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养鸡的一天小说 段小娟赵志国完本阅读

李霞也有些郝然,江靖达对她真心不错,虽然她从不轻易接受他的礼物,他请吃饭,自己也会觑着机会就付一回账。

可她的货是从江靖达手里进的,他有意照拂,自己怎么可能不占便宜。

江靖达吃惊之后有些结巴:“妹,妹子,你逗……逗我玩儿的吧,我才出去不到四个月,你,你咋就有对象了?”

李霞直言相告:“江大哥,真没骗你。那人你也认识的,就是刘刚刘大哥。”

“那虎啦吧唧的小子有啥好的?”江靖达小声嘟哝了句,他见过刘刚,一个当兵的,看着还愣头愣脑的,也不知道小霞妹子到底看上他啥了。

李霞只能装作没听到:“江大哥,要不我请你吃饭吧,就当是赔罪了。”

江靖达性子直,挥了挥手,垂头丧气地道:“改天吧,我喜欢的妹子成别人家的了,我哪还有心思吃饭,我改天再来找你好了。”

说完,也不等李霞回答,居然就真的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又转回来道:“妹子,你别多心,我不是输不起的人。就是……就是今天这事我心里不得劲,你还是我妹子。”

李霞心里感动,但看着五大三粗的汉子满脸委屈郁闷的样子又有些想笑。不过她忍住了,认真地点点头:“江大哥,你也永远是我大哥。”

“现在也只能当大哥了。”

江靖达蔫蔫地走了,一大束玫瑰又原样捧了回去,打车的时候才醒过神来。拍着脑袋苦笑。一听人家有对象,带来的花都给带回去了,这得给小霞妹子留个啥印象啊?

大江批发部

红苕正在柜台上记账,店里生意好得很,除了她以外,还有两个专门上货卸货的。这一天天的流水,她都看得麻木了。

有钱人赚钱可真是简单啊,江大哥果然是个有本事的人。红苕对他崇拜不已,现

如今她和她娘都拿着一份工资,又包吃包住,几个月下来存了好几百块钱。这样的事她们以前哪里敢想?所以虽然王淑华爱摆夫人的款,红苕娘也都忍了。

反正有江靖达压着,她也不敢太过。再说她其实也没什么坏心眼,就是隔那么几天要矫情一次,顺着点就相安无事了。

正这么想着,有本事的人就进来了,手里的红玫瑰依然娇艳怒放,衬得他更加满脸生无可恋。她奇怪地道:“老板,你这是咋了?不是说了去找姐姐告白的么?被拒绝了?”

“有那么明显吗?”江靖达凑到店里的镜子前照了一下,果然发现自己满脸的倒霉样。

红苕呵呵:“老板,你脸上就写着心情不好四个字,要是姐姐答应你了,你哪儿能是这副模样啊。”

江靖达咬牙切齿地道:“别提了,刘刚那个混蛋,趁我不在撬我墙角,把你姐给追走了。”

“啊?”别怪红苕不知情,实在是他们俩把这事儿说破也才两个多月,而且刘刚还一直在养腿伤。红苕要看店每天都忙得不行,哪里知道这事儿?

“可气死我了。”江靖达气咻咻在太师椅上坐下,那花就随手抛到了地上。要不是花朵够新鲜,这会儿肯定都掉一地花瓣了。

红苕心疼地把花捡起来:“老板就算我姐不要,这花也甭扔啊,多漂亮啊?”

说到这个江靖达更郁闷:“哪儿是你姐不要啊,是我当时一听她有了对象就傻眼了,拿了花就走,这会你姐还不知道咋想我呢。追不到人连花都往回搂了,我这回是彻底没脸了。”

红苕看他那样儿觉得好笑:“哪儿会啊?姐姐才不是那种人呢!老板,要不这花我插起来吧,店里放一些,家里放一些。”

“随便你吧。”江靖达摆了摆手,他对摆弄这些没兴趣。

红苕说干就干,很快找出了两个大花瓶,

摆弄起那些花儿来。可是插好后,却不知放哪儿了。批发部里东西太多,就算红苕有空就会理货也还是难免有点乱。而且这些东西多是日用品,旁边摆个花也不搭啊。

江靖达见她折腾来折腾去的也没弄好,便道:“明天再弄吧,现在陪你老板我出去喝点酒。”

“喝酒?”

“借酒消愁没听说过么,你老板我失恋了,不大醉一场怎么行?”

红苕小声道:“喝酒可以,但不能喝醉了,不然我可没法儿把你扛回去。”

江靖达:……

失恋了想喝酒都不能尽兴,这日子简直没法儿过了。

李霞从没想过,要伤江靖达的心。可以前不论她怎么拒绝,江靖达总说,只要她一天没嫁人,他就都有机会。没办法,这遭心是注定要伤了。

这事儿挺无奈的,也只能是改天去找红苕探探情况了。

希望有别的妹子能让他快点燃起兴趣吧。

眨眼间,十一便到了。

刘刚早就托人买好了车票,带着老娘儿子和李霞一起登上了火车。

回去一趟光在车上就得六天,李霞把店交给了翠云,说是每天给她算工钱。翠云刚开始不答应,说反正自己在家也没事,看个店还要啥工钱啊?

但耐不住李霞坚持,只好应了下来。

李霞决定这遭怎么也要住个个把月。店里生意好,这半年可没少挣钱,就算是买了铺子买了地,又出钱在地上盖房,手里也还剩有千把来块钱。他们四人合伙买的地已经开始建了,按照李霞的想法,成品出来那就是个小型商场。

何建军一向有眼光,那房子刚开始打地基,他就在周边又买了两块地。至于钱,则是从银行贷出来的,李霞不得不赞叹他的眼光。这时候的房产经济还没成型,贷款买地什么的,不是大魄力的人根本干不出来。

不过人家上头有人,说不定有什么政策也不一定。

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光是给家人的礼物,李霞就买了好些,足足装满了两个大大的行李箱。要不是刘刚一家没带什么行李,这些东西还真不好弄回去。

虽然是节假日,但这时候哪有后世那样一到节假日,就差点交通瘫痪的状况出现。

火车站挺破败的,李霞和翠云抱了抱:“回去吧,我们这么多人呢,你还非来送,一会儿打车回去知道吗?”

“你回家嘛,这一去还不知啥时候回来呢。”

“撑死一个月我就回来了啊,你啊,记得那两店白天看看就好了,晚上就别去了。你一个女人不安全,再说了,咱也不差那点子钱。”

“知道了知道了,你都讲了五百遍了。”

“保重。”李霞认真地拍了拍她的肩,如是说道。

翠云道:“要死了,突然这么郑重,我都快哭了啦。”

“可别啊,这么多人看着呢。嫂子,我真得走了。”

翠云又嘱咐了刘刚一翻,要他好好照顾李霞,刘刚自然一一应下。傅春萍看得眼酸,多大的人了,还要人照顾个屁啊。

票是傅春萍去买的,买了四个坐票,正好是前后两排。牛牛还小,可以免票,但那样就没有座位了。好在傅春萍不知道这个,不然她肯定只买三个座。

这样一来,牛牛也有个座位,坐起来也会舒服一些。

火车并不算拥挤,但空位子也没几个。李霞和刘在后排刚坐了没一会儿,牛牛就跑过来了,怯生生地道:“爸爸,我想和你一起坐。”

刘刚有些舍不得李霞,但是儿子要求了也不好拒绝,倒是李霞利落地站了起来,将他抱到自己的座位上:“行,那你和爸爸好好聊天。”

“谢谢阿姨。”

“不客气。”李霞笑眯眯地捏捏他的小

脸蛋,唔,小孩子的皮肤可真嫩啊。

牛牛刚到北京的时候,皮肤还是有点黑的,但显然这几个月的城里生活将他养得非常好。白白嫩嫩的乍一看就像是城里的小少爷。

如果他的性子能再活泼一些就更好了。

李霞左右四顾,正想找个空位子坐下,就听傅春萍阴阳怪气地道:“怎么,不想和我这个老太婆一起坐么?”

“哪能啊,这不是腿有些麻了嘛!”李霞作势捶了锤自己的腿,无奈地走了过去,眼角的余光正好捕捉到刘刚那促狭的笑,她这个郁闷啊,给刘刚甩了个眼刀:你给我等着。

傅春萍就刘刚一个儿子,在她的想法里,那就得是千金小姐才配得上她优秀的儿子。结果儿子相中的姑娘是李霞这个村姑。要是这个村姑老老实实的,能让自己过把当婆婆的瘾那也算是让她体会一把十年媳妇熬成婆的威风,可偏偏这还是个自己拿捏不住的。

唉,想想她就郁闷无比。

所以看她和儿子呆在一起的模样就特别想搞点破坏,于是让牛牛去找他爹。至于自己,也得提点提点这未过门的儿媳妇。

没办法,再不喜欢她也扭不过儿子啊,只好调教调教了。比如说回娘家就不是个好风气,现在婚前是没办法,婚后还是少来往点吧。

自家那个不成器的女儿,每回回家都跟蝗虫过境似的,没往婆家搬够那就不算完。她虽看不上女儿这样的行为,但说实话,要是能娶到一个这样儿见天从娘家往夫家搬东西的媳妇,那她还是很乐意的。可万一反过来呢?她们刘家可就得养两只蝗虫了。

想到这,傅春萍忙问道:“李霞啊,你家还有些什么人啊?”

“爸妈,弟妹还有奶奶,一共六口人。”李霞应得干脆利落,这老太太也挺有意思的,自己跟她儿子确定关系都快三个月了,她这时候才想起来查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