哥的镜头都抖了抖】

薛蓝冲着几人点了点头,说道:“林哥、非凡、沈浪,你们三个人先用背篓把地里的西瓜运到地头,我和依依去村子里一趟,待会就回来。”

四人听到薛蓝的安排,一点废话都没有就分工干了起来,反正经过昨天的事,他们对薛蓝的生活技能非常有信心。

薛蓝和苗依依来到村子里后,他们直接去了昨天那大爷的家里,正好大爷和大妈都在门口的树下乘凉。

“大爷,我想问一下,你家有那种独轮的板车吗?”薛蓝问。

大爷摇了摇头,“那玩意早都没人用了,现在家家都用电动四轮车拉东西,省劲还方便,你们要用吗,我家就有。”

薛蓝:“谢谢大爷,我们那块地路太窄,四轮车过不去,就不用了。”

大爷“哦”了一声,“我知道你们那地,确实是过不去,可村里也没见谁家还有独轮车啊。”

旁边一起乘凉的奶奶突然说道:“我记得老李头家好像有,那老家伙是个护东西的主,什么老物件都不舍得扔,我去年好像还在他家墙角看到过。”

薛蓝和苗依依道完谢后,按着奶奶指的路,朝着李爷爷家走去.

路上,苗依依有些担心:“蓝蓝,如果借不到你说的什么独轮板车怎么办?”

薛蓝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借不到也没事,放心,反正不会再让你再用背篓背了。”

实在不行,到时候就多找老乡借几辆自行车,他们用自行车推虽然没有独轮板车运的多,但总归是比背着省力。

两人来到李爷爷家,薛蓝果然在墙角看到那独轮板车,李爷爷人也很爽快,一听他们是要借车,二话没说就同意借了。

李爷爷把两人送出门时,嘴里还叨叨道:“现在年轻人啊,都不知珍惜东西,我那败家儿子去年还非要这车扔了,说用不着了,还好我死活没同意,你看这不就用到了……”

当薛蓝和苗依依不太熟练地把独轮板车推到瓜田时,林兴、易非凡、沈浪三人都乐坏了,这下子终于不用再背了,而且这板车车筐还不小,一次能运好多啊,真是省时省力。

导演组看着这独轮板车突然有些一言难尽,他们当初选择这块地时什么都预测过,就是没料到薛蓝竟然还能找到这种老物件。

而且,她是怎么知道有独轮板车这种东西的?真是要命!

薛蓝从车上把从大爷家借的装农作物的袋子拿了下来,然后五人开始把地头的西瓜装进袋子里,再把袋子口系上堆在板车上,这样既能合理占用空间,西瓜还不会乱滚,一举两得。

车子装满后,五人合力把车子推回了小院,又把车上的西瓜卸在了院子里,好家伙,这一看,板车一趟的货量抵他们五人来回运数十趟的了。

于是就这样,五人轻轻松松地完成了节目组的任务,当然,也并没有出现易非凡说的双腿不听使唤的场面。

干了一天的农活,傍晚的时候,五人洗完澡都换上清爽的衣服,来到院子里凉亭下纳凉,五人排排坐着小马扎,每人都一手捧在半块西瓜,另一只手拿着勺子挖着吃。

落日西下,晚风习习,耳边听着虫鸣鸟叫,这生活真的是不要太惬意。

林兴突然感慨道:“哎,我是真没想到,原来这节目还能这么玩,感觉上季我白录了啊。”

易非凡也说道:“还多亏了蓝姐,今天就像玩农家乐一样。”

沈浪跟着点点头,酷拽的脸上难得出现一丝笑意。

苗依依也是一脸佩服之色,迷妹似地看向薛蓝:“可不是嘛,蓝蓝就是厉害,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我看导演组都不知独轮板车这事,不然他们肯定早把李爷爷家的板车给藏起来了。”

导演组:“……”

薛蓝笑了笑,说道:“也没什么厉害的,就是小时候和外公外婆在农村生活过一段时间,见的多了就知道了,都是生活常识而已。”

苗依依“哦”了一声,也知道这是薛蓝的隐私,便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抬头望着蓝天,有感而发道:“这里的天可真蓝啊,空气也好,我好像突然有点喜欢这样的生活了。”

闻言,几人相视一笑,落日的余晖洒进小院,几人的身影在朦胧中晕染着淡淡的温馨。

小院里的氛围也影响到了直播间里的观众,弹幕上大家也纷纷感慨了起来。

【不知为何,突然从他们身上感觉到了幸福的气息】

【其实农村的生活也挺好,节奏慢,不像城市压力这么大,难得放松】

【是啊,我也是在农村长大的,乡里乡亲关系也不错,像薛蓝这样去借东西都很正常】

【隔着屏幕看着那蓝天,我都觉得特别舒服,鸟语花香,是大自然的味道】

【我觉得节目组不一定非要嘉宾累的灰头土脸的,这样简单的幸福观众也是喜欢看的】

【同意楼上的观点,就这样看着他们,感觉心都跟着平静了不少】

……

几人正舒服地吃着西瓜吹着晚风,突然听到小院门口传来一阵响动,于是都勾着脖子看了过去,正好这时看到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推着什么东西进来了。

“明天要有嘉宾来小院做客,给你们添了点娱乐设备。”导演组笑呵呵解释道。

五人齐刷刷看向机位后的总导演,一脸“你们会这么好心”的表情。

总导演:“……”

人和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信任了?!

导演清了清嗓子,解释道:“是家庭版ktv机,放在一楼客厅里,你们没事可以开开嗓,娱乐娱乐。”

听到这话,除了薛蓝外,其他四人齐声“哦”了一声,然后默契地扭头看向薛蓝,节目组这是何用心昭然若揭啊。

薛蓝一副‘我就知道你们要搞事情’的表情看着导演组:“想让我唱歌,那可是另外的价钱!”

导演组:“……”

吃完晚饭后,导演组那边已经把ktv机装好了,还把直播的主机位放在那里。

导演组:“咱们这个是与直播间里观众的互动环节,观众可以弹幕点歌,由你们来演唱。”

五人对视了一眼,薛蓝气定神闲,优哉游哉地看了导演组一眼,“抱歉,这个环节我参与不了,我歌曲库有限,观众就算点了我也不会啊。”

导演组不相信,“你之前在节目里不还唱过吗?”

薛蓝一脸真诚说:“我就会那两首,也是提前练了好久,现在早忘完了。”

导演组半信半疑,齐刷刷地盯着薛蓝看,似是想从她身上看出一丝端倪。

“不过,既然都说是与观众的互动环节,我不唱也不好,所以,我先主动唱一首,接下来直播间观众互动就交给沈浪他们,这样成吗?”薛蓝又说道。

导演组一想一首也够了,看了眼直播间里沈浪的粉丝都在狂刷着让沈浪多唱几首的弹幕,于是总导演便点头应了下来。

薛蓝眼底划过一丝幽光,走到点歌机前,点了首后又撤了回来。

前奏响起来后,屋里的众人和直播间的观众都愣了一下,竟然是军歌!

然后就听到薛蓝无比精准地进了拍,唱完了整首军歌,而且一点调没跑,每句都在调上!

导演组不敢置信问:“你居然可以不跑调?”

薛蓝点头,一脸认真地回道:“只限于这首军歌,其他的不行。”

“还能选择性跑调?”沈浪倒不是不相信,只是有些意外。

薛蓝坦然道:“嗯,可能是爱国克服了我跑调的基因!”

众人:“……”

直播间里的弹幕再次疯狂的转动了起来:

【扯什么蛋呢,还有选择性跑调这种事?】

【话说,薛蓝这不也唱的挺好的吗,你说唱歌跑调是不是她立的人设啊】

【我看可能,她这不就在找借口不唱,毕竟想跑成她那样得练很久吧,这一开口不就露馅了】

【炒作婊果然还是炒作婊,薛蓝滚出娱乐圈】

……

薛蓝说到做到,唱完一首军歌后真的就不唱了,只窝在沙发的一角充当起了吉祥物,认真欣赏起了其他人的演唱。

导演组目的没有达到,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薛老师,要不你再唱一首?”

薛蓝摇头,态度坚决:“那不行,都说了这是另外的价钱!”

导演组:“……”

过了好一会,总导演一脸沧桑,对于薛蓝这个bug,他实在是没法子了,于是无奈地冲着旁边的节目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

节目组工作人员收到讯号后,走到薛蓝身边:“来,薛老师,咱们商量商量,什么个价钱?”

此时,薛蓝终于露出一个得逞的笑,“早这么好说话不就得了,我就知道你们撑不久!”

导演组全员:“……”

突然就想反悔了!

薛蓝可没给他们反悔的机会,连忙把其他几人都招呼了,他们七嘴八舌地在那讨论起了需要节目组提供什么物资,妥妥要狠狠薅一把羊毛的架势。

此时直播间里也笑疯了,弹幕飘过:

【哈哈哈,薛蓝怕是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能靠唱歌赚钱】

【导演组他妥协了,他妥协了,哈哈哈……】

【我倒要看看薛蓝怎么唱,如果她接下来每首歌都跑调,我就相信她没有故意炒作】

双方很快谈好了价钱,于是薛蓝就像是被解除了封印一样,拿起话筒就唱了起来。

她一唱嗨了,也管不了祸不祸害人家歌手的歌了,接下来的时间,就感觉每首歌都有她的身影,而且她还是妥妥的气氛组。

经过这一轮的洗礼,大家是真的相信薛蓝除了军歌,其他什么歌都跑调的事实了。

可最重要的是她还有毒,谁和她唱歌都撑不到副歌就被带跑调,就连沈浪也不例外!

沈浪一开始还不信邪,他不死心试了好几首歌,但结果都逃不过这个魔咒。

就离谱!搞得他都自闭了。

薛蓝回头:“这首歌谁会啊,一起唱呀。”

身后的四人集体沉默。

薛蓝:“沈浪,你肯定会吧,不都说你是中华小曲库吗,来,快接着话筒,让咱们嗨起来。”

沈浪一脸生无可恋,语气中竟带着丝不易察觉的哀求:“姐,你是我亲姐行吗,我还想在歌坛继续混下去。”

看他这样薛蓝也不好勉强,“哦”了一声,又扭头看向易非凡。

易非凡眼神躲闪,能看出来他全身每个细胞都在抗拒。

林兴无奈解围:“蓝蓝啊,孩子还小,给他留点面子吧。”

薛蓝若有所思点点头:“那林哥呢,你要唱吗?”

林兴忍不住扶额:“不了不了,你林哥我一把年纪了,不想晚节不保。”

最后,薛蓝只能眼巴巴看向苗依依,脸上满是期盼之色,眼神中分明写着:咱们还是不是好姐妹了?

苗依依拼命地摇头,拒绝的态度相当坚决,她们可以是抛头颅洒热血的好姐妹,一起唱歌的那种还是算了。

“我倒不是怕丢人,以后也不用在歌坛混,可就是和你唱歌的那个过程太煎熬了,你知道吗,那种想张嘴又死活张不开的感受,我这辈子都不想再体会了。”

苗依依真的一言难尽,你说她自己跑调就算了,嗓门还这么大,真的严重影响到旁人的发挥啊。

薛蓝有些失望,无奈耸耸肩:“那好吧,不逼你们了,我自己唱吧。”

虽然她还是喜欢和大家一起唱,但奈何没人配合,没办法,也只能是她一个人的狂欢了!

于是,接下来进入了薛蓝的魔音绕耳时间,多亏他们这小院位置比较偏僻,旁边也没什么其他的人家,不然肯定得被投诉扰民!

弹幕观众都笑到头掉,感觉要笑死在这直播里。

【哈哈哈哈哈,本人已经笑死,有事请烧纸】

【哈哈哈,薛蓝是人菜瘾大无疑了,笑死】

【易非凡:你们看我敢动吗?】

【对对对,就是苗依依说的内味,‘想张嘴又死活张不开’,这描述太真实了】

【不是,难道就我一个人感觉导演组被薛蓝给套路了吗,她明明就很想唱啊】

【楼上的你没猜错,就是被套路了】

【我去,不愧是人间百灵鸟,厉害了,团灭啊!真是笑死,感觉沈浪都怀疑人生了】

【可不嘛,那双眼都呆滞了,沈浪恐怕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啊哈哈哈,我是浪花,看到沈浪这个样子真是笑到头掉,完了,我不会是黑粉吧】

【恭喜薛蓝又解锁新技能,人间跑调机,一个也别想逃】

……

互动环节结束后,薛蓝也唱的心满意足了,还不忘得了便宜卖乖:“我这人就是太讲究了,怎么样啊,导演,是不是感觉到物有所值了,哎,为了你们我也是受委屈了。”

导演组:“……”

她真是什么鬼话都敢讲,明明就是自己人菜瘾还大!

薛蓝他们离开后,总导演走到院子里,再次沧桑地点了根烟。

他总觉得自己刚刚如果能再坚持一会,薛蓝也许就要坚持不住了,毕竟她那唱歌的瘾可不是一般的大。

哎,还是大意了啊……

回到二楼的房间,薛蓝和苗依依把屋里的摄像头关上后,两人默契地拿起手机,往床上一瘫,点进微博cp超话冲起了浪。

苗依依正划拉着手机,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抬头看向薛蓝:“对了,蓝蓝,你知道明天来的嘉宾是谁吗?”

薛蓝摇摇头,这个她还真不知道,高聪也没告诉她。

“是李嘉阳和孔灵儿。”苗依依说着便起了身,盘腿坐在床上,“你可能不太了解,就是前一段时间官宣的那对情侣,我经纪人刚刚告诉我的。”

谁?薛蓝猛地抬起头,李嘉阳和孔灵儿?!

真tmd晦气!一晚上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

苗依依看薛蓝神色不对,关心地问道:“怎么了,你难道和他们俩有过节?”

薛蓝心想这何止过节这么简单,“没事,就是一点小事,都过去了。”

苗依依“哦”了一声,也没继续追问,只是拍着胸脯保证道:“蓝蓝,别担心,我肯定无条件站在你这边,明天他们要是欺负你,我帮你!”

薛蓝顿时乐了,“呦,这么讲义啊,昨天你不还说来的情侣嘉宾,你要现场嗑糖的嘛,不觉得可惜?”

苗依依摆了摆手,满不在乎道:“这有什么可惜的啊,天下cp千千万,少嗑一对又死不了,还是好姐妹重要,别忘了咱们可是亲人啊。”

虽然她入坑晚,但【盛时天下】也是她的天命cp,所以对同嗑cp的好姐妹情感自然不同。

更别说经过这两天的相处,苗依依也是真的很喜欢薛蓝,把她当成朋友,为朋友她义不容辞。

薛蓝笑了笑,她也很开心能交到苗依依这个志趣相投的朋友。

苗依依先进卫生间洗漱去了,薛蓝想了想点进微信,她还是想问问高聪关于李嘉阳要来录节目之事,谁知她才找到高聪的头像,他却恰好给自己发来了消息。

高聪:“蓝蓝,我给你说个事,你可一定要挺住啊。”

薛蓝一愣,手指飞快回道:“你是想说李嘉阳和孔灵儿来参加节目的事?”

高聪:“你已经知道了啊,对,就是这件事,我也是刚刚从节目组那边打听到的,蓝蓝你还撑得住吗?”

这次薛蓝没回,高聪那边似是等了一会,又发了条消息:“实在不行,我替你向节目组请假,等他们走了你再回去录制?”

薛蓝刚刚替苗依依去卫生间送了点东西,回来一看到高聪的信息,第一反应便是:凭什么?!

她凭什么要躲着李嘉阳那渣男,真是给他脸了!

薛蓝:“不用,我没事。上次让你帮我打听的事怎么样了?”

来参加节目之前,薛蓝让高聪查一下李嘉阳,看能不能抓着他什么把柄,以后以防不时之需。

毕竟以她对那人渣的了解,虽然他和原身已经分手了,他可不是什么分手了就能体面的人,这个麻烦薛蓝还是得小心些。

高聪:“那家伙还算谨慎,暂时还没有找到什么把柄,你放心,我会继续找人查的。”

这也在薛蓝的意料之中,李嘉阳这人确实够谨慎,但还好他也够自负,或者说低估原身的痴情,所以薛蓝手里现在还有些证据。

虽说也不怕他,但一想到明天就要见到他,薛蓝还是觉得晦气。

“蓝蓝,我洗好了,你赶紧进去吧。”苗依依洗漱完出来,招呼她。

薛蓝应了一声,扔下手机,在心里骂骂咧咧地进了卫生间。

——

时挚突然从梦中惊醒,他额头上满是汗,可是屋里的空调上却亮着适宜的温度。

他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右手,坐在床上缓了一会后,随手拿起旁边的手机,一看时间才晚上十点。

他今天下午刚从国外回来,倒时差就睡了一会,只是没想到又做了那个梦,可明明已经好久没做过了。

既然醒了,时挚也没打算再睡,他来到客厅准备倒杯水,正好一眼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纸袋。

这是他在国外机场免税店里随手买的,是两个小挂饰,那时突然想到上次薛蓝录节目给他带礼物的事,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礼尚往来。

买都买了自然是要送出去的,时挚拿过手机,找到了那个‘三人帮’的群。

时挚:“我在国外给你们带了礼物,给我个地址,我把东西给你们寄过去。”

薛蓝刚做了面膜躺在床上,听到手机的震动声,她随手拿了起来,一看时挚要送她礼物,眼睛一亮。

薛蓝:“哇塞,竟然有礼物收,我刚刚还郁闷的心情瞬间就被治愈了。”

薛蓝随即在群里发了个地址:“我在录节目,这是公司的地址,你寄过去我经纪人会帮我收。”

时挚回道:“好。”

这时盛霖终于也在群里冒泡了:“你们俩在搞什么,别以为这样我就会给你们带礼物,先说好,小爷我可没这娘气兮兮的习惯。”

说完,他很快在群里发了个地址。

盛霖:“还是我家的地址,你俩都保存一下,下次想送我什么直接寄就行,不用和我报备。”

薛蓝:“……”

薛蓝:“盛霖,你能不能要点脸!”

盛霖发了个贱兮兮的表情包回怼,看着特别欠揍。

薛蓝看得拳头硬了,当场摩拳擦掌起来,于是她也没再客气,在相册里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盛霖小时候穿开裆裤的照片。

虽然照片角度关键位置没有露.点,但也能看出他穿着的是开裆裤。

于是她随手把这张‘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的照片发进了‘三人帮’的群里,并@了时挚。

薛蓝:“送你做礼物。”

时挚无语地看着手机,他实在不懂薛蓝的脑回路,他为什么要收一张盛霖开裆裤的照片做礼物?

时挚:“不要。”

盛霖:“薛蓝,你是不是脑子有坑,快给我撤回!!!”

薛蓝故意没理他,等过了撤回时间后,她才故意说道:“抱歉,撤不回了哦。”

盛霖好像是被气死了,半天没在群里说话。

薛蓝又试着在群里喊了喊盛霖,可这家伙好像真的生气,竟然没有理她。

于是,她不禁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过分了,回头又看了好几遍照片和聊天记录,不过应该还好吧,这照片也没露点嘛。

难道这就是小情侣之间的羞耻感?还是说是时挚那句嫌弃意味十足的“不要”伤害到了他?

额……果然是帅哥之间的事不是她该掺和啊。

就在薛蓝认真思索着要怎么委婉又不掉面子的道歉时,盛霖终于在群里出声了:“薛蓝,这可是你逼我的!”

薛蓝一愣,还没反应过来,然后就看到盛霖竟然一口气连着发了好几张她小时候的照片!

问题是,这些照片不是她摔成狗吃屎被抓拍的瞬间,就是吃东西吃的满脸都是的囧照。

薛蓝:“!!!”

这个缺了大德的倒霉玩意!

时挚看着这群里莫名突变的画风,突然有点不知作何反应,只能默默地充当起了观众。

他随手点开一张薛蓝小时候吃蛋糕的照片,照片中,她吃的满脸都是奶油却懵懂无知的表情,不禁让他联想到薛蓝在剧组莫名犯傻的时候,时挚的嘴角忍不住弯了弯。

不知过了多久,薛蓝和盛霖两个人好像较劲一样,你一张我一张的,不知道在群里发了多少张对方小时候的蠢照后,理智也终于回笼了。

于是,两人连忙双双举白旗,偃旗息鼓,一场小学鸡间的群殴到此结束。

群里短暂的安静后,盛霖看似随意在群里问道:“对了,你刚开始说郁闷是怎么回事,节目组为难你了,还是和其他嘉宾相处不好?”

看到盛霖看似漫不经心的话,薛蓝突然想明白了什么,怪不得这小子一开始就在群里惹她,估计是想让她发泄一下情绪吧,还真别说,她现在好多了。

薛蓝回道:“怎么可能,太小看你老姐我了。”

想了想,薛蓝还是把明天李嘉阳要来的事说了,反正到时候盛霖也会知道,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薛蓝:“就是刚刚知道明天的飞行嘉宾是李嘉阳,觉得晦气,不过现在没事了,收了时挚的礼物后我就满血复活了。”

盛霖:“什么?李嘉阳也要去!”

时挚也在群里问道:“要帮忙吗?”

薛蓝哭笑不得:“真不用,你们不用这么紧张,不就是个前男友吗,我搞得定。”

看到薛蓝好像真的没什么,两人也没再继续追问,只是盛霖却不放心敲打了她几句,让她不要再和李嘉阳藕断丝连什么的。

几人又在群里有一搭闲聊几句,薛蓝这边突然下雨了,她忍不住录了段窗外深夜雨声的视频发到了群里。

“我们这里下雨了,不过,这里的环境真心不错,极力推荐你们有时间也可以试试这种生活节奏,我来到这睡眠都变好了,梦都不做一觉到天亮。”

时挚坐在落地窗前的躺椅上,静静地望着窗外城市的夜景,听着手机视频里传来的雨声,心里突然变得十分平静,好像雨声连带着把那梦后的心悸之感都冲刷干净了。

许久后,时挚拨通了海哥的电话。

“是我,《美丽的村庄》那个综艺邀约可以应下,但有个条件,我要明天去。”

作者有话说:

文文入v啦,感谢各位订阅的小可爱,爱你们~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落笙 10瓶;东台、奶茶五分糖 6瓶;二柱 4瓶;爱乱飞的猫 2瓶;52352382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