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晨风起战川梁潇小说(完整版)阅读

“梁医生,鞋好漂亮,限量款咧。”梁潇在电梯间碰到医院同事,她笑笑,“谢谢。”

“男朋友送的吧?”

“不是。”两个字梁潇已经结束对话。这鞋子确实俏皮,走路也很舒适,最主要是刚好合脚。

更衣室梁潇边换衣服边想着战川昨晚跟她说的话。

他说“卖命”,说明是有危险的工作,他背上的伤疤是因为工作留下的?他到底是什么人?

往vip区去,远远瞧见吴亮,她才抬手要跟他打招呼,吴亮转身就走。

梁潇加快两步上去,“长胆了啊,师姐跟你打招呼都不理,亏得我还帮你解决了23床。”

吴亮一急脸也红,“你还敢提23床,你知不知医院护士都叫我什么!”

梁潇眨眨眼睛,“她们叫你什么?”

“吴-妹-妹。”

梁潇感觉吴亮头上在冒烟,是真生气了,“开玩笑的话你也当真,她们还传我抢别人老公呢,你看我不理会谣言过几天自然就停了。”

吴亮说不过她,又闷头往前走。

“好好,我道歉。”梁潇拉住他,“我们还是不是朋友?”

吴亮看着她,“当然是。”

“是朋友就不要生气了。虽然我们用的方法不对,但事情不是解决了吗?23床还有没有骚扰你?”

吴亮摇摇头。

“那不就结了。你解决了烦恼还保住工作,该庆祝啊青年。”

话虽这么说,吴亮还是不舒服,“我是男人,性别男,性取向女。”

梁潇忍住笑,“我知道。大不了以后你因为这事交不到女朋友我负责。”

吴亮抿了抿唇,微微低头,问她:“你怎么负责。”

“负责帮你介绍一个。”

“是这个啊。”吴亮的声音有些失落。

“那你以为是什么?”

“没,没什么。我要去给23床量血压了。”吴亮逃也似的走开。

梁潇在他背后喊,“中午一起吃饭。”

吴亮头也没回一下。

梁潇摇摇头,“背后有老虎追你吗!”

梁潇去看战美龄并没有直接进病房,在门口站了会儿。

“战川什么时候来?”战美龄问小护士。

小护士哄着她,“你吃完这碗粥就来了。”

战美龄:“你没骗我?”

小护士:“我怎么会骗你。”

梁潇轻轻推门进去,战美龄抬头看见她,立刻推开护士手里的碗,“我不吃了。”

护士搁下碗,“那把药吃了。”

“不吃。”不管小护士怎么劝说,战美龄又陷入“聋哑”状态。

梁潇问了下战美龄的血压情况,让护士出去。小护士有些犹豫,“梁医生,你应付得来吗?”

梁潇亲自倒杯水,拣出药丸,“放心。”

小护士出去,梁潇坐到战美龄轮椅边,“这个药每天都要按时吃,不然会有副作用,可能会,掉头发。”

战美龄脸色微微动了一下,还是不理她。

梁潇心里在笑脸上不动声色,“战川今天不能来看你,他走之前让我好好照顾你。”

战美龄终于转头看她,“他去哪里?”

梁潇举起水杯,“喝完药我告诉你。”

战美龄虽不情愿还是接过杯子把药丸放进嘴里。

“他去哪里?”

梁潇接过水杯,“去见个朋友。”

“你说谎,他在这里根本没朋友。”梁潇以为战美龄很好糊弄,战美龄突然抓住她手臂,“你是不是把他藏起来了,你抢走我老公还要抢走我儿子吗?”

梁潇手臂感觉到疼,她没甩开,心平气和,“战阿姨,你好好看清楚,您认错人了。”她把工作牌取下来给战美龄看,“我叫梁潇,从来都不认识你老公。”

“梁潇?”战美龄一时清醒一时糊涂,“梁潇。”抓紧她的手慢慢松开。

梁潇捂着手臂起身,“你累了,我扶你上床睡会儿。”

战美龄倒没再闹。

梁潇从病房出来拉开袖子,手臂都青了。

中午的时候吴亮来找她还带了咖啡。

“师姐。”

梁潇笑着看他:“不生气啦。”

“生气还给带咖啡。”吴亮递给她。

“说吧,又有什么事要我帮忙。”梁潇接过咖啡喝一口。

吴亮挠挠后脑,“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听说吴主任下午要做一台fspr手术,他一定会选你,你……能不能让一次机会给我?”

梁潇皱眉,“你怎么知道吴主任一定会选我?”

“反正他绝对不会选我。”吴亮失落中还有点委屈。

梁潇看着他,“吴主任又不是老虎,你那么怕他干什么。你自信一点,多表现一下他才会注意到你。”

吴亮苦着脸不作声。

“好吧好吧,我会跟吴主任说让你进手术室。”

“谢谢师姐。”吴亮还没来得及高兴。

吴主任的皮鞋踏得走廊蹬蹬响,“梁潇你准备一下,下午跟我进手术室。”

梁潇赶紧把手里的咖啡递给吴亮,赶上去,“吴主任,我今天状态不是很好怕拖您后腿,您看能不能换别人?”她使劲给吴亮使眼色,吴亮鼓足了勇气要开口。吴主任一句,“他不行。”吴亮像被扎破的气球。

梁潇还想替他争取,吴亮拉住她袖子,摇摇头。

最后还是梁潇跟着吴主任进了手术室,梁潇想不通,为什么吴亮每次见到吴主任都像老鼠见了猫。

这一台手术让梁潇筋疲力尽,手术服都没脱窝在休息室睡到半夜。

她是被饿醒的,换鞋的力气都没有。外边还下着雨,最近雨水似乎特别多。她上次借护士长的伞还忘在家里,这次又借一把。

下到大厅的时候,她往候诊区瞄一眼,上一次战川就是在那个位置等她。他和她合撑一把伞,她好好的,他湿了半身。

凌晨一点半的公交只有她一个,连个讲鬼故事的人都没有。

林菀瑶早睡了,她轻手轻脚换鞋,洗完澡,斜对面的窗户黑洞洞一丝人烟味也没有。

关灯,睡觉。

她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他现在,在干什么?”

梁潇接连几天情绪都不高,做什么好似都提不起劲儿来,她觉得自己大概是要生病了。

战美龄虽然还是排斥她,但已经能听她的话好好吃饭,按时吃药。她不知道这算不算照顾好了他妈妈,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她和战美龄相处越来越融洽,流言也不攻自破,如果她当时真跟吴亮换了病人,那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她圈着日历上的数字,战川走了有七天了,一点音讯都没有。

“梁医生,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vip区的小护士都跟她熟了。

梁潇笑笑,“我生日。”

“真的呀,生日快乐。”

“谢谢。”

“男朋友一定在家准备大惊喜?”小护士掩嘴笑。

梁潇没精打采,“没男朋友呢。”

“不会吧,梁医生漂亮又能干怎么会没男朋,是不是要求太高了?”

梁潇笑着摇摇头。

“师姐!”吴亮突然气喘吁吁跑过来,“快……快,急救室……”

梁潇皱眉望他,“你把气喘顺了再说。”

吴亮捂着胸口,“战川,战川出事了,在,急救室抢救。”

梁潇扔了笔往楼梯间跑,电梯太慢。

她换上手术服捂着口罩就冲进手术室,“战川!”

刚出差回来就上手术台的胡主任抬头皱眉,“你认识伤者?”

梁潇捂着口罩,急切问:“他怎么样?”

“钢筋穿透了胸部,伤得很重。”胡主任边说话手上没停。

梁潇不敢相信,他怎么会伤得这么重?慌张走近手术台,“战……”手术台上的男人四十岁左右,干瘦憔悴,不是他,不是他……梁潇捂住嘴差点眼泪冲眶而出。

“你认识伤者?”胡主任皱着眉头又问她一遍。

梁潇冷静了许多,“他,是叫战川吗?”

“是。”

梁潇摇摇头,“我不认识他。我还有事,对不起。”

梁潇一路跑出医院,心还怦怦乱跳,害怕刚才在手术台上看见血肉模糊的战川,她靠着花坛喘气。

“梁潇。”有人喊她,她抬头,战川站在日头下,站姿慵懒嘴上咬着烟,下巴长出青青短胡茬脸似乎清瘦了显得轮廓更加深刻,他皱着眉,似笑非笑的模样。心控制不住的悸动。

很久以后梁潇再记起这天,都佩服自己的勇气。

她冲过去攀在战川身上,脚尖一踮,他唇边叼的烟落在地上,她深深压着他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