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温养玫瑰小说_颜苏裴时瑾全章节阅读

大概有那么五分钟的时间, 整整五分钟。

颜苏脑子里回荡的都是那句“你特么的竟然睡我妹!”

作为一个画过不可描述小条漫的中二小博主,颜苏不会傻得听不懂宋燕丞口中的“睡”是什么含义。

耳际嗡嗡响,呼吸微微麻。

睡谁?

睡她吗?

谁睡?

意识短暂地抽离,又缓慢地回笼。

就在房门被推开的刹那间。

她就僵站在二楼, 神情茫然地望着楼下。

年轻矜贵的男人进了门, 单手握着手机正讲电话, 修长的指间勾着的是一只手提袋。

手提袋精美, 边缘勾勒着描金线。

上头是很熟悉的LOGO。

双C设计。

某家奢侈品的招牌。

他似乎听到了宋燕丞的惊天怒吼, 却并不在意。

颜苏瞧见他收了手机, 轻飘飘地问了句:“嗯?你说谁禽兽?”

不等回复,他很轻地笑了下, “我睡了谁?”

语调不徐不疾,不知是不是酒意未散, 听上去略显沙哑。

话落,似乎察觉到她的存在。

他散漫地看过来,漆黑深邃的眼底涌动着着意味不明的情绪。

猝不及防被捕捉到眼神,颜苏心头骤然狂跳。

明明知道他不是那个意思,她这会儿只觉得血气从指尖直冲脑门。

她来不及多想,甚至来不及冲脑子里一堆黄色废料的哥哥发火, 条件反射般蹲了下来。

庆幸的是,他的浴袍松散,她小小一只,轻易就可以将自己罩在其中。

看不见楼下那俩人的表情。

远远的,是他们争论的声音。

颜苏听见宋燕丞语气不善地质问他。

“衣服脏了来换洗?怎么弄脏的?”

“她怎么一个人在酒店?”

“不是!那你就不能找个女人过来帮忙?你留她一个人在这儿?”

尔后, 又谈论起别的。

大约是谈妥了, 没再误会。

“坐了俄航, 搞得命快没了。”

“暂时不走, 等她高考完再说。”

……

十分钟后,“审问”结束。

颜苏被迫坐在沙发上,红着脸一言不发。

事实上,若不是裴三哥哥在,她绝对会怼得她亲哥怀疑人生。

但眼下显然不是好时机。

说多错多。

更别说她还穿了裴三哥哥的浴袍,几乎算是私密到极点的衣服。

别说她这个花心大萝卜亲哥,任谁瞧见这暧昧的一幕,都很难不多想。

想到这里,颜苏似乎也没那么生气了。

不过——

倒是有一点让她心生疑窦。

来源于她哥哥宋燕丞的那声质问:“你那么多衬衫!你给她穿什么浴袍?变态么你?”

不提倒还好,提了,颜苏心里也打起了鼓。

裴三哥哥他——

为什么没挑衬衫给她?反而选了更私密的浴袍?

她心思单纯,原本没想那么多,经由宋燕丞这么一提,反而觉着奇怪。

转念一想。

大概是他的衬衫都贵的离谱……

弄脏了不合适?

颜苏被这个理由说服了。

果然。

下一刻,裴三哥哥顶着那张盛世美颜的脸,云淡风轻反问:“你确定给她穿衬衫更方便?”

宋燕丞:“……”

说的是。

比起长到曳地的浴袍,给小姑娘穿衬衫明显更像在搞情趣。

同一件事儿,兄妹俩却是不同的想法。

裴时瑾显然猜测到了结果。

他垂眸注视着这对同样单纯的兄妹,眸色微微沉了几分,转瞬又消弭殆尽。

他一直知道自己不算个好人,心思复杂难辨,少有人能读出情绪。

多年浸养在吃人不吐骨头的裴家,看遍各种勾心斗角,并身处其中。

却偏偏总是被一抹与他截然不同的单纯吸引。

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甚至令他难得有一丝烦闷。

“裴三哥哥你生气了吗?”

小姑娘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他略微飘飞的思绪,裴时瑾垂眸看她,颜苏直视着他的眼睛,绯红的小脸上隐有担忧。

她的想法很简单。

人家好心好意帮忙,被她哥哥不分青红皂白一通怼,连“禽兽”“变态”这种词都冒出来。

裴三哥哥那么清贵矜傲的人,大概从不曾受过这种委屈。

还是因为她。

被揣测的羞耻变得浅淡,她这会儿只是十万分的抱歉。

她盯着他的眼睛,一本正经:“那我帮你骂我哥哥?”

宋燕丞:“?”

裴时瑾微怔。

一早就知道这小朋友虽然单纯,某些方面却格外敏感,却没想到敏感如斯。

盯着小姑娘娇俏的小脸沉思片刻,不知想到什么,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颜苏:“?”

宋燕丞快酸死了,扣着小姑娘的脖颈,脸上阴云密布,“小没良心的,你还要跟着外人一块骂你哥?”

颜苏躲着他造次的手,没好气地怼他,“谁让你随随便便骂人?”

想起他刚才提到的“搞情趣”,小姑娘脸上很微妙地红了红,瓮声瓮气道:“你自己喜欢乱搞,你还吐槽别人。”

“裴三哥哥才不跟你一样。”

宋燕丞被气笑了,点点头,他说:“行,你干脆跟他姓得了。以后不叫宋颜苏,改名——裴颜苏。”

“我本来就不姓宋!”

宋燕丞:“……”

这厢吵吵闹闹,鲜活的很。

裴时瑾不动声色地注视着他们兄妹俩,突然有那么一丝丝的羡慕。

闹完。

宋燕丞长出一口气,暂缓心神,搭眼一瞧,瞄见裴时瑾带过来的手提袋。

他眯起眼睛:“这什么玩意儿?”

“衣服。”

宋燕丞伸手去拿,裴时瑾勾着手提袋,宋燕丞扑了个空,就见男人莞尔,“小朋友的东西,你好奇什么?”

宋燕丞:“?”

-

几包不同品类的卫生棉,一条小香风小黑裙,还带了换洗的贴身衣物。

裙边压了便签纸,用钢笔写了一排字。

[秘书买的,衣服洗净烘干过,不必担心。]

他的字体遒劲有力,跟他本人呈现的斯文优雅迥然不同。

这行字看似什么都没说明,她却懂了。

这种私密的东西,他一个大男人不方便,所以安排了秘书小姐姐代劳。

或者说。

是怕她觉得尴尬。

明明一句话就能跟她哥哥解释清楚,却顾及她的情绪,什么都没说,甚至都没让她哥哥知道手提袋里装了什么。

颜苏捏着便签纸,心头甜丝丝的。

舍不得丢掉,索性就把便签纸折好,悄悄放进了口袋。

换好裙子,颜苏从衣帽间出来。

两个大帅比哥哥在楼下谈话,语气稍显凝重。

颜苏刚迈开的脚步,又缩了回来。

隐约听到她哥哥说了句:“裴三,你真打算自己去见老爷子?”

像是挺震惊的样子。

“嗯。”

宋燕丞默了一秒,问:“什么时候走?”

“就这几天。”

宋燕丞:“去多久?”

“不清楚。”

宋燕丞去摸烟,顺手递给他一根,“你知道他这人固执己见,我这个亲儿子在他面前都讨不着便宜。”

裴时瑾接了,摸了火机,下意识去点烟。

余光扫见二楼一抹小小的身影,他黑眸微敛,手指一松,丢了火机,“知道。他可能不愿意见我。”

宋燕丞:“那你还自讨没趣?”

男人慵懒地靠在沙发,指节轻叩几面,许久,他玩味一笑:“舍不得我去挨骂?”

宋燕丞:“……”

又过了会儿。

宋燕丞似乎懂了,打哑谜似的问:“裴三,乘风集团那个老东西那儿是不是不顺利?”

……

后面他们换了话题,颜苏没太听明白。

倒是被宋燕丞那句:“我这个亲儿子在他面前都讨不着便宜”引起了强烈的好奇心。

那个“他”指的是她爸爸宋和平吗?

不期然的又想到傍晚遇到裴时瑾时,素来风华无限的男人,破天荒地有了醉意。

且十分坦然地说了,遇到了“棘手的事情”。

这个棘手的事情……

跟她爸爸有关系,是吗?

-

这事儿像是一块巨石,沉沉地压在她心底。以至于被他们带去吃饭时,颜苏心不在焉的。

宋燕丞递给她一杯冰可乐,颜苏顺手接了,刚要入口,被人捉住了手腕。

她愣愣抬眸,手里的冰可乐被夺走,转而换了杯热气腾腾的牛奶。

自个儿给小姑娘的冰可乐被夺,宋燕丞怔了一秒,星眸半眯地看向始作俑者:“裴三你什么意思?”

宋燕丞:“她最喜欢喝冰可乐,你给她喝什么牛奶?她又不喜欢——”

男人面容清贵,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没有解释的意思。

颜苏却骤然惊醒,这才意识到她现在还在例假期,喝冰可乐就是作死。

耳尖不由泛了红,她报以感激的目光,接了牛奶小小地抿了一口,低声道谢:“谢谢哥哥。”

裴时瑾温和应声,牛排切得整整齐齐,分毫不差。

他推给她,“吃么?”

在宋燕丞看来,简直像是一种明目张胆的“调情。”

宋燕丞:“?”

那他走?

刚刚一直没注意,眼下这么一瞧,宋燕丞才发现裴时瑾买给小姑娘的是件小黑裙。

小姑娘皮肤白,雪一样的莹润,暗夜一样的深色系,越发凸显出她瓷釉般的雪肤。

这会儿干净的小脸上染了抹绯红,娇俏得很。

少女已然在不经意间亭亭玉立,袅袅娜娜。

是男人梦里都忍不住想要欺负的类型。

宋燕丞手指僵了下,若有所思地看向清贵的男人。

难得见这人穿黑色衬衫,少了几分优雅,多了些许难以言喻的浪荡。

格外和谐的色系。

这么一瞧,这俩人在一块简直像副画一样优美。

可能每一个哥哥大抵都有妹控情结,更不必说宋燕丞足足大了她八岁,父母忙没空管,他小时候就带在身边,跟养女儿没差。

嘴里的牛排瞬间不香了,变得酸涩无比。

宋燕丞放下餐具,嗤笑一声,凉凉开口:“你俩穿成这样,搞不清楚的还以为你们打算去结婚。”

刚吃了一口牛排的颜苏:“……”

……

结果,这顿饭没吃完,颜苏就接到了颜眉的电话,问她为什么没待在房间,让人家韩阿姨一顿好找。

颜苏张了张嘴巴,想解释,颜眉完全没给她机会。

她握着手机听母亲念叨了半晌,什么心情都没了。

末了,颜眉问:“你在哪儿——”

尾音消失在瞧见女儿的那一刻。

两个男人,一个小姑娘。

在餐厅。

其中一个是自己多年未见的不肖子。

另一个。

曾经是她跟宋和平都格外喜欢的孩子,一度超越亲儿子在心里的地位。

毕竟,没人不喜欢天才。

颜眉自己不算天才,顶多算个聪明人。

小地方来的姑娘,凭借努力进入一流院校,认识了宋和平那样的业界大佬。

虚荣心得到无比满足。

跟比自己大十五岁的宋教授在一起,不得不承认这种类似崇拜的成分占据上风。

她曾经跟宋和平一样,一度十分看好这个矜贵斯文有教养且对自个儿的规划清晰无比的孩子。

可惜,到底是大集团家的公子哥儿,最后依旧没能逃脱掉纸醉金迷。

颜眉脸色阴沉,目不转睛地盯着裴时瑾。

岁月匆匆,让她很难将眼前优雅斯文的年轻男人与当初的矜贵少年联系在一起。

小姑娘明显吓了一跳,小兔子似的僵在那里。

颜眉按耐住想要发火的情绪,喊她,“苏苏,过来。”

颜苏放下餐具,闷不吭声地站直身子。

宋燕丞按着她手,沉声道:“坐下吃饭。”

颜苏怔然望着他,宋燕丞却先一步起身,颜苏忙叫住他,宋燕丞不理,径直朝着颜眉走去。

最不想见到的事情发生了。

颜苏仓皇地看着正跟颜眉起争执的哥哥。

他像是很生气,语气格外不客气,“您知道?知道什么?知道她快高考还是知道她被人丢门外自个儿在小花园流浪?”

“是,您忙!您比谁都忙!”

“她不是你高兴了就摸摸头,不高兴了就不管不问的宠物!”

……

耳边回荡着熟悉地争执声,一切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哥哥住校,一周回来一次。

父母无休止的争吵,来来去去都是因为她。

父亲宋和平声音平静,“她才多大?你逼着她去考什么托福?你疯了吗?”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知道你的研究,你的地位,你在业界的名誉!家里大大小小你管过多少?”

女人歇斯底里,“她现在不努力她以后怎么办?你当然可以一辈子养着她!我却丢不起这个脸!”

她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清大附小的校服大,她小小一只罩在里面。

拉链拉到最高处,将小脸埋在其中,仿佛这里才是她安身立命之处。

时常在想。

如果她聪明一点就好了。

她聪明一点,妈妈就不会被邻居们明里暗里取笑。

或许。

父母更不会因为频繁争吵而离婚。

……

争吵声依旧不断,颜苏紧紧攥着桌角铺就的菱格方布,指节微微泛白。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

指尖蓦地被捉住。

颜苏脊背一僵,愕然抬眸。

眼前的男人依旧是那副清贵优雅的模样。

他捉住她的指尖,一根根摊开她的手指,漂亮的指尖在她掌心轻轻勾勒。

这么欲的动作,被他做得赏心悦目。

酥酥麻麻的触感令她骤然失声。

他一个字没说,只是在她掌心勾画。

等回过神来。

颜苏才注意到他在她手心里写了什么。

【跟我走么?】

▍作者有话说:

茜茜子:呵,大晚上裴三你想带女鹅去哪儿?

裴三:结婚。

茜茜子;?

抱歉抱歉,更新晚了。

发红包给你们呜呜呜。

甜甜的恋爱来了来了。

猜猜裴三会带女鹅去哪儿?嘿嘿嘿!