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养鸡的一天 (全本小说) 段小娟赵志国全文免费阅读

楼上属于刘刚的房门应声而开:“谁啊?咦,小霞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还打算一会儿去接你呢。”

“医生让你好生歇着,天天接什么接啊,我又不是不认识路。”

“我骑车的啊,这又不妨事儿。”

翠云假意咳了一声:“你们两,能不能别见缝插针就秀一把恩爱,刚子,这有位姑娘找你呢。”

旗袍姑娘从大门外探进头来,用柔得能滴出水的声音和刘刚打了个招呼:“刚子,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刘刚前一刻还温和的神色一瞬间变得冷硬无比,声音都透着几许冰寒:“你来干嘛?”

“我,我碰上了点事儿,你能不能帮帮我?”

“不能。”说罢竟转身进了屋。

李霞从没见过如此模样的刘刚,当即便怔住了,印象中的刘刚是个极心善,极热心的解放军,虽然眼前小白花模样的姑娘她一看就不喜欢,可是刘刚的态度还是让她觉得匪夷所思,这姑娘谁啊?

翠云的脸上露出玩味的笑,然后遗憾地道:“对不住了,刘刚的脾气就这样,要不你改天再来。”

“嗯,给你添麻烦了,不知道你是?”

“我是她嫂子。”

李霞见她先是松了口气,继而疑惑地问道:“我还真不知道刘刚还有哥哥呢?”

事实上,她对刘刚并不熟,要不是走投无路,她也不想来找他。毕竟当年自己干的事放哪儿都说不过去,可谁让她没办法了呢。

翠云见刘刚不待见她,也没了好脸色,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不是,我说你打听这么多干嘛啊?走吧走吧,我们要吃饭了。”

旗袍姑娘脸僵了一下,无奈地转身走了。

李霞道:“嫂子,她得罪你了啊?”

“没有,

不过刚子是个好人,能让他甩脸子的女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翠云理所当然地说,顺手推了李霞一把:“行了行了,你回来了就赶紧去做饭吧。我天天指使刚子那个病号,心里不知多愧疚。”

“可我看你使唤得挺顺手的啊。”

“嘿嘿,那不是因为我厨艺差嘛。”两人一路进了厨房,要炒的菜已经洗净切好,一盘盘码在灶边,只等着下锅。翠云虽然不爱厨房的活,但也知道刘刚现在在养身体,能做的活还是会尽量做一些的。

“来来来,我烧火来你做饭,先炒哪个菜啊?”

李霞洗了手道:“先爆炒鱿鱼,大火伺候着。”

“好嘞。”翠云将柴火塞进灶膛,

很快锅就热了起来,李霞快手快脚地将油倒下去,桂叶八角很快爆出了浓香,再呛上辣椒,厨房里立刻烟气弥漫起来。

刘刚就在这时走进了厨房,含笑看着李霞道:“哇,今晚能尝到你的手艺啊,我看看煮了啥?”

李霞将鱿鱼倒入锅中翻炒起来,抽空应一句:“说得跟我没下过厨似的?”

鱿鱼很好炒,几个人随便聊了几句,便出锅了。刘刚接下锅铲:“剩下的菜我来吧。”

“没事儿,你一边歇着呗,谁炒菜还不是一样啊?”

翠云幽幽地道:“你的厨艺跟刚子的还真不一样。”

李霞:……她炒得菜虽然不算出挑,但也不错的好吧?要不要这么嫌弃啊?

火已烧旺,暂时用不着添柴,翠云借着厨房太呛人为由将李霞拖了出去。李霞奇怪地问道:“嫂子,真的不用帮忙吗?刚子伤还没好呢,又炒菜又烧火的多麻烦。”

“你个死丫头,你可长点心吧,你就没觉着今儿来找刚子的女人很有问题吗?”

“唔,长得挺漂亮的

。”

“啊呸,一脸狐狸精像,穿得跟个坠落风尘的舞女似的,还装个林黛玉的样儿。”

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就是这样的了,她嘻嘻一笑,拉了翠云的手道:“嫂子,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今儿那姑娘,一看就不是善茬啊,就是不知道她和刚子有什么瓜葛,刚子看到她的时候,那脸一下子就绿了。”

“可不是嘛,所以你得上点心,回头跟刚子聊天的时候,记得**话啊。”

李霞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有什么好套的,俗话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莫强求。要是刚子真被今儿这姑娘拐走了,我只会放鞭炮庆祝。”

翠云笑道:“那倒是,咱们刚子又不瞎,还能舍你而就她?话说,那姑娘到底谁啊?”

两人面面相覤,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李霞被翠云缠了好一会儿,直到答应了去跟刘刚打听打听才被放进厨房,正赶上炒豆角出锅。李霞忙将菜端到饭桌上,然后坐到灶前添柴。

翠云虽然嘴上说着要让李霞私下再打听,可她就不是个忍得住的人,吃到半饱的时候还是开口问道:“刚子,今儿来的那姑娘谁啊?”

李霞心里暗笑,得,现在不用她去开口了。

“认识而已,你们别理她就是了。”刘刚说到那姑娘时态度就冷下来了,让人不好接着问下去,李霞有些吃惊,她怎么觉得刘刚对这姑娘带着一股子仇恨啊?

“多好看一姑娘啊,万一她再找上门来,不理也不太合适吧。”翠云又问道。

刘刚哧了一声道:“那你们说我不在就好了。”

当晚,李霞是带着疑惑入睡的。

老式的闹钟铃声单一,叮铃铃,叮铃铃的吵得人心烦不已。

床上的人儿扯着被子换了好几个姿势,但最终

还是败给了恼人的铃声。她认命地爬起来,关掉了那扰人清梦的家伙,却是没再睡下去,靠在床上醒神。

天儿越来越冷,她也越来越流恋被窝。可是刘刚说她身体不好,要她早起出去跑两圈。生命在于运动,上辈子老年的时候,她的确吃了不少年轻时不运动的亏,所以也就认真地接受了刘刚的建议。

然后刘刚就送了她一个闹钟,定的时间是早晨六点半。

真是作孽。

起床,洗脸,李霞很快就穿着一身运动服出门了。房门外,刘刚早已穿戴整齐,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李霞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灰色的运动套装,衬得他双腿无比笔直修长,上身倒是没什么感觉,可光是这双腿就让李霞移不开眼了。

上辈子忙忙碌碌,见到的人也就那几个,所以李霞从不知道自己居然是个长腿控。

刘刚的长相颇为矛盾,面无表情的时候,面相颇为严肃刚硬,可平易近人时,却又带了几分憨实,虽然耐看,却跟帅气、英俊啊这些字眼不沾边。

可他的身材却是极好的。

紧实的肌肉,倒三角的完美身材,还有一双让李霞极度着迷的大长腿。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如今的刘刚在李霞眼中,就是个妥妥的有颜有料大帅哥。

而且这帅哥还不穷。

高富帅啊有木有,放在后世,那就是无数女子趋之若鹜的结婚对像。

可惜高富帅不懂女朋友的花痴,伸出手指摇了摇道:“你今天又迟了十分钟。”

李霞瞬间就没了欣赏美男的心情:“刚子,现在天越来越冷,咱们是不是可以稍微延迟一下起床的时间啊?”

“时序入冬,的确应该早卧晚起,必待阳光,明天起就七点再起床吧。”

前面的话,李霞听不懂,不

过七点起床,她却是明白的。想到每天可以多睡半个小时,李霞笑得眼都眯了起来:“真的?”

“嗯,走吧,先去跑两圈。”

“你看着我跑就好,自己不许动,断过骨头的腿脆弱着呢,可不能随便跑跑跳跳。”

刘刚苦大仇深地看着自己的腿:“其实我觉得已经好了。”

“你那绝对是错觉。”

刘刚叹了口气:“唉,以前在军营里,不想跑都不行,现在习惯了,每天不跑个五公里就感觉事儿没做完。之前脚疼还好,可现在腿跟平时一样了,还不能跑,这心里就不得劲了。”

李霞毫不同情地道:“忍着吧,医生开口之前,最好都老老实实地。其实医生还说最好卧床,你现在已经违抗了许多医嘱了。”

两人一边轻声聊天一边下了楼,郭大叔郭大婶在一家食堂帮工,早早就去上班了。李霞拉开虚掩的大门,靠坐在大门边的人便软软地倒了进来。

李霞吓了一大跳:“谁啊?”

定睛一看,不就是昨天的旗袍姑娘吗?她今天穿着一件浅青色的夹袄,下头是一条时兴的黑色丁芯绒裤。因为躺着看不清身材,但是脸色却比昨天的苍白更加难看几分,都冻得青紫了。

刘刚的笑脸没了,伸手就“啪啪啪”拍到了她的脸上:“醒醒。”

毫不怜香惜玉的动作,李霞看着都帮地上的姑娘痛:“刚子,要不要叫救护车啊?”

“没钱。”

李霞:……

她正不知所措间,地上的姑娘“嘤咛”一声醒了过来,抬眼便对上刘刚冷硬的眉眼,鼻子一酸,泪便落下来了:“刚子,你总算肯见我了。”

楚楚可怜,欲说还休,一句话似乎包含了千言万语,别说男人,就是李霞这个女人听了都觉骨头酥了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