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柔情免费小说_ 霍柔许矜全文阅读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

我穿着一袭黑裙,

在空无一人的街道行走。我要去哪儿?这里又是哪里?我不知道,

双腿也不受控制。不知道走了多久,

我看到一处树林,

林间迷雾缭绕。我继续往里走,

看到了一块墓碑,

上面写着许矜的名字。我扑过去,

双手颤抖的抚向上面的黑白照片,

可不知为何,

照片是模糊的。为什么会这样?我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依旧看不清上面的人脸。阿矜,

阿矜……我一遍遍的念着他的名字,

一遍遍揉着自己的双眼,

可就是看不清。身后响起一道嬉笑,

我猛地回过头,

看到蒋晴的脸。“你杀死了阿矜。”“不!不是我!”我拼命摇头,

脊背死死地抵着冰冷的石碑。“你杀死了阿矜!”“你杀死了阿矜!”“……”我尖叫着醒来,

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

那句话如同魔咒一般依旧回荡在我的脑海。“你没事吧?”我抬眼,

看到了戴着口罩的护士正在换吊瓶。“许恒呢?”我抓着她的胳膊,

语气里满是急切。“不要乱动!血会逆流的!”护士按住我,

替我掖好被角。“许恒呢!”我执着的问她。“在隔壁病房,

刚抢救回来。”我一把掀开被子,

将手背上的吊针拔掉,

连鞋都顾不上穿就跑了出去。推开门,

我看到许恒躺在病床上,

戴着呼吸机,

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我挪着千斤重的双腿,

缓缓移向病床,

越往近走,

眼眶里的眼泪越汹涌。我想象不到,

如果此时此刻他躺着的地方,

不是这里,

而是停尸房,

我该怎么办?他是我一睁眼,

第一个看到的人。虽然他一靠近我,

我的心就会很痛,

但我从来都没想过让他死。床上的人眼皮动了动,

缓缓睁开了眼睛。“小柔……”他的声音嘶哑,

微弱到几乎听不到。我站在那里,

眼睛竟不敢与他直视,

低着头看着自己赤裸的双脚。“过来。”他轻声唤我。我没有动作,

心口又开始泛疼,

声音也不自觉颤抖,

“疼吗?”他沉默了几秒,

虚弱的嗓音中夹杂着不易察觉的欣喜,

“不疼。”“对不起。”我始终低垂着头,

双手局促的攥着衣角。“你的手怎么了?”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背,

高高的肿成了一座小丘,

是刚刚拔掉吊针的缘故。我把手背在身后,

摇了摇头,

“我没事。”“回去吧,

让护士给你包扎。”许恒叹息道。我咬着下唇,

眼泪落在了我的脚背上,

“你不怪我吗?你差点死了。”许恒望着我,

目光复杂,

“就算你现在再捅我一刀,

我也不会怪你,

更何况,

你也不是故意的。”我心一动,

不自觉脱口而出,

“要是阿矜也像你这么温柔就好了。”他怔了许久,

随即勉强的扯了扯嘴角,

“他对你很凶?”我点点头,

苦涩道,

“他不喜欢我。”许恒摇摇头,

“不,

他喜欢你,

只是他没发现罢了。”我诧异的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许恒的眼里闪过慌乱,

“我是他的堂哥,

比谁都了解他,

不然他为什么愿意和你生孩子?”“可是……”“其实,

你和许矜结婚了。”我猛地抬头,

大脑一片空白。我和许矜,

结婚了?从我和他订婚的那一天起,

我就盼着婚礼,

可他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我,

现在许恒却告诉我,

我们结婚了?“你生产完之后,

患了产后抑郁症,

忘记了而已,

他工作忙,

没时间照顾你,

所以就让我来看着你。”我迷茫的看着他,

想要在混沌的大脑里寻找一块有关于这段记忆的碎片,

却一无所获。为什么我完全想不起来?嫁给许矜,

为他生孩子,

是我做过无数次的美梦。这么重要的回忆,

我竟然忘了?许是看出我的疑虑,

许恒又说道,

“别乱想了,

我没必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那他为什么答应结婚?他不是一直拒绝吗?”我忍不住问出心中的困惑。难道真的如他所说,

许矜喜欢我?可为什么我从来都感觉不到……只要我闭上眼睛,

耳边回荡的总是他冰冷的话语:“离小晴远点!像你这么恶毒的人,

就该下地狱!”“和你订婚已经是我最大的忍耐了,

霍柔,

不要得寸进尺。”许恒叹息道,

“他喜欢你,

只是你也知道,

他从小没了父母,

性格比较孤僻,

不太会表达感情而已。”我点了点头,

感觉还是像在做梦。许矜喜欢我,

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画面。那时我费了很大的努力考上市里排名第一的重点高中,

即使入学之后也不敢松懈,

每天哪儿也不去,

就是闷头看书。渐渐地,

班里传开了我的外号,

书呆子。我内心毫无波澜,

深知我和他们之间的差距。他们从出生那天起,

就和我站在不同的起点,

我必须足够努力,

才能看到他们的背影。可这个世界总是这样,

不允许特别的存在。班上的那群小混混盯上了我,

每天换着花样的捉弄我。扔书、往座椅上涂胶水、扯头发……所有电视剧里看到的校园霸凌情节,

几乎都在我的身上发生过。我不敢告诉妈妈,

一个人背负着所有的屈辱,

心中的那根弦一直紧绷着。直到那一天,

我突然来例假,

不小心沾到椅子上,

被那群人围观嘲笑的时候,

那根弦突然断了。我哭着跑上天台,

在寒风里大声质问这个世界的冷漠。之后,

许矜出现了,

他双手插兜,

稚嫩的脸庞上有着大人的成熟。“你想自杀?”我被他淡漠的语气惊到了,

连忙摇头说,

我不想死。“被人骂了,

就骂回去,

被人打了,

就打回去,

哭,

没用。”他斜倚在墙壁上,

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我瞪大眼睛,

指了指右上方的监控。他邪气一笑,

冲着我的脸吞云吐雾,

“这样才刺激。”我被烟味呛到,

捂着喉咙大声的咳嗽。他笑得更加肆意,

两颗虎牙颇有些可爱,

“呆子。”语落,

楼梯间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还没反应过来,

许矜就抓住了我的手腕,

带着我往另一个出口跑去。我看着他的背影,

心中有一颗种子悄然扎根。之后,

再也没有人欺负过我,

听说,

是许矜帮我摆平了一切。那个天台成了我和他之间的秘密,

我们经常在那里见面,

关系也越来越密切。直到蒋晴转学过来,

所有的美好都化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