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意中人从不是她章节目录阮瑶封承瑾小说阅读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仿佛都暂停了时间。

只留下他们两人,仅仅一眼却像隔了数年光阴。

就在这时,慕念白走了过来,阻断了封承瑾的视线。

“爱妃,是朕来晚了。”慕念白动作轻柔,牵起了阮瑶的手。

封承瑾先一步拦下了两人的去路,目光看向阮瑶,这一看心再也控制不住的颤动起来。

慕念白的神色瞬间阴沉下来:“封卿拦下朕是所谓何事?”

封承瑾凝视着阮瑶的容颜,眼前的人和她太像了,以至于他没有多想就将人拦了下来。

“这位娘娘……和臣的夫人长的太像了。”

面对封承瑾的探究,阮瑶虽然心里已经激起了层层巨浪,但面上依旧是一片清冷。

慕念白将阮瑶的手握的更紧,像是在宣誓主权一般:“爱卿看清楚了,这是朕的妃子!”

他看向封承瑾的眼神中带着警告。

“那可能是臣看错了。”封承瑾把目光收回,刚刚他一直在看面前女子的神色。

可看了许久他发现面前的人除了长相和阮瑶相似,目色却十分陌生。

他的阮瑶从来不会用这种目光看着他。

慕念白没有回话,但目光幽冷牵着阮瑶直接从封承瑾的身边擦肩而过。

仅仅一瞬间,封承瑾的心不由地一紧,但等他回过头慕念白已经带着人上了轿子。

当把轿帘放下后,阮瑶就将手收了回来,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她不知是怕封承瑾认出来,还是为了什么。

慕念白垂眸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掌心,心里多了一分酸楚。

“你是怕他认出来吗?”慕念白看到她秀眉微皱出声问道。

阮瑶摇头没有开口,这一动作让发鬓上的流阮勾住了头发。

慕念白见状伸出修长的手小心将阮瑶头发整理好,而后又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他们之间有段距离,而这段距离是让他永远都到不了的终点。

“多谢陛下。”

“无碍,快到风雪殿了等会你跟在朕身后便是。”

阮瑶点头应下,之前虽然也陪着封承瑾参加过宫宴,但女眷是不得入风雪殿的。

因为此处是专门用于办朝中宴会的,能进去的人都是达官显贵,皇帝也只允许带一位妃子。

这些都是北国传下来的传统之一。

下了轿子之后,阮瑶就跟着慕念白步入了殿中。

风雪殿里歌舞升平,左右两边都设好了宴会桌,不少人已经入了位子。

慕念白一到殿门,殿里的官员们纷纷站起了身,昂首叩拜。

除了封承瑾。

从一开始阮瑶就感受到了他的目光。

她随着慕念白坐在了宴会的高位之上,满朝文武纷纷心里开始猜忌,皇上来风雪殿从来不会带妃子,连皇后都没有带过。

整场宴席下来,阮瑶都没有往封承瑾的方向看过一眼。

慕念白看着她兴致缺缺的样子,微微附耳轻语:“朕已经让小安子去叫月儿在殿外等着了,你先回殿休息。”

阮瑶面露感激,起身就从侧离开。

而她刚走不久,封承瑾就站了起来:“陛下,臣去外面醒醒酒。”

这个理由让慕念白没有办法拒绝。

“去吧,别去太久了毕竟这场宴会你才是主角。”话里话外他都在提醒着封承瑾。

封承瑾淡淡应了一声,转身就走出了风雪殿。

此时殿外已经停了雪,阮瑶站在殿外走廊上,等着月儿来接。

寒风吹起,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用手拢了拢身上的大衣。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既然觉得冷,娘娘还为何出来?”

阮瑶手上的动作一顿,心跳都漏了半拍。

眨眼间封承瑾已经站在了她的身侧,身上白衣暗花长袍,眉目清冽一如既往的让人移不开眼。

“侯爷不也出来了吗?”阮瑶反问道。

“是啊,微臣出来就是想和娘娘搭几句话。”封承瑾的视线与阮瑶的目光相撞在一起。

阮瑶迅速把目光转移到殿前的红梅树:“侯爷看我做什么?”

“娘娘,你觉得世间会有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人吗?”

“信。”阮瑶回的干脆。

就在封承瑾还要说些什么时,月儿恰好提着宫灯来了。

“娘娘,奴婢来接你了。”

阮瑶在离开之际,抬眸看向封承瑾道了一句“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